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1
    分享

    《火屑记》-2

    薛旬 2020-07-08 12:46
    团结严谨、求实奋进、热爱祖国、振兴警校。 1 ~ 2 ~ 3 ~ 4 ! 这 16 个字作为我们的校训是我和魏宝在学生时代集体喊过最多的口号。这校训在我们毕业好些年之后,有次我在我们校园网官网、官微、以及相对晚些出现的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也还是这 16 个字,好些年了一直没换过,年年有新生在喊。成了老生之后也得喊,直到你毕业,然后搁
    1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两盆绿萝放在同一个地方,浇同样的水,施同样的肥,一盆枝繁叶茂生机勃勃。另一盆像是头发越来越少的男人,我不禁对其翻了个白眼,泥玛怎么越来越像脱脱了。     昨天在抖音上看到米国最近的感染人数,看到老米们个个丝毫不怂的在沙滩上享受自由,但发视频发给脱脱求真相。结果脱脱说:没什么好怕的。我说当初武汉死
    2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校阅的前一天,我们发了制式警服、帽子、腰带、单拐肩章和白手套、警用皮鞋那些。大家都很开心,跑去服务区给家里打电话告诉家长,因为当时军训手机这些电子产品都需要上交,等军训完再还给各人,所以打电话只能去服务中心打公话去。我正在屋里收拾,就是把肩章拧到制服肩膀那里的小洞里头固定好,还有警徽也得往帽子上安。魏宝穿着警
    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4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在翻咔APP上看到一个还不错的受,因为对方也说出柜了,就关注了对方,很快也得到了对方的回复,就开始聊起来。 一直以来都是网上电视上看到男女相亲,女方问男方年龄、学历、职业、收入、房产、车产等等,结果今天的受问我这些了。一时间我有点诧异,感觉我就像是在面试,而面试的不是工作岗位,是伴侣的位置。后面的聊天
  • 2
    分享

    出家

    这五年 16小时前
    不知道若干年后再回看今天,会不会后悔? 深受失眠的折磨,身心每况愈下,往往是突如其来的困顿并不肯多作停留,在各种声响中翻身烙烧饼。受热心赞友的启发,昨晚匆匆发了些个寻找短租的帖子,今天决计是从家里搬出去了。 选择的小区离家很近,这边都是大户型社区,不得已搭伙了位年轻的二房东女士。其实,这样先生可以放心。对方拷问了很多问
  • 拈火屑有所思篇

    绿叶成荫子满枝,情深偏寿好相思。 当年漫引纤纤蔓,此岁重缝软软衣。 星斗横驰曾晃夜,毛毡齐覆未知期。 迩来梦似盘长扣,绮境犹同年少时。   和大/202007091351在东亭 备注:图中放风筝的公子素材来自抖音@_郑扬扬扬抖音小视频截图,侵删致歉。 《拈火屑有所思篇》诗配图
    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5
    彬是我的邻居,小时候一起去上学,一直到初中我考到市里读书,我们才没有联系。 彬长得很帅,小时候他留着锅盖头,齐刘海,浓眉大眼的。 虽然我喜欢他的长相,但是他是那种痞痞的,我妈不让我跟他玩太近。 彬发育得比较慢,六年级的时候我已经比他高了许多。 有一次去他家里玩,他爸妈不在。他跟我说他爸爸有一些大人才看
  • 分享

    《火屑记》-4

    薛旬 2020-07-09 03:57
    那以后,那个跟我们一块儿在夹道干活儿的男生带着丢铁簸箕没准儿的那个女生休息军训休息间隙过来跟我赔礼道歉,过后女生买了好些罐头五六的营养品托男生交给我,我打算就这么算了,魏宝有些不开心,感觉他们这么弄我平白无故吃那么一下子砸,不能这么轻易就算了。我就劝他,算了算了。我又没事儿。往后大家还要一起学习在一起呆四年了。
    1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吁火屑诗

    薛旬 2020-07-09 01:37

    吁火屑诗

    坎坎穷途,涉其水,远来识我。甫说我乎? 冽冽中途,泅其河,迸余石火。失明火无? 錾錾他途,亡其度,石空屋左。斯屋卜居? 辗辗归途,异其乡,吾自接汝。见君子不?   和大 /202007090026 东亭 备注:配图中水花素材来自叶露盈手绘《洛神赋》,侵删致歉。 202
    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你想知道 在上海 哪里可以遇到 更多“对”的基友吗? 本周六 报名火爆的风潮交友活动 给你答案 风潮WindTide 第 89 场线下活动 Real·Honest·Warm 主办方介绍 风潮WindTide是沪上知名的LGBT独立社群团队, 历时4年 ,致力于提供 多元性
    1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火屑记》-3

    薛旬 2020-07-08 21:26
    从魏宝收拾了小干事之后,那干事对魏宝感恩戴德的,忽然态度就转变了。后来他我们军训结束了之后他也回去他们大队继续完成他剩下来 3 年的学业,也成了我们玩的很好的哥们儿,他也一直不知道其实当时那小山似的毛毯摞子是魏宝一脚给踢倒的。我们有时候坐在一起回忆往事、说起当初这段经历的时候,我和魏宝都会说假如来年轮到我们
    8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感情禁不起分析,如果你在分析他还爱不爱你,很大概率是不爱了。当然,不爱可能是主动不爱,也可能是被动不爱。但结果是一致的,两人不合适了。如果做一个聪明的及时止损者,淡然退出,彼此或许还有好印象。但,通常是一方因疑问而焦虑,因焦虑而验证,验证不得,越发怀疑,对方只是越来越躲避,越来越冷淡。如此,只能说明
    1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很快我们为期3个月的军训总算结束了。师兄在归队前做了一件让我终生感激他的事儿,就是在重新分配宿舍的时候把魏宝给我分过来了,当时天气已经到了12月份,冬天的样儿冷飕飕的,我看魏宝也换洗床单的时候就是在水房拿着脸盆手洗,他也舍不得花钱送到社区服务中心五块钱一桶那样机洗去。我当时在我们班是4号床上铺,我觉得上铺应该是
    6 次阅读|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