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33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在翻咔APP上看到一个还不错的受,因为对方也说出柜了,就关注了对方,很快也得到了对方的回复,就开始聊起来。 一直以来都是网上电视上看到男女相亲,女方问男方年龄、学历、职业、收入、房产、车产等等,结果今天的受问我这些了。一时间我有点诧异,感觉我就像是在面试,而面试的不是工作岗位,是伴侣的位置。后面的聊天
  • 19

    初夏,我们

    哈,听雪老师说,有人好奇他对象是谁?还有人猜到我了,那我跳出来也晒下好了 。 对雪老师的第一印象还得从他去年的日志里说起,35岁的男人看奇葩说竟然看哭了。我对爱哭的男人特别容易有保护欲。 5月中雪老师发了个分手贴,隐忍又克制的文字下,我不知道这个爱哭的男人是不是跟这个理性的文字一样,还是早已泪流不止。保护欲*2。 不
  • 9
    分享

    和发小的故事

    March9 2020-07-09 12:36
    彬是我的邻居,小时候一起去上学,一直到初中我考到市里读书,我们才没有联系。 彬长得很帅,小时候他留着锅盖头,齐刘海,浓眉大眼的。 虽然我喜欢他的长相,但是他是那种痞痞的,我妈不让我跟他玩太近。 彬发育得比较慢,六年级的时候我已经比他高了许多。 有一次去他家里玩,他爸妈不在。他跟我说他爸爸有一些大人才看
  • 8
    分享

    7.7

    请叫我bug 2020-07-07 22:52
           今天又双叒叕去了珠海一趟,月底或下个月就得离开深圳搬过去工作了。         在年初规划的时候,公司已经找我谈了去珠海开荒的事情,过去至少两三年,免费人才居住房,blablabla,一堆花里胡哨的福利。起初我是非常排斥,好不容易生活不上正轨能安定下来看到未来前
  • 4
            我认识一个男人,准确来说,他是我的前同事,1989年生人,至今未婚。不过一起共事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中途因为离职后大家分道扬镳,有好几年没有跟他见面,虽然大家都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囧)。我的某个相册里边有他一张裆部照哈哈,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找一下,突然感觉自己好BT呢。        
  • 4
    分享

    出家

    这五年 2020-07-09 16:25
    不知道若干年后再回看今天,会不会后悔? 深受失眠的折磨,身心每况愈下,往往是突如其来的困顿并不肯多作停留,在各种声响中翻身烙烧饼。受热心赞友的启发,昨晚匆匆发了些个寻找短租的帖子,今天决计是从家里搬出去了。 选择的小区离家很近,这边都是大户型社区,不得已搭伙了位年轻的二房东女士。其实,这样先生可以放心。对方拷问了很多问
  • 2
    从此,我的日子就以周为单位似的那么过了。日子一周一周地到了那年 6 月,我作为“京晋两地”政法系统联动的那种结对子活动的新入职选调人员被派遣到薛小柏老家省会的同系统进行为期 3 个月的基层锻炼。 7 月 12 日去清源县检查党风廉政工作之后。我找了个理由没和大家一块儿回去,而是独自去了薛小柏他们村儿,没见着他,估计是那
  • 2
    分享

    《火屑记》-1

    薛旬 2020-07-08 01:34

    《火屑记》-1

    我遇到他的时候,他还不是一团火。像一块在深山中埋藏了好多年的金属,冷冷的,硬硬的。外头有泥巴砂砾,有他自己的倔强不屈。他的心很硬,对自己也够狠,对别人也是。而且,我头次遇到他的时候,也没多看他一眼,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乡下来的穷小子。 1- 那是我高三毕业那年的 8 月下旬,熬过了磨人的高考,我如愿以偿的到了昌平这
  • 1
    我很早就考了驾照,在我到小乘巷实习的那会儿,我爸为了我往来家里和单位之间方便就给我提了辆新车。李大队问我要不要考虑留校实习,并力陈留校实习的诸多好处,我想了想还是出去了,就为在外头我找魏宝方便。   为了对我爸爸表示感谢,顺便缓和一下关系,我就开车载着魏宝去了马连道一商大厦摄影器材城买相机。顺便
  • 1
    坦白说,这个问题挺困扰我的,看到一个飞赞赞友写了,被盘问查户口? 请问这个思想的底层逻辑不就是想和你在一起,你在被查别人户口的同时,你也可以问别人,这样的匹配进度可以更快?难道不好吗? 之前和一个苏州的朋友说,TXL感情和异性恋不同,TXL感情看感觉,YXL感情看相处?这TM哪门子的话? 是TXL太作还是怎么样?90%选择直婚,这就是看感
  • 1
    今天是2020年7月13日 刚刚和男友一起在家吃了7周年纪念的蛋糕 现在每年平均都得吃3个蛋糕 难怪减肥太难了 但是总觉得生活还是需要有仪式感才行。 去年发朋友圈的时候 还在说“痒不痒,就看接下来这一年了” 一晃一年又过了 这是表明我们已经痒过了么? 每年这个时候 思绪都会莫名回想2
    1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分享

    书摘

    许健 2020-07-11 19:12
             其实可以不定时发一些书摘,分享一下那些书中奇遇,第一篇书摘源于北野武的"北野武的深夜物语"和安托万的"小王子"二者!          1.当人忘记本质,就会迷失在五花八门的类别之中→感想:即使技术在不断精进,但是"打动人"的原因仍然在于人
    1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分享

    《火屑记》-8

    薛旬 2020-07-11 02:39
    我搞不清楚为啥武阳放寒假后不回家嚒,我开始以为他是没钱买票?还是什么的。而且那会儿马上赶着春运了,票也不大好买,看他也没有一点着急的意思。关键当时我们住在学校诸多不便,暖气也不烧了,食堂也不开了,因为他不肯回家,楼下管理宿舍的人又不干,我们跟人好说歹说才通融了几天,所以一方面放假前他就囤积了好些吃的。然后晚上我们连灯
    4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分享

    第三者

    砚小台 2020-07-11 21:44
               【壹】              我以为,你对我说,试着分开,只是玩笑,再不济也是你鞭策我尽快找到工作的狠话。               我万般没想到,原来你是认真的,那也许并不是完全因为我的不好,也或许是因为他
  • 1
    分享

    《火屑记》-10

    薛旬 2020-07-12 02:55
    暑假开学后,我们学校趁着天儿还暖和的时候,办了两件事,一个是新生军训,还有一个就是十一校阅结束后,新生和老生全部出去野外拉练, 3 天行程 260 多公里,从昌平学校出发到房山十渡那边的一个叫张坊镇的地方。   我也做了一件我自己的事儿,在 9 月 21 号那天,我给魏宝买了一个当时性能比较好的诺基亚 5300XM 手机。他
  • 1

    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又有哪一种来自天上的宠遇,不会在这人世间觉得孤独呢?——在N年没有登录的QQ空间里的签名档看到这句话,也不知道之前是从哪里搜罗到的,忽然很有感触 。         翻看学生时代写的一些东西,发现距离人生第一次打工旅行竟也过了十年了。那时的我带着几百块钱从西南成都飞到
  • 1
    分享

    勿忘

    许健 8小时前
            今年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每次在想要远离的时候,总会有男性进入这个世界;不得不陷入不明不白的暧昧关系,多么虚幻啊!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接近过,也曾无限接近;逃避了,也被逃避了;大家都是黑夜里落寞孤独的倒影,容易把喜欢,爱和寂寞混淆;       &nb
  • 1

    我当年怎么没有发现《一年生》是部社会主义同志剧

    来来来,大家瞻仰下切格瓦拉。
    3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分享

    《火屑记》-11

    薛旬 2020-07-12 20:12
    那天时间有段时间都是静止的,大脑有段时间都是空白的,像两条如大河奔涌无常的火焰忽明忽灭,把我们照亮,把我们照暗。我只能听到我们两个的均匀的呼吸声在流淌。偶尔有魏宝肚子发出咕咕的声响。不知道他是饿了还是怎么。 我小声问他:“你好些没?” 他摸着我肩膀上他咬的牙印儿,说道:“弄疼你了,今天我,对不起啊。”
  • 1
    分享

    《火屑记》-2

    薛旬 2020-07-08 12:46
    团结严谨、求实奋进、热爱祖国、振兴警校。 1 ~ 2 ~ 3 ~ 4 ! 这 16 个字作为我们的校训是我和魏宝在学生时代集体喊过最多的口号。这校训在我们毕业好些年之后,有次我在我们校园网官网、官微、以及相对晚些出现的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也还是这 16 个字,好些年了一直没换过,年年有新生在喊。成了老生之后也得喊,直到你毕业,然后搁
    3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火屑记》-5

    薛旬 2020-07-09 18:35
    校阅的前一天,我们发了制式警服、帽子、腰带、单拐肩章和白手套、警用皮鞋那些。大家都很开心,跑去服务区给家里打电话告诉家长,因为当时军训手机这些电子产品都需要上交,等军训完再还给各人,所以打电话只能去服务中心打公话去。我正在屋里收拾,就是把肩章拧到制服肩膀那里的小洞里头固定好,还有警徽也得往帽子上安。魏宝穿着警
    3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独立

    淮南小山 2020-07-12 09:23
    说起独立,也挺难。父母健康,家庭稳固,氛围良好,作为子女,成年后独立起来,就容易得多。可是,如果很不幸,你有一个并不安慰的家,有一对关系不好的父母,很可能一生都要被连累。能在这种关系的纠葛中保持清醒就已经不错了,何敢奢望说独立就独立?当然,并不是我的家庭有这样的问题,但几年以来,眼见耳听,慢慢也回过味儿来了。很多年轻男孩子的未来,不
    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33 thirty-three

    星宬 2020-07-12 14:40

    33 thirty-three

    追完了《线上的我们》,单身狗心里的柠檬精又双叒叕一次上头了。别の世界中的那些故事还真的是美丽,晃抛下了夕希三次,最终还是夕希沿着那条白线与他在天上相遇了…… 电视剧还真的是代入感极强,自己名字作为日本汉字的发音也是あきら;晃和夕希两个人约会的仙台城遗址,那座伊达政宗的骑马像,曾经(一个人)去逛过;甚至东北福祉大学的那
    1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感情禁不起分析,如果你在分析他还爱不爱你,很大概率是不爱了。当然,不爱可能是主动不爱,也可能是被动不爱。但结果是一致的,两人不合适了。如果做一个聪明的及时止损者,淡然退出,彼此或许还有好印象。但,通常是一方因疑问而焦虑,因焦虑而验证,验证不得,越发怀疑,对方只是越来越躲避,越来越冷淡。如此,只能说明
    2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正好外面在下雨,随便写点什么(也许)能帮人减减压的东西,真的只是(喝高了?)随便写写。 ------------------------------------------------------------------------------------------ 年龄阅历增长到一定份上,都容易达到一种“道理我都懂,可是XXXX”的状态。这里说的道理,就比方是“这句话里的XXXX通常都是借口”这一点。
    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熨火屑·锦年篇

    君子离离,夜绮驰,怀玉斯银川,苍鹅五伤。 君子祁祁,昼锦趋,合璧斯幽燕,青响一双。   和大202007120321在东亭 20200712『熨火屑·锦年篇』诗配图
    11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两盆绿萝放在同一个地方,浇同样的水,施同样的肥,一盆枝繁叶茂生机勃勃。另一盆像是头发越来越少的男人,我不禁对其翻了个白眼,泥玛怎么越来越像脱脱了。     昨天在抖音上看到米国最近的感染人数,看到老米们个个丝毫不怂的在沙滩上享受自由,但发视频发给脱脱求真相。结果脱脱说:没什么好怕的。我说当初武汉死
    4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武汉的雨

    陈远声 2020-07-07 22:10

    武汉的雨

    今天是2020年7月7日。 武汉的雨已经下了一个星期了,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 昨晚看《星河战队》,看完动画版,又去看电影版,然后又刷微博,最后直到四点钟,才不情不愿的去睡觉。 感觉自己在猝死的边缘疯狂的试探。 今天早上十点钟才起床,然后到公司时十一点,不得不请了两个小时的假。路上公司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在大雨里,我
    3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20

    薛旬 2020-07-07 14:52
    那以后,直至年底,我一直没见着薛小柏。他到医院后,王布达就直接接手了,天天在那儿,沈擒宁也以薛小柏需要静养和恢复为由,担心再刺激他不利于病情好转,所以不建议我去看他。而且他说:有小表弟照看他你就放心吧,把你的精力全用在下月的面试上头,好好准备那个吧,这边你放心交给小表弟好了。   那个年,就这样过的索然无
    3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结夏双金屑诗

    薛旬 2020-07-07 13:22

    结夏双金屑诗

    见他金灿灿,不系自由身。 见他光耀耀,皆在黯黑中。 昔似星河渺,今作逆流奔。 一生一世也,一个未亡人。   和大202007071246东亭 结夏双生金屑诗配图
    2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火屑记》-3

    薛旬 2020-07-08 21:26
    从魏宝收拾了小干事之后,那干事对魏宝感恩戴德的,忽然态度就转变了。后来他我们军训结束了之后他也回去他们大队继续完成他剩下来 3 年的学业,也成了我们玩的很好的哥们儿,他也一直不知道其实当时那小山似的毛毯摞子是魏宝一脚给踢倒的。我们有时候坐在一起回忆往事、说起当初这段经历的时候,我和魏宝都会说假如来年轮到我们
    10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读书笔记

    檻內人 2020-07-12 00:48

    读书笔记

    只見父親之墳野草葳蕤,昔日墳土遭風雨日侵,已不復其輪廓耳,中心悲歎之餘,唯一欣慰者,乃曾祖、祖父窀穸皆環父親衣冠塚在。如是者,其亦足樂乎?其無足樂乎?夫人倏影轉逝,斑駁依稀、村墟夜舂之間,或一抔土矣也。愚一生酷學,而樊籠車馬聲色之間,又是無可奈何,暨望字我即親,桃花面若。
    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我的老家是一个海滨小城,到了夏天,总有一些部队来驻扎我们这边的学校,应该是来演习拉练的,一般会是一个暑假都在这里。 那时候我刚上高中,暑假在家里小卖部帮忙买东西。 我们家小卖部开在海边的防风林边,也正是部队驻扎的地方附近。 兵哥哥经常来我们小卖部买零食、生活用品、打电话等等。 对于我而言,在小卖部
    13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火屑记》-6

    薛旬 2020-07-10 00:08
    很快我们为期3个月的军训总算结束了。师兄在归队前做了一件让我终生感激他的事儿,就是在重新分配宿舍的时候把魏宝给我分过来了,当时天气已经到了12月份,冬天的样儿冷飕飕的,我看魏宝也换洗床单的时候就是在水房拿着脸盆手洗,他也舍不得花钱送到社区服务中心五块钱一桶那样机洗去。我当时在我们班是4号床上铺,我觉得上铺应该是
    9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拈火屑有所思篇

    绿叶成荫子满枝,情深偏寿好相思。 当年漫引纤纤蔓,此岁重缝软软衣。 星斗横驰曾晃夜,毛毡齐覆未知期。 迩来梦似盘长扣,绮境犹同年少时。   和大/202007091351在东亭 备注:图中放风筝的公子素材来自抖音@_郑扬扬扬抖音小视频截图,侵删致歉。 《拈火屑有所思篇》诗配图
    2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火屑记》-4

    薛旬 2020-07-09 03:57
    那以后,那个跟我们一块儿在夹道干活儿的男生带着丢铁簸箕没准儿的那个女生休息军训休息间隙过来跟我赔礼道歉,过后女生买了好些罐头五六的营养品托男生交给我,我打算就这么算了,魏宝有些不开心,感觉他们这么弄我平白无故吃那么一下子砸,不能这么轻易就算了。我就劝他,算了算了。我又没事儿。往后大家还要一起学习在一起呆四年了。
    3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吁火屑诗

    薛旬 2020-07-09 01:37

    吁火屑诗

    坎坎穷途,涉其水,远来识我。甫说我乎? 冽冽中途,泅其河,迸余石火。失明火无? 錾錾他途,亡其度,石空屋左。斯屋卜居? 辗辗归途,异其乡,吾自接汝。见君子不?   和大 /202007090026 东亭 备注:配图中水花素材来自叶露盈手绘《洛神赋》,侵删致歉。 202
    1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火屑记·端月篇

    端月雪飞,虹贯温榆,瞻观安济,胡尔不归。 端月风祁,寒夜薄披,驱驰中阻,下尔轻肥。 端月伯善,修竹茂梅,车乘笠戴,对尔长揖。 端月择居,锁钥有遗,苦寒咸免,是尔神人。   和大202007110327东亭 20200711『端月诗火屑记』配图
    1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读书笔记

    檻內人 2020-07-11 15:43

    读书笔记

    是祖聿休克志,貧據之家惟爾詩文前瞻,惡使沐猴,所以或有經三公,或有貴賤殊,苟曷其異,體盡讀百卷書耳。以爲無論,皆有相對,至是如姻緣、彼好,愚難得其意。歐先生評石頭記曰有大母神,愚則以爲幸。外人尚愚曷干,不過露水之緣嘻。愚一腔熱情,初亦有紅豆寄,然其不規律者,非愚所能非,故后比擬中書得繾綣意闌。及至不惑,惟冀母親安逸晚年,侄天矻讀詩
    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火屑记》-9

    薛旬 2020-07-11 16:42
    我有一个戒指。是我所在学生时代没想到过的,而且这个戒指不是很金贵,却很珍贵,里面包含着漫长的执守和明明存在却浑然不觉的期待。在我毕业好久之后,在别人的婚礼之后,我收到的。当时,我收到这个戒指的时候,在同一个地方,有一个陌生人也在拿着戒指等人。那会儿感觉我周围在那么一瞬间,或许是出于对美好爱情和那场婚礼的感慨,大家都在
    2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火屑记》-7

    薛旬 2020-07-10 13:44
    那是我们第一次合影,当时号称立等可取的新出的那种佳能数码相机,我们为了要赶时间还加了5块钱,洗了两张,彼时对数码相机认识还比较模糊,只是觉得就是很快,很清晰,但没想到是没底片的,而且当时我们也没带U盘,因为用到那个的时候还很少,基本就是那种刻光盘的。后来我们有了QQ号,有了邮箱,这些的,我自己去过几次广场,想找到那个拍照片的让他
    9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你想知道 在上海 哪里可以遇到 更多“对”的基友吗? 本周六 报名火爆的风潮交友活动 给你答案 风潮WindTide 第 89 场线下活动 Real·Honest·Warm 主办方介绍 风潮WindTide是沪上知名的LGBT独立社群团队, 历时4年 ,致力于提供 多元性
    4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养猫的日子(10)小绵绵

       小绵绵是我买的第三只布偶猫,因为一些原因刚到两个月时的它就被我带回了家。那时候 的小绵绵第一次离开妈妈,那么的弱小无助。躲在笼子里不停的打量外边的世界,还好夭夭比绵绵大了两个月,有这么个美丽的小姐姐带着它玩,很快小绵绵就适应了新家。     小时绵绵长的非常的好看,现在回头看,还是买走眼
    2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那以后,魏宝就很少回来住处了,我估计他是忙着和他表哥公平竞争去了。我也很少给他打电话,估计他在在他们实习单位住着。那段时间,我和齐衡的关系突飞猛进的加速着,却不是因为喜欢,多半还是志趣相投那方面的,也时常和芸芸姐出来一块儿吃饭,让家里看上去更像是搞对象的样子。我白天虽然过的开心,晚上却过的漫长。不知道魏宝在做什么。
    5 次阅读|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