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4
    今天是我们的人民解放军建军99周年的大日子,按照新闻联播的体例,我应该热情洋溢庆祝一下。按照我跟对象的约定,我们也应该逢节必过。所以,我决定瞎写点东西,作文以记之。 过去的这一个月,真的是忙忙碌碌。之前一时冲动立下的flag们一直催促着我,虽然感觉好几个是不可能按时完成了,但是还是要尽一份绵薄之力。至少我曾经为了它们努力
  • 4
    下午想写写我的同志经历,刚好听歌循环到林志炫版的你的样子,就想以这个歌名做题目了。不明白的是为何人世间,总不能溶解你的样子。刚好我爱过的直男的样子也还清晰的在我脑海里。 跟很多同志一样,我也是从小就隐约对男生有好感。真正喜欢一个男生,是在高一的时候,叫他z吧。不过整个高中期间我都不知道那是喜欢,是爱。 初次见到z是
  • 7
        大量细节描写,黄暴预警。 虽然不是第一次同志性爱了,我居然有点紧张和激动。紧张是因为之前和小混血的经历,让我知道自己并没有做攻的天分。激动是终于可以在压力不大的情况下试着做一次,因为鱼说,他了解没有太多性经验的人,需要慢慢适应这个过程。也许你的心理是很想要的,但是身体并不能协同,这和智商,学历完全没有关
  • 7
       找了半年工作,没想到最后竟然来了成都。高中的时候就很想去四川,前两个志愿填的都是南方的大学,最后阴差阳错去了长春(我挺喜欢长春的,就是水土不服有点严重)。意外地实现了九年前的目标,真是造化弄人。   这半年,说实话挺难熬的,一开始投各种学校,不过自己太菜了,面完目标中的最后一家之后果断放弃了。我有个朋
  • 2
    分享

    怎么办

    这五年 2020-07-31 19:43
    昨天中午陪客户在小大董吃饭,忙着斟茶倒酒,干脆把手机反扣在桌面。 震动,震动,一直在震动,没完没了地震着。借口上洗手间,我看电话全都是上海楼下爷叔打来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X叔叔,怎么了?” “你先别慌啊。我给你说一下,你家装修工人出大事了。从楼上摔下来了。” 我艹,这还能不慌,简直头脑空白到没法接话。爷叔自顾往下说:
  • 分享

    囚牛

    薛旬 2020-07-28 00:24
    其序长焉,辨万物音声兮,声无哀乐否。 其性温焉,汲万籁谛听兮,浮世人甚丑。 其角勃焉,契万化参同兮,结解廌为友。 和大202007280007在东亭
    2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檀州道中

    薛旬 2020-08-01 19:51

    檀州道中

    行行白桥挺,通贯南北端。 下有湍流疾,上浮乱云翻。 狭舍闻儿啼,凄凄解倒悬。 记是小家女,终朝无笑颜。 行路饥且劳,造饭匮且难。 蓬门并蓬头,闻近盂兰节。 盂兰盆,危累卵, 渡人舟,何不返。 尘寰虽苦早欲脱, 上有吾亲离未远。
    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异物志》-4

    薛旬 2020-08-02 03:36
    当我们觉得灵犀是神仙的时候,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成了人,只是还保持着既有的记忆和本事。那是一日清晨,我完成了一宿的放牧工作,清点好了马群和群羊数目。浩浩荡荡往土城里去,距土城以南不远的河边来了一个人,正是他,被在城头执瞭望勤的阿松一眼发觉。骑着马飞奔过来拦住了。   本来是例行盘查,他问阿松:你的地
    4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和SP分手后,我失去了情感生活的重心,心情阴晴不定,和自己的健身私教倾诉了下,他也只能拍拍我的肩膀,请我吃了顿饭。之后居然要带我PC,被我拒绝了。然而他的浪荡行为以及之前SP的出轨行为让我突然有点焦虑,会不会因为SP的频繁约炮,导致我被传染上爱的大礼包呢? 我开始在Blued上寻找艾滋病检测的志愿者和活动中心,联系上一个人,他的ID含有
    8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玄鸟

    薛旬 2020-08-02 04:34

    玄鸟

    乌衣丹腹,衔乎帝命,还往焉弗顾。 容刀白路,归乎丽正,永绪焉祉固。 青川黛刃,钤乎敕允,延祚兮中域。 杜盲塞庸,琢乎徵象,列邦兮咸靖。   和大/202008020355在东亭 20200802『玄鸟』诗配图/图源网络二次加工/侵删致歉
    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尘网记&六条人

    薛旬 2020-08-02 07:33
    0202/武 秋日遇过的一团金属 因贫瘠起火 照彻的刺目的 不过一个你一个我 一边系了死扣 一边挽了绳索 曾经的过去的 未来好好的过 0807/王 那棵树下 吃过的最好的桑葚 那棵树上挂破过这人的衣服 和爬树的名字相近的人 躲在后面 一半离开一半寻找 时又跟来时又躲掉 0921/魏 很小就会打结 尝试过
    1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8月5日同志卧谈会——发现、远行、近在咫尺的东西

    卧谈会 ,是同志读书会演化出来的节目,就一些同志议题,大家聊一聊,听听别人的想法,说说自己的意见。 读书会读的绘本,很多 同志议题 ,没办法来聊。所以,就有了卧谈会。卧谈会,会聊比较私密的话题,会涉及到个人的隐私。 故而, 卧谈会有三原则 : 1、权利 。每一个话题,伙伴们想不想发言,聊到何种程度,自己来决定,尊重自己感受。 2、倾听
    1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书摘(二)

    许健 2020-08-02 14:07
             第二期书摘,文字是无声的,无声的东西是最有力量的...          1.如果让自己被驯化,就难免会流泪          2.重要的东西眼睛是看不见的...          3.如果你爱上一朵生长在某颗星球上的花,当你抬头望着夜空
    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3

    记8月2号,上海亲友会饺子宴

    8 月 2 号,在大湖的推荐下参加了上海亲友会举办的饺子宴活动。聚会地点在迪士尼附件的民宿,因为是第一次参加,我撺掇了两个小伙伴一同前往。   民宿全貌 门口的彩虹旗,热心美丽的志愿者小哥哥 厨房忙碌的妈妈们 三姐妹包饺子 小露一
    2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常服》诗并序

    夏六月十四晨,我朋 Han 君驱车至内务部街间,不期挎包内宝瓶倾覆,水屑横行。诸物什尽皆浸耳。幸吾朋安好,即日着玛瑙色上衣,丰姿绰约如旧。另,今番太阳剧大,驱驰辛劳。诗以为慰,祝君安和。此序。   似假殷红驱驰,火生风生,霓托何处兮倩予一人。 似跨长鲸逡巡,涛金浪金,荧盎何故兮安尔一瓶。
    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白桵

    薛旬 2020-08-01 06:28

    白桵

    身居天地间,看惯明河水。 河广不崇朝,欲与天勾指。 萤流光火微,夜静人初语。 漫言素衣薄,等量三千尺。 荒蛮祁夜寒,羌儿覆以毡。 贫瘠镇日饥,贤良赠以餐。 如如平旬月,颠沛抱斯年。 辐辏择远陆,当行花盛处。 纸短话偏长,聊为阿松复。 昔赖少年逃,今愿昔如故。 芒轻一株雪,未合人间数。 和大202008010559在东亭
    1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异物志》-3

    薛旬 2020-08-01 01:15
    从那时候起,阿松几乎上哪儿都带着我。问题是我头脑不大清醒,头昏沉沉的。时而像在做梦,时而像在梦游。   我原本以为的永宁侯,应该是威严不可冒犯,可是阿松平日里就和大家的小碎催一样,牛羊的草料没了,他也得想办法割草种草,土城的城墙破了,他也得带着人去和泥捡石块儿来加固,夜间甚至要跟人换班儿去城墙上执勤
    3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我对魏宝,依恋的源头想来是因为人的天性中与生俱来所存留的怜悯和爱惜。对他不屈意志的敬意,对他在各种艰难环境中努力要去存活下去的同情。好比一株植物,在极短环境下,为了生存,会拼命汲取各种养分,哪怕这些养分是畸形的,哪怕这些养分在供养生长的同时是与身有害的、伤人伤己而不自知的。   他这种从小在患难
    3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2009年10月17日 晚上宿舍舍友杨哥打电话给我 “你今晚还回来不回来?” “杨哥,今晚我住在中心校区我同学这里” “你这一天天的到处浪,宿舍都不回” “我不在,你不是刚好拉个妹子回来” “算了吧,我还是和隔壁***去网吧整一晚游戏吧” “=小心你静脉曲张又严重了” “管他呢,反正活着也就这样了” 涛涛听说宿舍杨哥
    4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火屑记》收束留念诗

    石火流光未见奇,风尘跌宕旧糖衣。 驱开豆蔻垂眸早,哄睡韶华入梦迟。 辗转但因尘世眷,绸缪岂判鬼神知。 殊途狭旅相逢后,所向结缡到老时。     和大 202007281839 在东亭 20200728『火屑记收束留念诗』诗配图。备注:图源小公子素材来自新浪微博
    1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报与花风与月还,凉薄拥后总回甘。 尘 经 至夜长殊赠,索 套 胡床岂夙缘。 眉眼似曾相见过,掌纹无以画描完。 些微苦楚何妨碍,说这人间我最甜。     和大 202007281949 在东亭
    2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白纻

    薛旬 2020-07-29 07:06
    漾漾氤氲呼不起,愿为殿后清池水。 浣花洗纻纫秋兰,佩桂执葫仙游子。 结成百衲缀长衣,掬月垂虹金鉴里。 白纻疏兮粗也宽,试剪薄凉酬少年。 暗夜锦行昼伏芒,相赠盈盈一捧雪。 轻似眉山耸似丘,片时倾覆人间雨。 和大/202007290637在东亭
    2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2009年10月18日  星期日 中午我们两个爬到山顶有亭子,就在亭子里休息,亭子是六边形,周边都有坐的地方,很普通,就是那种美人靠。涛涛买了各种面包类的还有豆腐干,我俩一顿狂吃。 吃完后,涛涛说要我躺着睡一下,让我枕着她的大腿,开始我还有点不好意思,涛涛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爱谁谁,自己又不影响别人。我就躺在它身上,周边有一些
    3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异物志》-1

    薛旬 2020-07-29 21:52

    《异物志》-1

    阿松从广安门报国寺淘来一本旧书给我,封面扯的七零八落,隐隐能看到 “ 妖异 ” 字样,他买这本书的缘故,因为这书里其中有个人也叫阿松。我所认识的阿松是个温柔的人,在从小到大的岁月里,他把所有的好都留给了我。还拍着胸脯保证,会一直和我好。就和书里头的阿松一样。及至我翻看完这本书,才知道里间的阿松确实很好,不过只是被
    2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愿意世间似我人,颠沛尘寰不似我。 巷议起纷纭,额虎西南向。 远路动弦歌,为抚头颅痛。 板荡震朝野,择祈灵犀降。 西北有知交,元系羌儿镇。 阿松万里肯驰驱,年少情谊危所托。 茫茫荒草并天高,土城临在离凄凄。 暗夜流光护金甲,印信收缴拾云角。
    1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异物志》-2

    薛旬 2020-07-30 21:54
    次日醒来,周围一片无边无涯的草,有人丢给我一块儿大骨头,我看他们穿戴不似常人。那人操着生硬的汉语问我:你怎么不吃? 这大骨头大肉我吃不动。我说。 少废话,吃完赶紧干活儿。 “ 干活儿? ” 我问:干什么活儿? “ 喏 ” 这人扬了扬下巴颏: “ 割草。 ” “ 这么多啊 ” 我连连叫苦。然后发现我
    2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庚子夏六月初十一夜天街口占

    嚼碎星河并月生,无端良夜覆天篷。 飞熊孤掌棠针刺,起凤双身羽翼风。 一绪千挑金谷距,三番两叩玉壶盟。 操蛇神近夸娥返,帝命斯年运几程。 和大202007310051在东亭近颂吉绥 『庚子夏六月初十一夜天街口占』草稿
    1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薛素帖

    薛旬 2020-07-31 04:30
    阿松者启。西北蛮荒朝夕斗寒日踞中天时斗暑久矣。犹记曩日衣肥,捧瓜啜饮时节。云飘七里,遮荫六街,暑气濡蒸,白浪微著。有劳千里驱驰至永宁境,又折西南近额虎关,两进不毛心颇戚戚。迩来割草伏妖、自食其力样样俱能耳。令闻食痛异兽狡黠奇罕,尚所未见。痛似削简如常也。又弟弟兄兄在前俱好,融融如也。勉造次如是,颠沛如是。阿松勿念,候
    1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分享

    青守

    薛旬 2020-07-31 23:28

    青守

    青云团团,曲水之桥,花拿蜀葵,赠君劬劳。 曲水潺潺,折岸之楼,花拿紫薇,赠君迁吉。 折岸茂茂,松蒿之守,花拿石榴,赠君忘忧。   和大 202007312246 在东亭 20200731手抄『青守』诗
    1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有点不是很想写了,感觉索然无味。。。 喜欢的后两个直男是我的大学室友,对,两个都是。而且我有同时喜欢三个直男的时期。第二个和第三个直男有个和z同学不一样的共同点是,我一开始都不太喜欢他们。 第二个是新训一个班的,叫L吧。因为我那时候和另一个班的一起住,所以一开始不是室友。他祖籍跟我一个地方,刚认识的时候他总是在食堂
    1 次阅读|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