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见习男友」一
分享到:
已有 88 次阅读  2021-02-08 03:31


分享 举报

三年前因为两个人在去澳洲的时间上一致你便主动加了我,记得那会儿你的头像还是个天鹅来着。心下第一反应是这应该是个大叔没跑了,这头像忒符合我爸妈的审美了;窥探过你的朋友圈后更是对大叔这个结论深信不疑。后来因为去澳洲的计划出了变动,在外貌上你又不符合我的审美,所以两个人便成了通讯录里沉寂的未知好友。

2018.6.22那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因为被巨婴大哥气到吐血,恰巧又在朋友圈看到你在日本出差便冲动的约了起来。其实我当时也没想着见你做些什么,只是当下想着能逃离巨婴大哥就好。

从镰仓回到新宿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加上迷路最后到王子塔酒店的时候都快十一点了。一身灰色系的休闲短裤和T恤,皴黑高瘦便是我在大堂见你的第一印象。

你坐在靠阳台的那张床的床尾上,而我坐在两张床之间的沙发椅上。你问我答,你偶尔插叙几句更多的是我在控诉。这样的情境、这样的氛围像极了鲁豫有约。当晚聊了些什么早就记不清了,只记得在控诉完巨婴大哥气散了后我开始觉得有些尴尬。毕竟大晚上的跑过来跟一个不相熟的网友见面,正常人也会觉得尴尬吧,不过尬死也比被巨婴气死好!后来只得补上自己初心萌动的故事,通过喋喋不休的叙述来冲散我内心的尴尬。虽然那会儿并不能确信你是gay,但是接受一个男性网友漏夜来访的举动也不得不让人有些疑虑,最后在你要是爬过来我要如何应对的脑补中宿夜未眠。


2018.6.23


第二天你给我要了份早餐,并执意送我去地铁站。你毫不遮掩自己有弱视的毛病,并为此给我造成的困扰表示歉意。殊不知昨晚你给我展示各类产品保护壳的品味,以及早上流利的日语表达和谦逊的态度都让我好感度倍增。地铁站里你夸我耳钉好看,而我则回应这只是伪饰。因为害怕一时的喜好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所以向来不喜耳钉纹身之类。最后两个人相拥而别,你前往旧书店寻找光阴里的黄金屋而我去往富士山看爱意下的私有。

在去往富士山的路上我决定对你坦白,发微信告诉你昨晚萌动故事的主角并不是个女孩子,也得到了你早已看破的回应,自此两人开始了有一搭没一搭的漫聊之旅。

从喜好到星座再到对爱情和伴侣的看法,聊的虽然畅快但我明确的知道自己对你并不是爱情上的好感。此刻你还陷在我们之间的共同话题音乐里。

我惊讶于你是一个感情上的小白,并且对于TOPBTM的划分一无所知,心下觉得但凡村里通个网也不至于这样。

熟络了以后从吐槽你曾经的天鹅头像到询问对于昨晚来找你这件事的看法最后以吐槽我未来的对象结束了一天的话题。

2018.6.24


一早你便以性冲动这个粗暴的点开启了一天的征途,而我也借此谈到了到自我认同的话题。那个时间段我一直信仰的理念是你是谁并不重要,你想成为什么才最为重要。疯狂动物城里兔子可以跟狐狸谈恋爱,霜巨人的后代洛基可以成为奥丁的儿子。所以你是不是gay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是才重要。人应该以理性和道德的缰绳束缚住自己兽性和欲望,所以我对烈焰焚币里小受的痛苦特别理解。在理性上他所信仰的宗教不允许他堕落成为同性恋,而感性上他又享受着被呵护的爱与温柔,对于一个孤独又虔诚的宗教徒来说这无疑是场痛苦的撕裂。

2018.6.24从这一天开始你终于集齐了唱歌给我听、吐槽我的口音和问我要自拍的日常三件套,也是在这一天你说如果我还没有找到Mr late陪我去班夫公园你便陪我去。

你问我有没有那个瞬间特别想要一个人陪在身边,我看着天光微亮说到此时此刻。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