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13
    小受接受肛交时有快感吗?大家说说自己的感觉。 我第一次刚被插入的时候痛得往前面爬。
  • 13
    分享

    7.2

    请叫我bug 2020-07-02 23:52
             老太太为了赚几块钱,给别人刷单被骗了。         先问我要2万块周转,说第二天给我。结果第二天也没给我,按历史的做法,这个钱都默认是她的了,我也没放心上。第三天晚上老太太给我电话,各种强调我不要骂她,然后才跟我道出实情。大概事情顺序为:    
  • 12
    六年前,我还没和父母出柜,我妈问我有没有找到女朋友,趁她身体还好,早点生小孩,她可以帮忙带,我糊弄过去了。四年前,已经和父母出柜了,老妈接受不了,老爸也苦口婆心劝我,就算不要小孩,也找个女孩子结婚,以免日后别人说闲话,期间也隔三差五通电话劝我,直到老爸走了,我都没接受老爸的意见。九个月前,刷抖音看到一个视频,奶爸给婴儿洗头,婴儿开口
  • 8
    分享

    20200628

    Liamfly 2020-06-28 18:39
    又是一个晴朗的周末,不出意外,我又来到了研究所做实验。 大课题的进展勉强过得去,然而又出了点小问题,下周还得继续分选一次细胞。 葡萄牙的疫情又加重了,而且集中在里斯本大区,所以周遭的政策又收紧了,我开始担心研究所会不会再次关门。这个月,全所咽拭子大检测,400多个人有2个covid19阳性,不算高。我也测了,是阴性。但室友们三天两头
  • 4
    这两天一个好友自驾过来看我与另一个朋友,感叹时间真快,转眼三人相互认识十年多了,也都在去年两哥们都各自成家,其他一个儿子已经三个月大了;三人中我虽是最年长的,但相处着也都如同自己的亲兄弟般,任何事情也都能相互帮忙着,当我透露着准备养老的事宜,其中一个也有提议住在临近一些,能够方便继续照应着,或许是都知道我的情况,所以他们
  • 12
    说实话真的感觉有点丢人,快31岁了还没谈过恋爱,没有过性行为,没有吻过别人,没有过亲密关系,没有情感的羁绊,真的是一无所有。 前几天让赞友介绍了一个所在地的基友聊聊,见面之前聊着都还好,聊了几天我要求见个面,在那天他下班之后,在某个步行街吃了个饭,然后溜了一圈边走边聊,完了之后各回各家,到家后问其观后感,答曰普通朋友的感觉,
  • 分享

    《金屑记》-6

    薛旬 2020-07-01 01:57
    薛小柏是冬天天气冷下来的阴历十月开始到A市服刑的,那以后没几天,小表弟也过去了。我知道沈擒宁很在意小表弟,虽然我闹不清楚是为啥。因为那次姨妈打来小表弟生病的电话,让我们过去看看,当时是打给他的,他那天抽不开身,还让司机专门送了一个信封过来,里头装的都是钱,沉甸甸的,感觉有几万块。他让我交给小表弟,买点好吃的。再后,因为我
    11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7
    分享

    出柜≠不孝

    Henson890 2020-07-03 14:39
    在中国人传统思想里,有这么一句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也就是说,不管什么原因,没人传宗接代,就是天大的不孝。 在现在这个社会,“无后”的矛头大部分指向在同性恋群体,也总会有那么一句话出现,你们都是男的/女的,怎么能在一起?怎么传宗接代?似乎这个“传宗接代”就是每一个人一生必须完成的任务。 面对“传宗接
  • 分享

    《金屑记》-10

    薛旬 2020-07-02 19:56
    在第四天的时候,我感觉他确实好多了,那个弹性胸带也挺管用的,那种先前呼吸时候连带着的颤颤巍巍的微小咳嗽的声儿也几乎没有了。我跟他说大夫说了,你营养不良,怎么不好好吃饭?他不说话,然后我发现在输液完之后,他要去卫生间的时候,走路还是有些不大对,我就找大夫问是怎么回事了,然后又给他拍片子,第二天发现他右腿膝盖不知道咋的有积液
    8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7
    分享

    征友

    谁是伊 16小时前
    【关于我】 92年,身高176cm,60,坐标广州。 10我觉得都可以吧。 普通本科毕业。广州工作,经济独立不自由。 【性格】 随和包容,尊重他人,同理心强, 对人对物抱有善意,求同存异,不斤斤计较。 【爱好】 独处的时间比较多,闲暇时爱看各类书籍,阅读让我看到了另一个世界,也看到了自己的渺小。 买了水彩自学,学画画真的需要耐心,没
  • 1
    前言:前不久认识的一个基友写的他眼中的我,有些感动,谢谢林踪迷途·泼冷水大师。 (一) 大冰是个同性恋,是个胖子,同时也是一个残疾人。跟他相识是在软件上,大概有一年之前了吧。 那天聊着聊着,就没继续聊下去。 前些阵子翻到他发的一个状态,说到他自己是残疾人,以及找另一半的困难。 那几天北京疫情刚爆发,我知道他住在附近,就想留言
    6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4
    来到飞赞很多年了,很早之前离开,今年又回来了。 为什么重启了日志呢,显然不是为了博取关注,而是觉得有这样一个同志的平台实在不易。在我看来,这里是应该成为同志的豆瓣,虎扑的。可惜现在功能还是比较简单,用户少。 写下文字,就是对自己想法经历的记录,可能当时觉得没什么,只是对生活絮絮叨叨,过了几年再看,又会有一番感悟。我们生活在媒
  • 看《隐秘的角落》看得睡不好觉,梦里都是过往的夏天,还有势单力薄又束手束脚的年少岁月。对朱朝阳自然有代入感,但又有疏离感——说什么理解,自己根本没有那份聪明才智,怎么敢一厢情愿地把苦情当作感同身受? 隐约想到,他的聪明才智,已经把他引入到了某种常人难及的孤寂境地。如果没有2005年的夏天,这种孤寂或许尚可承受——与
    4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2
    一直在找一个可以说说心里话的树洞, 一个可以赤裸裸,可以不带面具,不穿衣服, 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 这样, 才能卸下内心深处最脆弱的那层防备, 才能肆无忌惮的诉说着我的一切。 选择这里, 或许是一种巧合、是一种缘分。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最初“ZANK”的那个飞赞, 虽然不知
  • 1
    分享

    有些男孩

    千越淳 2020-06-28 19:00
    有些男孩 看起来嚣张潇洒 没人知道 他差点溺死在痴情那条河里
    3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没想到又回到了这里。兜兜转转,好像又与过去的自己相遇了。 时间大概已经过了六七年有余,隐约还记得当初在这里遇到的一些朋友,喜欢过的人。过了这么些年他们过得好不好,是否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我都一无所知。 而反观我自己呢,感情的分分合合,从学生时代走进社会,改变自然也很多很多。特别是对自己的认识以及如何面对孤独,与当年的自
    2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长相守辞——阿菩卅八岁生辰

    斯年亿万,相逢幸甚,如雁来宾。 道成奇遇,流离万漱,往复千寻。 也难思量, 这良谋相左,绮岁恒温。 夏后凌霄卷信,芒前舌灿云根。 奈明河梦里,烧唇俩字,似幻还真。 覆因缘起时,绵绵道上,左右辜恩。 问眠同醒时,枝同栖处, 意何人。  
    2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分享

    《金屑记》-11

    薛旬 2020-07-03 12:29
    薛小柏第一次开工资次日,就买回来一个拖地的那种小油拖和很多菜来给我做饭。我看他挺开心的,我也高兴。我问他:你往后再买这么多东西就喊我一声儿,我下去跟你拿。他说:这个东西可好用了,我看我们单位保洁的大姐就是用这个,地面可干净了能照出人来,然后就很认真地把那个附带的一壶清洁剂还是什么的透明的油似的东西喷洒到那个蓝白相
  • 1
    分享

    做欲望的主人

    mmbear 2020-07-03 20:05
    欲望是个中性词,如果让谁做了蠢事,那应该被责怪的起码不应该是欲望本身。 蠢事分两种,一种是产生了愚蠢的想法,一种是无法主宰欲望。 第一种最常见,多是懦弱的人才会犯。好比说,看到户口,编制之类的事物时产生了对于金钱和美食一般的欲望。无论是自己处于被不公平对待,还是正在不公平对别人,都是令人气愤的。正常的人应该有打破
    2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9

    薛旬 2020-07-02 02:36
    我从广州回来后,一时间发生了好多的事情,都是跟我连筋带骨的我在意的人。原本觉得武阳和王世延可以一直好好的,原本以为我和薛小柏已然了然无望,原本以为我的人生就要那么形单影只,结果好像是命数和运数、因缘和果报瞬时间商量好了似的,在同一时间同时发生作用、互为动力、彼此挤迫着迸发了让所有人措手不及的事。沈擒宁的身体、
    2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2

    薛旬 2020-06-28 14:23
    当时定慧北桥那儿起了几栋楼盘,我住的地方正好隔着一条恩济里的路在造甲店那儿跟这几栋楼打对角。大概是 10 年天气快凉的时候,那儿就开了家乐福的定慧寺分店。我遇到薛小柏就在这里。   那里头的员工中午或者上午休息时候都在外头扎堆儿抽烟,里头就有他还有王皓,彼时并不认识他们。那会儿小区地下人防设
    2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4

    薛旬 2020-06-30 02:37
    三天后,我收到了齐衡的电话,跟我说都妥了。 “妥了”? “嗯。”他回答的干脆肯定,不容置疑。我心里既紧张又有些跃跃然。 “你悠着点儿。”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儿。两个小毛孩儿,还不玩儿似的。” “你找人胖揍一顿?那个弱的可不禁打啊,你别把他打坏了。” “你当我是街面上的小
    2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記》-3

    薛旬 2020-06-29 00:20
    等我回過勁兒來的時候,我抬頭看著外頭小公園用那種彩色塑膠拼成的七彩甬道圖案,嘴角浮上來一絲笑。感覺心裡頭鬆快了一下。我當時想的是不就是一個鄉下來的窮小子,加上那個敢衝撞冒犯我的一共兩個窮小子而已。我想要行的,到現在除了我爸跟沈擒寧還沒誰能礙著我的,而且就算是我爸跟我哥他們也得看我高興不高興,把我招惱了,誰也不好
    2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5

    薛旬 2020-06-30 18:30
    关于薛小柏的事儿,沈擒宁和齐衡研究的结果是既然事情无法逆转,那就只能尽量往好的方向去推动,首先要消解和武书记那边不必要的误解,省的把我爸无形中牵扯进来,因为他老人家根本不知道这事儿,也不会去理会这些事情。开始他们打算托人罩着点薛小柏,横竖就是半年,等出来了再做计较。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在武阳他爸爸的介入下,不知道是
    1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放舟

    薛旬 2020-06-30 23:15
    郁郁其流,率尔放舟,绮罗披蘼,莞尔回头。 茂茂其野,率尔骑驹,华盖披缤,卓尔凝眸。 硕硕其原,率尔当途,穹庐披纭,俄尔同舒。 淡淡其夜,率尔瞻星,月华披灿,杳尔长留。   和大 202006302239 东亭
    1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食番茄

    薛旬 2020-07-02 16:21
    愧对娘亲问,蛰居亦简餐。 越洋传东土,溯本起西番。 嫁取玲珑夏,羞成翠玉玕 。 白糖频相与,不似幼时甜。   和大 202007021602 在东亭
    1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同直婚是落后社会的共业

    在落后社会中,个人自由不受尊重,异于多数人的性倾向不被认可。落后社会的普通公众对同性恋的态度是这样的: 【@都市醉汉:上帝给了你一杆枪,你却当作搅屎棍。这句经典!】 这种专盯下半身的低俗视点自然不上台面,但是却代表了落后社会的大多数人的想法。 而上台面的官方观点,跟这种低俗观点完全一致,只是表述不同:【不为同性恋者寻
    1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8

    薛旬 2020-07-01 20:47
    “武阳,你有时间吗?” “有,下周一我歇班儿。怎么,多日子没见,想了?” “嗯。我给你介绍个对象,那下周一中午怎么样?” “中午不行,中午有事。” “那就下午吧。我告诉了他见面的地方。” 然后,给王世延打电话,让他到时候也来。武阳说他周一中午有事,准确说是有约。他赴了沈擒宁给
    1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读书笔记

    檻內人 2020-06-30 23:04

    读书笔记

    近來倥傯難平,又因家事紛紛,故中心繁蕪,如墮空至之境,殆生疏離之感,仿佛入一夢,未知今生何世,非愚病懨多愁,實惆悵難為。噫!人生多有不如意,然目世傷懷而喟嘆者,實苦不能讀書矣,實相望不能相守矣,實故人已去而伶仃矣。
    1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2

    薛旬 2020-07-03 15:49
    这次,我没给沈擒宁打电话。因为我感觉,薛小柏要是真的做好了打算,那沈擒宁有什么办法呢。我生日那天,齐衡订的蛋糕也来了,沈擒宁也来电问我打算去哪跟薛小柏玩去。我说:他去金州了,估计是找王皓去了。估计不会回来了。   “他走的时候跟你打招呼了?” “没。跟他们单位告假了。” “那,就
    1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7

    薛旬 2020-07-01 17:23
    大概两个月后,武阳跟我说, 6 月 10 号薛小柏就要出来了。关于薛小柏我好多次都在想, 10 号要不要去接他。武阳问我:你过去干嘛?跟魏宝干架吗?你就是把魏宝打趴下,那个小傻子的心已经是交给魏宝的了。   齐衡一早就要带我去见沈擒宁,我楞是别扭到了 5 月底,这段时间,我白天在家没事儿,就琢磨怎么做饭好吃,做好了饭等武阳
    1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恍似温吞绮见时,浮光落拓软如斯。 钟情差错失还散,偏爱凭空落更低。 青眼但愁人点绛,白驹长记夜涂漆。 劳劳逆旅销金屑,良夜同俦月满衣。 和大202007011808在东亭  
    1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作为纯0,你愿意接受1的所有爱爱方式? 可能有些方式你并不喜欢甚至有点觉得不舒服,但为了取悦1,你会接受吗? 说我自己吧,只要1喜欢的方式,我都能接受,除了不舔脚之外。
    1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3

    薛旬 2020-07-04 00:12
    次日,我果然头很疼。倒不是头一宿希望的头疼第二天就如愿以偿了,实在是我不胜酒力。 他见我恹恹的,就跟我说:往后可别喝了,你又不能喝。那天他熬了粥,弄了点外头买的小咸菜。我问他病好些没?他说吃药了,估计差不多。   他说:等你好了,我给你买个鱼吃。你不是爱吃鱼吗,对吧。 我说:嗯,那我经常
    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从那以后,他真的学乖了,也没去那个地方,但是他在一如既往的逆来顺受中跟我貌似也凉了下来了,那么不冷不淡的。过年的时候,我原本要带他回家一块儿,他不乐意,我就没强迫他。年三十儿,大沈带着小表弟、我和我爸一起吃了年夜饭。我就赶回来我住处找他。他一个人在那儿下饺子吃。我进去厨房问他:呦,煮饺子呐,有没有连我的一块儿煮呀。他系
    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深入的恋爱,像一束光,照亮彼此。 我们眼目所见,大不同于初见。 有明有暗,有先有后。 有光洁可爱,轻如鸿毛。 有黑灰破败,坚如磐石。 美好的外貌固然可喜, 忧愁与仓惶亦令人忧心。 从手至心,有三十三寸。 前进一寸,逃离三尺。 前进三寸,逃离一箭。 心是火热的宫殿, 也需舒展的气息出入。 如果开门迎一线阳光入内, 彼此间的坚
    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六点来钟,窗外有了曙色的时候,我就起身了,我看那脸盆里干干净净的,大致知道他后来睡安稳了,我记得开始他小声哭啼的时候,是用老家方言在喊妈妈,其他的我也听不大真切。哎,不知道这个人心里有多少苦。想着这些,我出去把脸盆的清水倒掉了。洗漱以后拿出来昨晚王世延给带的咸鸭蛋和面,到厨房给他做汤面去了。   我差
    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

    薛旬 2020-07-04 00:29
    滚滚金屑,迸也撄宁,灿哉兮其坚亦弥。 洒洒金屑,帖也薛柏,懋哉兮其履亦思。 微微金屑,寤也江鱼,绮哉兮其纷亦极。 和大202007040022在东亭
    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伊阙

    薛旬 19小时前
    伊阙更深,呦呦梦沉,听闻未名,但觅读经人。 二阙栖身,碌碌何能,往还接踵,一乘马如龙。 屐上青云,簌簌埃尘,迩来相顾,千寻止境中。     和若 202007041706 东亭
    2 次阅读|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