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28
    分享

    来个交友帖

    骆北 2020-07-05 14:47
    腆着脸发个帖子,毕竟来这里最终目的还是为了交友,而非冠冕堂皇地宣称的思想和学术交流。 网络上人太会隐藏自己,我只能感觉到重重帷幕后有一些身影,却无法看清。 我生性愚钝,无力在语焉不详的资料和呓语般的零星动态中,找寻到会属于我的吉光片羽。 Emm...... 没有在说人话。 好吧是这样,前几天我看到一个人的交友
  • 15
    分享

    初夏,我们

    雪霁 2020-07-05 22:30
    儿童节的时候发过一个征友贴,也立了几个flag,过了一个多月,回来还一下愿。也顺便感谢一下飞赞。 先说征友贴的结果吧,其实我发征友贴一般都是点赞的多,私信的少,习惯了。不过好在对象不需要那么多,同一时间段,一个足以。反正我心眼这么小,多了也装不下。这次发征友贴时候依然无人问津。不过在发征友贴之前,似乎已经被人悄咪咪的关注
  • 8
    蹲坑无聊,刷着微信 想着看看最近联系的朋友们的朋友圈 翻着翻着 突然出现一个空白的朋友圈 满头的问号:???  ??? 反复核对了头像和对应的朋友圈 才确认我被拉黑的这件事。 真的是:小朋友,我是有很多问号啊 前两天还在讨论多久多久没见面, 约着端午节见个面吃个饭什么的。 这才没几天,就被除名了
  • 8
    好久没用电脑,早上打开笔记本,发现键盘yuh67这五个键全部坏掉了。想想,应该是小姑娘前几天的杰作。 想生气,想想又算了,已经忍了太多太多,又何必在乎多此一举? 只是,想一个人走掉算了的念头越来越清晰。 两个在一起多年,基本上分隔两地,聚少离多。疫情的关系,五月起工作放慢脚步,也算是有大块完整的时间待在上海。也正是这个机缘,了解越
  • 4
    分享

    20200706

    abuuu 2020-07-06 01:24
    看博尔顿的新书,里面描述的Trump简直是个dickhead,正所谓你以为他在第五层,其实他在地下室。 就这弱智德行还一帮华裔在绘声绘色的描述懂王有大智慧,是美国人民的大救星。 只能说人是有将不合理的东西强行解释成合理东西的潜力的。 而实际上就连建立“衡量一个人靠不靠谱的评判法则”也是需要基本知识的,不以科学作为
  • 分享

    征友

    hbtjsx 21小时前
    详见我的微博ID:summer上下  置顶
    6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那年 10 月 10 日,武阳说他和魏宝的拳馆到工商部门注册成功了。他说是我哥帮着弄的,而且地址也选好了,就在五棵松那儿,叫 “ 魏武堂搏击俱乐部 ” 。“这名儿谁起的呀?”我问他。他说:我们俩呀,然后他就说是出自“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而且正好有他俩的姓。然后就忙着弄税务、办学需许可证那些手续了,等门店装和场
    3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7

    薛旬 2020-07-06 00:07
    从沈擒宁和薛小柏把我从 H 驰刺青弄回来后,薛小柏就一直哭。似乎要把这辈子全部的眼泪都要一气倾倒尽了似的。我说:你别哭了。我的心都给你弄碎了。他也听不到似的那么哭,我心说,那就让让他哭吧,索性把心里的苦、心里的艰难委屈全倾倒干净,往后就能开开心心的过接下来的日子了。大概过了两三个小时,他就哭累了靠着我睡着了。纹
    1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市集

    薛旬 2020-07-05 14:36

    市集

    布尔市集,攘攘熙熙,魏武良人多维绮见时。 步尔市集,直直曲曲,薛沈良辰相逢狭路时。 相视以目,俩俩衡结,中尝五味混若蹚蛛丝。 相触以蹴,彼彼关联,绳拧二道摊破绾青丝。   和大 202007051333 在东亭 20200705《金屑记》夜行篇什《市集》诗配图
    1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6

    薛旬 2020-07-05 16:07
    薛小柏要南行的事儿,我没跟任何人说,就是觉得,他如果愿意跟谁告别,就去告别吧。比如王世延。他如果愿意去哪怀缅就去怀缅吧,比如马连道家乐福、一商大厦和三路居。他现在真的自由了,往后再也不会有人给他甩脸子、让他难堪、逼迫着他做不愿意的事情了。我那些天也尽量不跟他黏和在一起,让他去独自做他行前愿意做的事情。我只是去找
    1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乌衣伏白凤诗

    薛旬 2020-07-05 21:51
    依旧饶年燕子双,夕夕同伴晚风凉。 聒平暗夜赎千户,绞碎明辉抚万方。 叆叇溪桥添白发,氤氲石畔悔青肠。 流霞溢彩凡三绕,也似惊虹欺凤凰。   和大 202007052110 在东亭
    1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打车回去的路上,薛小柏靠在我肩头,因为夏天的衣服都比较轻薄,我能感觉到我肩头湿了一片,我握着薛小柏的手试图宽慰他。不由得想起刚才的情形,想起魏宝的面容,他眼睛狭长,嘴唇轻薄,眼神坚毅有力,身形和武阳仿佛,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和武阳一般的热烈坚韧,我知道武阳母亲去的早,却不知道魏宝从小父母双亡,在自小孤儿那般生涯中,不知道他建立起
    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告别

    淮南小山 43分钟前
    曾有几刻恍惚, 眼前的人好像旧日的温暖, 就像哪里见过一般。 这温柔,甜蜜却也危险。 因我回不到过去,不能总作童年的玩伴。 明天的太阳迟早要升起, 负轭人的双脚已经趲行。 生命中不只有恣意的放纵, 更多的是干涸的泥土,与呼啸的风。 我在泥土中踟蹰,在风中流泪, 你在影子里悲伤,总是愧悔。 我想卸下你项上的轭, 你却牢牢抓
    1 次阅读|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