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9在乱世做真人:读《杂记赵家》
分享到:
已有 107 次阅读  2019-09-19 20:01


分享 举报

接下来的一年,希望能够每年保持最少60本文字书,并对其中40本写短记录。

杨步伟的传记,老早就听说了。印象中也读过一些他人关于她的一些评价,遗忘十有八九。这次读她的《杂记赵家》,觉得应该再把她《一个女人的自传》读读。台湾传记文学出来的一系列回忆录,是个宝藏,值得一读。

黄山

杨步伟书中提到几次黄山,最早是她和丈夫赵元任同游欧洲,在瑞士看山,非常喜欢,元任开玩笑说,可以来做驻瑞典公使。她提到自己后来去了黄山,都觉得有了黄山,瑞典公使是不用去做啦。

之后是她和友人去黄山,接连去了两次,那是黄山还未开发太多,都是坐轿子的。杨步伟能干,特别对于吃的,朋友告诉她黄山去了寺庙只能吃蘑菇,她于是准备了不少牛肉罐头一等。乃至于第二次半路碰到朋友,他们说,遇到赵太太可真是幸运,终于可以好好吃一点东西啦,因为他们了解杨步伟的个性,肯定置办了不少美食。

最后是赵元任休假去欧洲度假,又去了北欧,她人在北欧,对黄山还是念念不忘,只是不知道何时才能归国一观罢了。

朋友

杨步伟亲历了日本侵华,当时她在南京,日本已经占领上海,来南京轰炸了。不巧赵元任生病,可惜史语所同仁为难她们,她只得自己找门路,把赵元任送出。之后自己想法子带三个女儿去大后方,太多的东西,随着房子被日本人炸去。

乱世见人心,她经历了史语所的排挤、轻信了朋友抢去了自己和女儿的船票、汉口得元任学生协助照顾非难过她的史语所同事及家属、在长沙偏偏又被自己帮助的人抛下、可恨到了桂林又给抛下自己的一众帮忙、最早到昆明无奈离国。

她说:我们两人对钱财上向不注意,友谊比钱是看重多了,所以朋友中欺我们的,和负我们的最使我们伤心,因为我们永不负人的。

待人如此,也难怪她们在哈佛的家,是中国学人到东部去的聚集地。也可以见得,为学与为人,完全是不相干的。所以现在很多学者,乃至于去年公益圈的metoo运动,都是类似的,做事情和做人,要分开看,莫要混了存幻想。

女性

之前对杨步伟的印象,最多是赵元任的太太。没想到读罢这本书,真是觉得惭愧。杨步伟是国内第一位医学女博士,她是留日的,计划回国开私人医院,后来终于是错过啦。试想有没有可能,赵元任放弃自己的事业,全力支持杨步伟开医院呢?

她在苏州所见的女轿夫,并讨论了这些女性既要外出挣钱,回家又要忙家务,还要做丈夫出气筒的情形。试问,如今的中国,这样的状况,可有改善几何?

杨是一个能干的女性,当然赵元任也不是性别歧视的人,乃至于带孩子很多事情,其实赵元任做的多。所以杨说,大女如兰的女儿,虽然跟着自己在加大读到高二才离去,可大半还是她外公带的。

最后,书里真的太多故事,可以快快的读、略读、跳读,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关注下,有时间翻一翻吧。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