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34

    上海-攻-简洁而真诚的征友

    1991年出生,双鱼座 坐标魔都 中医临床医学本硕连读,博士刚毕业。 曾在上海某三甲医院实习,主攻心内科。 中西医结合医师,大学古籍教研室编辑,科幻悬疑小说/媒体专栏作者 兴趣爱好: -喜欢做的事:写作(小说/诗歌)、阅读、美食、烹饪、桌游、科研、温泉。 -喜欢的运动:高尔夫、钓鱼、游泳、羽毛球、睡觉 -喜欢的音乐类型
  • 41
    分享

    来个交友帖

    骆北 2020-07-05 14:47
    腆着脸发个帖子,毕竟来这里最终目的还是为了交友,而非冠冕堂皇地宣称的思想和学术交流。 网络上人太会隐藏自己,我只能感觉到重重帷幕后有一些身影,却无法看清。 我生性愚钝,无力在语焉不详的资料和呓语般的零星动态中,找寻到会属于我的吉光片羽。 Emm...... 没有在说人话。 好吧是这样,前几天我看到一个人的交友
  • 13
    小受接受肛交时有快感吗?大家说说自己的感觉。 我第一次刚被插入的时候痛得往前面爬。
  • 33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在翻咔APP上看到一个还不错的受,因为对方也说出柜了,就关注了对方,很快也得到了对方的回复,就开始聊起来。 一直以来都是网上电视上看到男女相亲,女方问男方年龄、学历、职业、收入、房产、车产等等,结果今天的受问我这些了。一时间我有点诧异,感觉我就像是在面试,而面试的不是工作岗位,是伴侣的位置。后面的聊天
  • 21
    分享

    初夏,我们

    雪霁 2020-07-05 22:30
    儿童节的时候发过一个征友贴,也立了几个flag,过了一个多月,回来还一下愿。也顺便感谢一下飞赞。 先说征友贴的结果吧,其实我发征友贴一般都是点赞的多,私信的少,习惯了。不过好在对象不需要那么多,同一时间段,一个足以。反正我心眼这么小,多了也装不下。这次发征友贴时候依然无人问津。不过在发征友贴之前,似乎已经被人悄咪咪的关注
  • 13
    分享

    7.2

    请叫我bug 2020-07-02 23:52
             老太太为了赚几块钱,给别人刷单被骗了。         先问我要2万块周转,说第二天给我。结果第二天也没给我,按历史的做法,这个钱都默认是她的了,我也没放心上。第三天晚上老太太给我电话,各种强调我不要骂她,然后才跟我道出实情。大概事情顺序为:    
  • 8
    分享

    一些数据

    Jay-CY 2020-06-18 15:43
    看到蓝城兄弟额就是Blued母公司寻求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招股书,看到一些有意思的数据,复制粘贴一下: IPO  方面,本次打算筹资5000万美元,而且19年新浪财经报道,其2020 年将IPO新闻,是 筹资2亿美元,估值10亿美元。其实过去一年还是缩水了不少的感觉。 目前Blued 累计用户超4900万,用户日均停留时长超60分钟!平均每次打开次数超16次!所
  • 21
    好久没用电脑,早上打开笔记本,发现键盘yuh67这五个键全部坏掉了。想想,应该是小姑娘前几天的杰作。 想生气,想想又算了,已经忍了太多太多,又何必在乎多此一举? 只是,想一个人走掉算了的念头越来越清晰。 两个在一起多年,基本上分隔两地,聚少离多。疫情的关系,五月起工作放慢脚步,也算是有大块完整的时间待在上海。也正是这个机缘,了解越
  • 9
    首先,我不知道有没有同样是ever 90 后的朋友(94≤ever90后 ≤90)在这个论坛的还多不多,以下是鄙人的粗陋之见,欢迎讨论。     首先这个年龄段说大不是很大,说小也确实不小了。要么被催婚催到cry ,要么从没提过,甚至我妈妈还拒绝她小姐妹女儿想要认识一下我的善意要求,我怀疑我妈妈知道点啥,这里面的关系其实很微妙,却也
  • 8
    分享

    最近

    牛奶叔 2020-06-18 14:35
    上周五到北京参加面试,短暂停留后去成都逛了两天。暂时放松一下,但很多事情还是没想通。 周二的时候面试公司的HR让我补录一些信息,然后就杳无音信。这会儿反倒是,异常平静。 因为,我决定无论面试成功与否,我都准备辞职了。 说了好久的辞职,不是优柔寡断,而是要交代和思考的东西太多。面对未来,甚是迷茫。 今天决定辞
  • 14
    六年前,我还没和父母出柜,我妈问我有没有找到女朋友,趁她身体还好,早点生小孩,她可以帮忙带,我糊弄过去了。四年前,已经和父母出柜了,老妈接受不了,老爸也苦口婆心劝我,就算不要小孩,也找个女孩子结婚,以免日后别人说闲话,期间也隔三差五通电话劝我,直到老爸走了,我都没接受老爸的意见。九个月前,刷抖音看到一个视频,奶爸给婴儿洗头,婴儿开口
  • 10

    漂 第六章 作者:Donglas

    2015 年 10 月份父亲出了车祸。那阵子他也辞了工作随我去张家口看望父亲之后一起跟我在老家呆了一阵子。说是一阵子,也不过不到一周时间。 10 月份老家已经很冷了,清晨白菜地里都能结霜。他就裹着我的外套跟我一起在白菜地放羊。冷冽的风都将他的脸吹得通红。尽管这部分情节《一矿泉水瓶麻油》中有写到,情节总是在我脑中挥之
  • 4
    有一年没工作了。或者说找不到满意的工作。开始有点焦虑。自己给自己的焦虑。 常常大半夜醒来,或者迟迟不能入睡。上周被胃痛困扰,这周被口腔肿痛困扰。好像运气背的不行。 这几年我好像错过了很多,我不知道为了什么,可我又是幸福的。有爱我的人,彼此相爱。 真得是很迷惘啊。
  • 5
    分享

    随便记一下

    套小铁 2020-06-23 14:23
    午饭时间讲个真实发生的对话: 我们美术总监上上周出差,对面是个一直输出质量很稳定的画手,之前我看了眼他的过往作品,从人体到色调都很gay,美术总监表示她也这么觉得,但没什么不好,况且人家又不拖稿,作品又符合项目。 我说那您出差多看看,大部分gay真的该都是我这样的平平无奇。 结果美术总监当时看到的是个胡茬壮汉……
  • 4
            我认识一个男人,准确来说,他是我的前同事,1989年生人,至今未婚。不过一起共事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中途因为离职后大家分道扬镳,有好几年没有跟他见面,虽然大家都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囧)。我的某个相册里边有他一张裆部照哈哈,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找一下,突然感觉自己好BT呢。        
  • 10
    蹲坑无聊,刷着微信 想着看看最近联系的朋友们的朋友圈 翻着翻着 突然出现一个空白的朋友圈 满头的问号:???  ??? 反复核对了头像和对应的朋友圈 才确认我被拉黑的这件事。 真的是:小朋友,我是有很多问号啊 前两天还在讨论多久多久没见面, 约着端午节见个面吃个饭什么的。 这才没几天,就被除名了
  • 3
    1 昨天一个在老家的高中同学,突然给我发信息。离开家之后,真的是不大联系了,特别是他们一个个走入婚姻,也各有所忙。 聊了一会,突然他说,他爷爷去世了,是春节前的事情。话说我还见过几次他爷爷,年龄大了,时不时的要住院一趟。只是没想到,聊天的内容突然转到这个。 想起春节的时候,和一个朋友聊天。他也是突然的告诉我说他母亲去
  • 9
    分享

    和发小的故事

    March9 2020-07-09 12:36
    彬是我的邻居,小时候一起去上学,一直到初中我考到市里读书,我们才没有联系。 彬长得很帅,小时候他留着锅盖头,齐刘海,浓眉大眼的。 虽然我喜欢他的长相,但是他是那种痞痞的,我妈不让我跟他玩太近。 彬发育得比较慢,六年级的时候我已经比他高了许多。 有一次去他家里玩,他爸妈不在。他跟我说他爸爸有一些大人才看
  • 4
    这两天一个好友自驾过来看我与另一个朋友,感叹时间真快,转眼三人相互认识十年多了,也都在去年两哥们都各自成家,其他一个儿子已经三个月大了;三人中我虽是最年长的,但相处着也都如同自己的亲兄弟般,任何事情也都能相互帮忙着,当我透露着准备养老的事宜,其中一个也有提议住在临近一些,能够方便继续照应着,或许是都知道我的情况,所以他们
  • 8
    分享

    20200628

    Liamfly 2020-06-28 18:39
    又是一个晴朗的周末,不出意外,我又来到了研究所做实验。 大课题的进展勉强过得去,然而又出了点小问题,下周还得继续分选一次细胞。 葡萄牙的疫情又加重了,而且集中在里斯本大区,所以周遭的政策又收紧了,我开始担心研究所会不会再次关门。这个月,全所咽拭子大检测,400多个人有2个covid19阳性,不算高。我也测了,是阴性。但室友们三天两头
  • 9
    分享

    出柜≠不孝

    Henson890 2020-07-03 14:39
    在中国人传统思想里,有这么一句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也就是说,不管什么原因,没人传宗接代,就是天大的不孝。 在现在这个社会,“无后”的矛头大部分指向在同性恋群体,也总会有那么一句话出现,你们都是男的/女的,怎么能在一起?怎么传宗接代?似乎这个“传宗接代”就是每一个人一生必须完成的任务。 面对“传宗接
  • 9
    分享

    征友

    谁是伊 2020-07-04 20:32
    【关于我】 92年,身高176cm,60,坐标广州。 10我觉得都可以吧。 普通本科毕业。广州工作,经济独立不自由。 【性格】 随和包容,尊重他人,同理心强, 对人对物抱有善意,求同存异,不斤斤计较。 【爱好】 独处的时间比较多,闲暇时爱看各类书籍,阅读让我看到了另一个世界,也看到了自己的渺小。 买了水彩自学,学画画真的需要耐心,没
  • 5
    就在刚刚,我提交了辞职申请。是的,我终于结束了在北京长达两年的保安生涯,我想,这辈子应该就当这一次了吧 ... 翻看这两年仅对自己可见的微信记录,有满满的苦涩无处宣泄的日子,也有想着想着就想开了的时候。还记得一年多前在飞赞 “最近心愿”一栏填写的“新房装修好,别出幺蛾子 , 家人朋友一定要健康 。 ”
    20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8
    分享

    30岁的迷茫

    Loong_u 2020-07-05 01:58
    一直在找一个可以说说心里话的树洞, 一个可以赤裸裸,可以不带面具,不穿衣服, 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 这样, 才能卸下内心深处最脆弱的那层防备, 才能肆无忌惮的诉说着我的一切。 选择这里, 或许是一种巧合、是一种缘分。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最初“ZANK”的那个飞赞, 虽然不知
  • 8
    分享

    7.7

    请叫我bug 2020-07-07 22:52
           今天又双叒叕去了珠海一趟,月底或下个月就得离开深圳搬过去工作了。         在年初规划的时候,公司已经找我谈了去珠海开荒的事情,过去至少两三年,免费人才居住房,blablabla,一堆花里胡哨的福利。起初我是非常排斥,好不容易生活不上正轨能安定下来看到未来前
  • 2
    这是武汉封城的第三个月了,我向来对时间并不敏感,在最初的压抑感消失之后,日子又开始滑向规律、琐碎的日常。无法外出的日子,我感到一种无法消除的厌倦感排山倒海般地奔涌而来。暂时放下手中的遥控器,随手翻开一本书,那种感觉闲适自得的时光又回来了。或许,我本就是一个不爱看书的人,只是千篇一律的电视剧情里,找不出自己片刻的期待
  • 2
    医学院的高才生文秀娟感觉有人要毒杀她,同寝室好友柳絮帮她寻找真凶。在文秀娟死后九年,柳絮在她的遗物中发现了“两个凶手”的通信,串起了此前的十九年的间,家庭、同学,恋人间一宗又一宗的谋杀事件。当柳絮看见谋杀在眼前上演,以为这只是一切悲剧的开始。实际上,她踏进了一条暗黑的河流,每处事件后面都布满了人性深处的恶意。
  • 7
    我是残疾人,也是性少数:我爱你,只因为爱。   ----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 33 岁和同志生涯 澎湃新闻英文部发表的关于 性少数中的残同的报道, 敬请观看 http://www.sixthtone.com/news/1001654/ China’s Gay and Disabled Face Double Discrimination 今天是我 33
  • 4
    分享

    出家

    这五年 2020-07-09 16:25
    不知道若干年后再回看今天,会不会后悔? 深受失眠的折磨,身心每况愈下,往往是突如其来的困顿并不肯多作停留,在各种声响中翻身烙烧饼。受热心赞友的启发,昨晚匆匆发了些个寻找短租的帖子,今天决计是从家里搬出去了。 选择的小区离家很近,这边都是大户型社区,不得已搭伙了位年轻的二房东女士。其实,这样先生可以放心。对方拷问了很多问
  • 1

    这一季的玉兰花又开

    ——哥哥,晚上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咖喱。 ——那我们就去吃咖喱。 快下班时,我和老郑的微信日常。 虽然只是说着晚饭吃什么的家常,但还是很高兴。每一段感情开始时都是热烈无比,分分钟都妙不可言,但再怎么热烈的情感,终究会归于平静淡泊,像相处多年的老夫妻一般。吃完饭,我们散步回家,边走边说话。因为疫情期间,我
  • 19

    初夏,我们

    哈,听雪老师说,有人好奇他对象是谁?还有人猜到我了,那我跳出来也晒下好了 。 对雪老师的第一印象还得从他去年的日志里说起,35岁的男人看奇葩说竟然看哭了。我对爱哭的男人特别容易有保护欲。 5月中雪老师发了个分手贴,隐忍又克制的文字下,我不知道这个爱哭的男人是不是跟这个理性的文字一样,还是早已泪流不止。保护欲*2。 不
  • 1

    沙坡尾的晚风

    往年的六月,我都会记得是同志骄傲月,然而今年疫情宅家几个月,渐渐忘了世事。还好厦门亲友会的人以及小手老师不会忘了,今年继续举办了同志骄傲节。 还是在艺术西区,本来是一个大厂房吧,体积跟北京DES类似,但不用门票。 我跟好友约在厦大西村站见面,他先下了车,头有点晕,在旁边的公园里端正地坐着。 头有点晕,所以想吃清淡点。 然而
  • 1
    父亲节,给父亲发了个微信红包,附上“爸爸,祝你父亲节快乐” 父亲秒收红包,回了一句“谢谢的关心” 感觉怪怪的,好像有点搞笑,又有些尴尬,难以名状 看了下通话记录,上次通话是5月22日,上上次是2月20日。 4月中旬父亲生日,也是微信红包,然后相互交换了下疫情情况。 从过年后我回到这边,到现在这几个月,就这么三次联系。 每次通电话,
  • 1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而这 七分中能 争取到几分就要看个人思维模式和信念系统了。本篇我们主要聊一下杠精思维对人生的副作用。 杠精思维举例一 A: 今天食堂的苹果有点酸 ~ B: 苹果也很容易生虫子! A: 果农会打药的,别担心 ~ B: 药物残留,虫子还会产生抗药性! A :我只是
  • 1
    大道理谁都明白,劝别人的也全都是心里话,唯独到了自己这里,朋友说破天了也没用,一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状态,所以他叫我死犟定 。对我来说喜欢一个人没有一点理性可言,全凭真情实感的流露,喜欢一个人,巴不得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给他,晚上冒雨接他下班,包里的伞给了他,他不要,我说我带了帽子(我全身都湿透了)。。。  依然还是一无既往的接他
  • 我的老家是一个海滨小城,到了夏天,总有一些部队来驻扎我们这边的学校,应该是来演习拉练的,一般会是一个暑假都在这里。 那时候我刚上高中,暑假在家里小卖部帮忙买东西。 我们家小卖部开在海边的防风林边,也正是部队驻扎的地方附近。 兵哥哥经常来我们小卖部买零食、生活用品、打电话等等。 对于我而言,在小卖部
    13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6

    薛旬 2020-07-01 01:57
    薛小柏是冬天天气冷下来的阴历十月开始到A市服刑的,那以后没几天,小表弟也过去了。我知道沈擒宁很在意小表弟,虽然我闹不清楚是为啥。因为那次姨妈打来小表弟生病的电话,让我们过去看看,当时是打给他的,他那天抽不开身,还让司机专门送了一个信封过来,里头装的都是钱,沉甸甸的,感觉有几万块。他让我交给小表弟,买点好吃的。再后,因为我
    13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2
    分享

    《火屑记》-1

    薛旬 2020-07-08 01:34

    《火屑记》-1

    我遇到他的时候,他还不是一团火。像一块在深山中埋藏了好多年的金属,冷冷的,硬硬的。外头有泥巴砂砾,有他自己的倔强不屈。他的心很硬,对自己也够狠,对别人也是。而且,我头次遇到他的时候,也没多看他一眼,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乡下来的穷小子。 1- 那是我高三毕业那年的 8 月下旬,熬过了磨人的高考,我如愿以偿的到了昌平这
  • 4
    分享

    20200706

    abuuu 2020-07-06 01:24
    看博尔顿的新书,里面描述的Trump简直是个dickhead,正所谓你以为他在第五层,其实他在地下室。 就这弱智德行还一帮华裔在绘声绘色的描述懂王有大智慧,是美国人民的大救星。 只能说人是有将不合理的东西强行解释成合理东西的潜力的。 而实际上就连建立“衡量一个人靠不靠谱的评判法则”也是需要基本知识的,不以科学作为
  • 2
    暴雨过后,空气湿润,处处弥漫着16岁的味道 花静静开着,有凉风夹杂着水气, 那个时候人们上班下班,回家吃饭, 看有节目停止时刻的电视,会雪花屏 人们懵懂,没钱又没有实质的愁 今天,在暴雨后醒来,窗边水气、冷风、凉意 让我再次想起了16岁,那时候还不是gay 只是不明不白地有1个好兄弟 但我不知道,对他的感觉,是爱
    12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2
    分享

    热夏

    北京往北 2020-06-17 19:02
    下班了,一路炎热,回到家。 凉爽的空调风扇。 绿植环绕,听着清爽的古典乐。 他在沙发上撸狗。 我在桌前看书。 这就是好时光。
    12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分享

    食苦瓜

    薛旬 2020-06-17 18:52
    足禁幽燕角,藤从处士家。 起炊烹沸水,游刃劈凉瓜。 开胃图其佐,清心赖此加。 浮生尝百味,次次不离它。   和若 202006171834 在东亭
  • 4
    来到飞赞很多年了,很早之前离开,今年又回来了。 为什么重启了日志呢,显然不是为了博取关注,而是觉得有这样一个同志的平台实在不易。在我看来,这里是应该成为同志的豆瓣,虎扑的。可惜现在功能还是比较简单,用户少。 写下文字,就是对自己想法经历的记录,可能当时觉得没什么,只是对生活絮絮叨叨,过了几年再看,又会有一番感悟。我们生活在媒
  • 分享

    《金屑记》-19

    薛旬 2020-07-06 23:26
    那年 10 月 10 日,武阳说他和魏宝的拳馆到工商部门注册成功了。他说是我哥帮着弄的,而且地址也选好了,就在五棵松那儿,叫 “ 魏武堂搏击俱乐部 ” 。“这名儿谁起的呀?”我问他。他说:我们俩呀,然后他就说是出自“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而且正好有他俩的姓。然后就忙着弄税务、办学需许可证那些手续了,等门店装和场
    11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熨火屑·锦年篇

    君子离离,夜绮驰,怀玉斯银川,苍鹅五伤。 君子祁祁,昼锦趋,合璧斯幽燕,青响一双。   和大202007120321在东亭 20200712『熨火屑·锦年篇』诗配图
    10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火屑记》-3

    薛旬 2020-07-08 21:26
    从魏宝收拾了小干事之后,那干事对魏宝感恩戴德的,忽然态度就转变了。后来他我们军训结束了之后他也回去他们大队继续完成他剩下来 3 年的学业,也成了我们玩的很好的哥们儿,他也一直不知道其实当时那小山似的毛毯摞子是魏宝一脚给踢倒的。我们有时候坐在一起回忆往事、说起当初这段经历的时候,我和魏宝都会说假如来年轮到我们
    10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0

    薛旬 2020-07-02 19:56
    在第四天的时候,我感觉他确实好多了,那个弹性胸带也挺管用的,那种先前呼吸时候连带着的颤颤巍巍的微小咳嗽的声儿也几乎没有了。我跟他说大夫说了,你营养不良,怎么不好好吃饭?他不说话,然后我发现在输液完之后,他要去卫生间的时候,走路还是有些不大对,我就找大夫问是怎么回事了,然后又给他拍片子,第二天发现他右腿膝盖不知道咋的有积液
    10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前言:前不久认识的一个基友写的他眼中的我,有些感动,谢谢林踪迷途·泼冷水大师。 (一) 大冰是个同性恋,是个胖子,同时也是一个残疾人。跟他相识是在软件上,大概有一年之前了吧。 那天聊着聊着,就没继续聊下去。 前些阵子翻到他发的一个状态,说到他自己是残疾人,以及找另一半的困难。 那几天北京疫情刚爆发,我知道他住在附近,就想留言
    9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看《隐秘的角落》看得睡不好觉,梦里都是过往的夏天,还有势单力薄又束手束脚的年少岁月。对朱朝阳自然有代入感,但又有疏离感——说什么理解,自己根本没有那份聪明才智,怎么敢一厢情愿地把苦情当作感同身受? 隐约想到,他的聪明才智,已经把他引入到了某种常人难及的孤寂境地。如果没有2005年的夏天,这种孤寂或许尚可承受——与
    9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2014年 ——————————————————————————— zxf2625: 梦见上 飞赞上一个帅哥的家里,夜晚留宿,挤在一个被窝里。先是开着玩笑,然后我忽然抱住他死不撒手,这时他说他外甥还在,于是我就看见他外甥跐溜跑出去了。我继续抱住他,他也不挣扎了,把我搂入怀里,我说没事小外甥才多大啊不懂这个不会乱说的
    94 次阅读|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