夏绿叶的风的日志

夏绿叶的风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2
        我后悔了,我真的不该大晚上看《我在未来等你》。里面的文字让我浑身难受,好像有东西在戳我的毛孔。可是,我又和刘同做过一样的梦。他在自己两倍的年纪,回忆自己一倍的青涩。我还没到两倍,却也时常想起那个雨季。        可我无法回归过去,所以想念反而变成了一种折
  • 10
    今年,据说微信用户已经突破了 11 亿,与之相对应的是微博上关于微信的热搜。排名前二说的都是朋友圈。一条是,“为什么大家都不爱发朋友圈了”,第二条是,“为什么很多人都设置了朋友圈三天可见“。   其实之前微博上还有一个关于微信的热搜,内容是“你的微信好友里有多少僵尸号”。如果让我提问,我
  •         今天下班比较早,心血来潮想读首诗,想了一下还是读这首《当你老了》,读了才发现好难      主要是没学过读诗   ,还有作为一个单身狗,真的很难体会有人在你边上说,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心塞。         When you are old  当你
    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1
    有一种默契,叫越大越不能哭 我是一个很感性的人。在我的人生字典里,哭,只是一种表达,无关脆弱。 小时候,我会因为紫薇被容嬷嬷扎针而哭。外公为了安慰我,拿了一根缝衣针,假装走到电视机前扎容嬷嬷,我才破涕为笑。 中学的时候,班上有个同学,因为被发现是同性恋,被人欺负,辱骂。他在一边哭,
  • 20
            去年同学聚会,我因为工作原因没去。老大喝的有点高,电话里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好多话我都没听清楚他说什么,只听到他最后哽咽的说,“兄弟,我们的爸爸,都不在了。你多保重”。           我停了好几秒才按了挂断键,不知道为什么,我手抖的很厉害。
  • 27
            事情的起因大家都知道了。河南一考生在贫困地区专项录取计划里面填报了北京大学。北大今年在河南省贫困专项录取计划里,给了8个名额。然而谁也没有想到,538的这位同学会成为最后一名。之后河南教育考试院将这位考生的档案投到北大,而北大前后三次,以别人高考成绩太低,极有可能完成不了学业为由,拒绝
    51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很多人喜欢油菜花开的季节去婺源,却未料冬日的婺源,有这番独特的景象。倘若不是面前清冷的河水和斑凌的尺瓦,这一切不会显然如此真切。 从 “ 小桥流水人家 ” 的李坑,到 “ 千年商埠万古腾 ” 的汪口,从 “ 钟灵毓秀,古灵古意 ” 的江湾,到 “ 画里水乡,梦里佳人 ” 的晓起,一路都弥漫着雨雾。雨雾下的院落,犹如
    5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8
       有段时间我很喜欢坐火车,一列火车上,总有各种各样的人,发生着各种各样的故事。从几个小时,到几十个小时,虽然无法让你看全这世间冷暖,却也有它独特的味道。      比如我在去青岛的火车上,碰到了一个临沂的哥们。他扛着两大袋苹果上的车,看着我摆在桌上的苹果,满脸又是得意,又是开心
  • 3
          这是我第一次来阳朔。 阴衾的山峦,点白的云鬃。透过车窗,见山体延伏,略显疲态,怕是被游客看光,遮掩着休息片刻。 待往下榻,窗檐上阙,了然空泛。不禁联想,李白之豁达,杜甫之诗意,不过点滴之间。水漾颦弹,禅春潺逸,若皆于心胸所藏,倒不真切了。 再回头,被这景色振奋,便也提了提神,一扫长途跋
  • 在自己的文件夹里面找到了一首大一写的诗的初稿,现在看好搞笑。 燃烧的青衣 这是黎明的第一声钟响       辽阔的中华大地上 沉睡的人们刚从梦中惊醒 他们听到的       是死亡的讯息。
    1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4
    若干年前,我在上海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自助餐厅工作。有段时间,只要我上早班,总能在餐厅 A 区看到一个穿着休闲西服,头发梳的油亮的老先生。经理告诉我,这是酒店的常住客人,要稍微注意一下。 上海这段时间常常被雾霾侵扰。这天,我还在后厨房做准备工作,远远的就看见他已经坐在了座位上。他永远是来的最早的客人。
  • 1
          虽然现在飞赞很清静,清静到有点冷清,但为什么我依然喜欢这里。我觉得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里是原本的我。       以我有些阴郁的个性,凡是能让同事朋友等等熟人看到的地方,我都没有办法真正做到剥离。最典型的就是朋友圈。现在我不但不爱发朋友圈,甚至好几天都懒得点开别人的
    3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5
      先说一个不是笑话的笑话,我从 18 岁上大学,到 28 岁,整整 10 年,整栋楼,一直有人问我,是不是还在读大学。     我不想承认,那一定是我妈太显年轻了,不然我怎么可能读十年大学还没毕业。     不过这也能看出,现在邻居之间普遍不了解。我能想到彼此有联系的事情,都不是好事
  • 31
            我曾经无数次的被问到谈过几次恋爱,有时候我说三,有时候我说二。这不是因为我健忘。很早以前,那时候我还没想过,如果有一天,我曾经喜欢过的人,去世了,我会是什么心情。直到他走了快三年,我才开始想这个问题。         他是我的第一任。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身体原因,我大概不会在他提出
  • 1
          昨天看《乐队的夏天》,盘尼西林唱了朴树的new boy。我已经很久没听这首歌了,最初知道这首歌是在2000年,那会我才11岁。我路过一家音像店,里面在放朴树的白桦林,我一下就被这个声音所吸引。我当时隐约知道朴树这个人,却没有完整的听过他的歌。老板见我有意,从柜子上方拿了一盘朴树的磁带给我,说这盘贵点,
  • 15
              我曾经有个很好的朋友,明。可以说,他是我大学四年最好的朋友。我们12年毕业,到今年已经差不多快7年了。这7年间,我们联系越来越少。开始我很不适应,觉得是不是我太自以为是,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后来我慢慢意识到,不是我的错,也不是他的错,是周遭的环境和自身的人生轨迹都在将我
  •           我曾经有个很好的朋友,明。可以说,他是我大学四年最好的朋友。我们12年毕业,到今年已经差不多快7年了。这7年间,我们联系越来越少。开始我很不适应,觉得是不是我太自以为是,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后来我慢慢意识到,不是我的错,也不是他的错,是周遭的环境和自身的人生轨迹都在将我
    没有评论
  • 7
                这是第五个年头了。             我以为我不会哭,但当我的脚踏上公墓的石阶,我看到一个女人跪在一座墓碑前,她哭的很惨。不忍望,不知不觉中,还是让风带走了一滴眼泪。             其实 每年,我都能看到这个孤独的
  • 21
              我有个朋友,今年31。           他有个交往了几年的男朋友,今年25,还在读研二。           之前我觉得他挺幸福的,毕竟我是一个,眼红的单身狗。昨晚,他告诉我,他要在广州买房。我说好事
  • 2
                  刚看完周星驰的《新喜剧之王》,片末一小段,如梦翻身成功成为知名演员并且获奖,看起来是一个挺励志的故事,可是仔细想想哪不对。对啊,时间不对。女主只是去试镜的。从试镜成功到开拍,制作到影片审核,上映,拿到参奖资格,根本不可能只用一年。可是电影里偏偏出现大大的“一年后”三个
  • 10
                 有个朋友来我家做客,聊着聊着就聊到以后的安排。我问他你会结婚吗。他说会。            接着我问他,我说既然你结婚的打算已成既定事实,那你现在还会认真的和一个男人谈一场恋爱吗。            他不置可
  • 1
             我最近发现了一个糟糕的问题,有些稍微复杂一点的字,我要想半天才想起来怎么写。比如罅隙。我自认为高中语文也不差,现在电脑用的越来越多,提笔的次数越来越少,有些字不查都不记得怎么写了。              出于这种危机意识,我萌发了一个念头,也可以说是促使
  •           有点突然,上午才听我妈说恢复的挺好,下午就说走了, 没等到19新年。          外婆走了15年,奶奶10年,爷爷8年,爸爸4年,现在外公也走了。                     十几年前,所有以为重要的人,他们都还在。我的
    没有评论
  • 3
            感情,最怕的是你爱上的,是你的幻想,而不是那个活生生,不完美的人。        这个道理,30岁的我早已明白,可18岁的人,总是以为自己已经明白。         毕竟有些东西,需要年龄来摊开,翻越,磨平,无枉你的心理年龄如何成熟,依然需要实际年龄的支撑,不能靠意念翻越。&nbs
  • 3
            打我调到镇里工作以来,几乎不知基友是何物。我少去县里,又不爱面基,每日的闲暇不过是饭后在周围逛逛。乡间地头的,夜晚漆黑一片,其实挺无趣的,独没有城市的光污染。平时看不清楚的星座,这会也愈发清晰的呈现在眼前,霎时会有种天空离我如此近的错觉感。         从乡政府一
  • 3
             好久没写日志了,人到 30 ,烦恼忧愁依旧,只是愈发习惯埋藏心底。习惯了有点单调的生活,累了就看看后山上遍地的玉米辣椒。住地窗外垂拔的杨柳,每日和着流汌的小道入眠。临街一角,晚风搅拌着飘散的思绪。后半夜,只有一盏暗黄的路灯照到天明。这个小乡村,安详,宁静,修身养性。    
  •        打我调到镇里工作以来,几乎不知基友是何物。我少去县里,又不爱面基,每日的闲暇不过是饭后在周围逛逛。乡间地头的,夜晚漆黑一片,其实挺无趣的,独没有城市的光污染。平时看不清楚的星座,这会也愈发清晰的呈现在眼前,霎时会有种天空离我如此近的错觉感。        从乡政府一路往东,经过
    没有评论
  • 8
          微信上有个好友,和我说他要退圈了。我第一反应是ok,fine,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没问题。但是我转而一想,他说的又不对。哪有什么圈,只是一个个自我认同的灵魂组成的整体罢了。我们也从不曾被这个圈束缚,我爱不了这个圈,我爱的只不过是那个还没出现的人.        昨天我问他,你想好了,你确定,你
  • 2
         昨天看了电影《Love,Simon》,结局很美好。想起自己高二的时候,意识到我喜欢男生。那时候以为全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是同志,和Simon一样,感觉又迷惑,又孤独。彼时还没有什么定位软件。我记得有一天,我在同志贴吧上面,看到一个男生写的一封交友信,字数不是很多但是读起来很真诚。后面还留了他的电子邮箱,说我期待
    11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保留

    夏绿叶的风 2018-01-31 08:42
                我也是上个月才知道,那个曾经给了我一段美好记忆的小男孩,去世了。叫他小男孩,是因为我对他的印象,总是停留在 18 岁。停留在他拿着诺基亚 n73 ,认真听歌的样子。音乐是他的另外一个领域,是他,和这个世界暂时分开的一种方式。我记得那年深秋,他约我到学校草坪上,那天我穿的太少,冻的
    8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分享

    无题

    夏绿叶的风 2018-01-14 19:30
           王杰上微博热搜了,很遗憾不是因为音乐,也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有一个冒充薛之谦的粉丝私信骂他的家人。         我知道他的音乐,是因为我爸。         曾经他很喜欢王杰。         到现在还记着他的一场游戏一场梦。
    15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20
         前几天上午,我正开电脑准备上班,对面一个女同事突然哭了起来,问她还好么她只是点点头。接下来的几天,她就一直闷声不说话,除了借我的手机打了几个电话,就是时不时的起身来回走动,偶尔还能听见她用力敲键盘的声音。人看起来很伤感。      今天下午,我又尝试和她沟通,她终于开口了。她说,她借我的
  • 14
         单位来了几个18岁的实习妹子。其中一个 问我,叔,你都28了,咋还没结婚。      唉,这我该怎么回答呢,我不能说我是GAY吧。      结果妹子继续给我暴击,说她班上有几个女生娃都1岁多了。我这么一算,未成年啊。      算了,以她们的年纪,我大她们10岁,也是可
  • 17
         难得买到下铺,正觉舒坦,对面来了一对老夫妻,大包小包的, 估计是去看亲戚。一问,果然,是去看小孙子的。两老人儿女都在广州,过年才难得回来一趟。这回有时间,正好可以去他们那里看看。      他们的行李箱太满了,满的几乎都要撑破了。老太太打开重新归置了一下,我看了一眼,几乎全是吃的,心想这小孙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