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16

    20200421-我的基佬小时代

           我很早就“弯”了,小学三年级就默默地喜欢男生。我曾一度怀疑,自己是吃了过多催熟的鸡肉,激素过早地爆发了我的荷尔蒙。初中便长了胡须,就是铁证如山!却没能留下证据,证明自己从小就“弯”了,状告没良心的商贩们。当然,万一他们说我从娘胎里就是“弯”的,那简直百口莫辩。    
  • 34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在翻咔APP上看到一个还不错的受,因为对方也说出柜了,就关注了对方,很快也得到了对方的回复,就开始聊起来。 一直以来都是网上电视上看到男女相亲,女方问男方年龄、学历、职业、收入、房产、车产等等,结果今天的受问我这些了。一时间我有点诧异,感觉我就像是在面试,而面试的不是工作岗位,是伴侣的位置。后面的聊天
  • 8
    分享

    无题

    erotica 2020-06-06 19:54
    我喜欢张国荣,家猫是黄耀明粉丝。Crossover可以让两人都找到好歌。 老爸老妈四月份回国的航班一拖再拖,现如今只能等局势好转后才能返回。 跟猫在家办公3个月。其实不出门也无所谓,除了可以一起看片外,晚上多了很多时间尝试各种新花样。 按理说小家伙在上幼儿园大班,下半年就要上一年级,现如今只能让他在家到9月1号直
  • 5
    2020年感觉变化最大的一年了,在公司里认识了一位同志,平常偶尔会一起打打王者或一起吃饭,有次我们玩游戏时通过他我相识了一些同志,有一位比较骚的同志加了我微信并和我聊天,聊的挺好的最后拉了我进了一个王者基友群,说里面的人都很好相处大家可以一起玩玩游戏,原本因为一些自身原因挺自卑的我也开始尝试在游戏群里慢慢的和他们接触
  • 3
    刚某个童靴提到了好人这个词,我就顺便"科普"一下我对好人这个词的理解:    12年刚毕业去河北唐山出差,在下面的一个县里,电业局的人带着去处理问题,上午搞完事了就去下馆子,当地供电所的人陪着一块喝酒聊天(吹牛b),当时那个所的所长也在,喝的是地方的酒,40多度,也不算高,我酒量不行,就只喝一杯(一次性餐具那种),他们那
  • 51
    首先交代自己的年纪。我93的,在我眼里是个黄金年龄,我也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毕竟在意也没用。 在我的那个年代,好像是有接客帝,不撸帝,还有zank,但是直播软件应该还没有,所以交友不会目的性那么强,至少我自己是这样。 初上这个软件就觉得这里不会像其他软件那样充满颜色,更像是一个展示自我风采,探讨人生,交流经验的平台,然后我就爱上了
  • 3

    同志故事系列电影征集男主角……欢迎报名参与哦

  • 47

    艰辛的人生

           小蓝附近有人约我,赖着要跟我约炮,一会夸我贤惠,一会夸我会弹钢琴。他到底是想约炮还是想泡我?         我说,你就这么想操我么。他说是的。         骨架挺大,看着好大一只,抱着肯定贼TMD舒服,身材有型有腹肌咪咪大鸡也大,这种好肉体
  • 8
    分享

    一些数据

    Jay-CY 2020-06-18 15:43
    看到蓝城兄弟额就是Blued母公司寻求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招股书,看到一些有意思的数据,复制粘贴一下: IPO  方面,本次打算筹资5000万美元,而且19年新浪财经报道,其2020 年将IPO新闻,是 筹资2亿美元,估值10亿美元。其实过去一年还是缩水了不少的感觉。 目前Blued 累计用户超4900万,用户日均停留时长超60分钟!平均每次打开次数超16次!所
  • 8
    前阵子一个很要好的同事去年因为绩效评C年终奖被扣一半,他找了小组负责人和部门经理反映都没用,因此愤而离职。 去年开始,陆陆续续就有要好的同事问我:你这么厉害为啥来这儿了? 说起来真的不是自己愿意来,也是各种因素导致的这个结果,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自己当初太任性了。 最近对现在的公司感到越来越恶心——包括我管理的小组
  • 4
    注册了一个礼拜,发了个征友帖子,有支持我的,也有骂我的,都是出自好心,这里不做评论了,谢谢大家。 我确实够渣的,不负责任,还异想天开,是我想多了,罪过,帖子我就不删了,留着它任人评阅。 余生不再奢望什么了,但求家人平安。 也祝愿大家都能够平安、健康。 告辞了,后会无期!
  • 分享

    《异物志》-7

    薛旬 2020-08-05 22:34
    阿松,我们去西海吧。 等我回来以后,我们就去西海。阿松问我是听谁说的西海。 那是一晚我赶着牛羊群马回来之后,经过阿松帐前,听他在睡梦中说的。当时十分疲倦,头也沉的厉害,因为不知道灵犀最近深居简出,在筹划什么事情,也就不想因为头疼小事去耽搁他的大事。   那以后三日,晚夕我在草海
    1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凌霄舍

    薛旬 7小时前
    期起凌霄舍,长居赁比屋。 藏有猫奴小,翻我半床书。 藤软花枝颤,云根动尔虚。 即盛咸遂意,槛外有人驰。 轻搖扇,遣风凉, 轻走板,漫荒腔。 算有时节当获酒, 折取簪来一案字浮香。 花氤胭脂色,吐尽费思量。 由任晚风清,初心似夜长。 舍下堪容尔,眉介寿而康。 吾似凌霄舍,白首捧花郎。 和大202008090247在东亭诗并陈
    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清平调

    薛旬 9小时前

    清平调

    拂弦歌兮,夜涓涓似水东行。 见光微弗阅兮,问作胧西。 尔调尔音兮吾传吾思。 勿及长相忆兮,折断杨枝柳枝。 勿使长相思兮,恐相思无穷极。 拘云一片兮,赠尔宁息。 岂旦清平兮,调尔所思。 和大/202008090110在东亭 20200809周日晨『清平调』字稿
    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2
    分享

    秋夜

    薛旬 2020-08-07 20:51
    西南勺斗阔,孰落海遗珍。 万籁结弦细,三星入梦深。 情长耽恐怕,梦绮似当真。 也待宵行里,温柔不许人。 和大/202008071543在东亭
  • 庚子立秋叩Han君珍摄诗

    苦夏秋揭去,长笛似我闻。 蝉鸣云下梦,思念意中人。 额庆童蒙健,勺冲岁月沉。 堂屋悬大秤,衡量小儿身。     和大 202008071458 在东亭 20200807『庚子立秋叩Han君珍摄诗』配图
    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庚子立秋

    薛旬 2020-08-07 03:40
    凉瓜偏似旧糖堆,一握偷尝惯是谁。 温煦凭肩眠沃野,拈花轻唤韦陀回。 和若/202008070307在东亭
    1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2

    我今天来说一个有意思的事情

    在发生一些大事的时候,网上或者现实生活中就会有一群人争辩利己主义和集体主义。 自认为自己是利己主义的人就会说: “我就想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集体的事情,我不愿意奉献什么,但是我也不会去坏事。我不觉得我有什么问题。你们爱你们的奉献你们的我也不拦着,但是你们别道德绑架我。” 咦?乍一听是不是觉得没什么问题,而且你还被
  • 屠龙者终将成为龙,最近脑子会突然冒出这句话,而且总会想到孙悟空。 从前在母亲的课件上看到过一句“孙悟空是一位悲剧英雄”,当时十分不理解,电视剧里的这只猴子上天入地的不是很嚣张么,哪里悲剧了。后来在大学图书馆里翻到一本破破烂烂的《悟空传》,读后感觉孙悟空背叛了他从前的阶级,成为了西天路上屠戮他曾经同类的人,他
    2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华胥见夜华赋(并序)

    彼时,年月弗从稽考,华胥氏于莽昆仑巅上纵身虹化,作缤纷万千,萤火遮盖四维内外,各从其类,间有微芒一粒,薄翼三振朝夜华奔,云缭星阻,无反顾耳。其竞不知所终,除庚子夏日东亭和大,无为之录,起哀矜者温如故故。如是我见。此为序。   开天地之初兮孕三皇祖始,捷昆仑之左兮穆天子西王母。 拈日精衍月华兮丰
    1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4
    分享

    0806

    小锋 2020-08-06 12:26
    刚刚在blued遇到了几年前认识的一个朋友 想到一些事情 突然悲从中来 故而写下这些屁话 认识这个朋友的时候他跟对象在一起已经三年了 两人住一起十分恩爱 到今天依然在一起 当年我先认识他对象才认识的他 我与他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两人没有见面的时候打电话可以聊一个多小时 还约好了有机会要啪啪啪(哈哈哈) 后来因为各
  • 素白。昨兮灵犀君来告曰,明夜子时服轻衫素履,向草海以西莽莽山中岭上行兮,至于妖异出没即止,以为疾养一二。孰不怕㖿?阿陵拟并随行,奈值要阳第时弗得脱。遂以短匕赠某防身。子正播番,日轮就冉,祇月斑斓,千星无绪。向见金甲加身,挑花长啸者,属实神勇飞凡,似吾弟仿佛。即别,嘱阿陵珍重耳,俟吾即或归来,偕尔大妖怪者并额虎阿松同泛西海
    1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38
    真搞不懂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已婚老妖婆出来霍霍人的眼睛。 本来不想专门写一篇吐槽的,但是看那些舔脚婢女越舔越开心,越带越歪,真的受不了。记得前几年飞赞总有那么一两个已婚逼,要么晒同同直婚所谓的幸福,要么就是吐槽婚姻的辛苦,自己的委屈。 都不知道您在干吗,现在又来找聊天的朋友。真不知道您吧广大同性恋群体当成什么?倾
  • 2
    其实当时看完Y同学的长文,是有话想说的,但因为时间关系(秋招要准备的东西真的超多,要狗带)一直憋着,而且思绪也很凌乱,就当整理一下吧。 一,Y同学发文讨伐的目的 直接给人打个“渣男”的标签是很爽,不过,我其实不太知道Y同学这篇文章的目的。猜测是两个选项。 A,Y同学其实是有想帮助那位基友,管好自己,不要偷腥。 或许跟Y同学的分歧之
  • 分享

    《金屑记》-6

    薛旬 2020-07-01 01:57
    薛小柏是冬天天气冷下来的阴历十月开始到A市服刑的,那以后没几天,小表弟也过去了。我知道沈擒宁很在意小表弟,虽然我闹不清楚是为啥。因为那次姨妈打来小表弟生病的电话,让我们过去看看,当时是打给他的,他那天抽不开身,还让司机专门送了一个信封过来,里头装的都是钱,沉甸甸的,感觉有几万块。他让我交给小表弟,买点好吃的。再后,因为我
    15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3
    小受接受肛交时有快感吗?大家说说自己的感觉。 我第一次刚被插入的时候痛得往前面爬。
  • 分享

    《金屑记》-7

    薛旬 2020-07-01 17:23
    大概两个月后,武阳跟我说, 6 月 10 号薛小柏就要出来了。关于薛小柏我好多次都在想, 10 号要不要去接他。武阳问我:你过去干嘛?跟魏宝干架吗?你就是把魏宝打趴下,那个小傻子的心已经是交给魏宝的了。   齐衡一早就要带我去见沈擒宁,我楞是别扭到了 5 月底,这段时间,我白天在家没事儿,就琢磨怎么做饭好吃,做好了饭等武阳
    3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恍似温吞绮见时,浮光落拓软如斯。 钟情差错失还散,偏爱凭空落更低。 青眼但愁人点绛,白驹长记夜涂漆。 劳劳逆旅销金屑,良夜同俦月满衣。 和大202007011808在东亭  
    5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8

    薛旬 2020-07-01 20:47
    “武阳,你有时间吗?” “有,下周一我歇班儿。怎么,多日子没见,想了?” “嗯。我给你介绍个对象,那下周一中午怎么样?” “中午不行,中午有事。” “那就下午吧。我告诉了他见面的地方。” 然后,给王世延打电话,让他到时候也来。武阳说他周一中午有事,准确说是有约。他赴了沈擒宁给
    4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9

    薛旬 2020-07-02 02:36
    我从广州回来后,一时间发生了好多的事情,都是跟我连筋带骨的我在意的人。原本觉得武阳和王世延可以一直好好的,原本以为我和薛小柏已然了然无望,原本以为我的人生就要那么形单影只,结果好像是命数和运数、因缘和果报瞬时间商量好了似的,在同一时间同时发生作用、互为动力、彼此挤迫着迸发了让所有人措手不及的事。沈擒宁的身体、
    5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食番茄

    薛旬 2020-07-02 16:21
    愧对娘亲问,蛰居亦简餐。 越洋传东土,溯本起西番。 嫁取玲珑夏,羞成翠玉玕 。 白糖频相与,不似幼时甜。   和大 202007021602 在东亭
    4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0

    薛旬 2020-07-02 19:56
    在第四天的时候,我感觉他确实好多了,那个弹性胸带也挺管用的,那种先前呼吸时候连带着的颤颤巍巍的微小咳嗽的声儿也几乎没有了。我跟他说大夫说了,你营养不良,怎么不好好吃饭?他不说话,然后我发现在输液完之后,他要去卫生间的时候,走路还是有些不大对,我就找大夫问是怎么回事了,然后又给他拍片子,第二天发现他右腿膝盖不知道咋的有积液
    11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5
    六年前,我还没和父母出柜,我妈问我有没有找到女朋友,趁她身体还好,早点生小孩,她可以帮忙带,我糊弄过去了。四年前,已经和父母出柜了,老妈接受不了,老爸也苦口婆心劝我,就算不要小孩,也找个女孩子结婚,以免日后别人说闲话,期间也隔三差五通电话劝我,直到老爸走了,我都没接受老爸的意见。九个月前,刷抖音看到一个视频,奶爸给婴儿洗头,婴儿开口
  • 1
    没想到又回到了这里。兜兜转转,好像又与过去的自己相遇了。 时间大概已经过了六七年有余,隐约还记得当初在这里遇到的一些朋友,喜欢过的人。过了这么些年他们过得好不好,是否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我都一无所知。 而反观我自己呢,感情的分分合合,从学生时代走进社会,改变自然也很多很多。特别是对自己的认识以及如何面对孤独,与当年的自
  • 1
    看《隐秘的角落》看得睡不好觉,梦里都是过往的夏天,还有势单力薄又束手束脚的年少岁月。对朱朝阳自然有代入感,但又有疏离感——说什么理解,自己根本没有那份聪明才智,怎么敢一厢情愿地把苦情当作感同身受? 隐约想到,他的聪明才智,已经把他引入到了某种常人难及的孤寂境地。如果没有2005年的夏天,这种孤寂或许尚可承受——与
    15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放舟

    薛旬 2020-06-30 23:15
    郁郁其流,率尔放舟,绮罗披蘼,莞尔回头。 茂茂其野,率尔骑驹,华盖披缤,卓尔凝眸。 硕硕其原,率尔当途,穹庐披纭,俄尔同舒。 淡淡其夜,率尔瞻星,月华披灿,杳尔长留。   和大 202006302239 东亭
    4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读书笔记

    檻內人 2020-06-30 23:04

    读书笔记

    近來倥傯難平,又因家事紛紛,故中心繁蕪,如墮空至之境,殆生疏離之感,仿佛入一夢,未知今生何世,非愚病懨多愁,實惆悵難為。噫!人生多有不如意,然目世傷懷而喟嘆者,實苦不能讀書矣,實相望不能相守矣,實故人已去而伶仃矣。
    4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减字木兰花·庚子端六

    芒神记否,那岁端阳南下某。 心意弗平,颂予泥途一串经。 声闻夜畔,絮雨繁雷折对半。 经纬攲织,翻作今朝有所思。   和若 202006261214 在东亭
    8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读书笔记

    檻內人 2020-06-26 22:54

    读书笔记

    讀夢憶序頗感,又念中心縈索,恐面目可憎,故矻矻管城而軼,實之殤。車馬昕夕,亦妄在即,所謂書蠹良為諷也。如寄一遺興,同感恆河之數沙。
    4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南行》(全本)

    他和我说,让我好好的的时候,我就感觉,他心里还有一个巨大的和我相关的篇幅没跟我说过,好似还没展开,就已然合上的画卷,永永远远要束之高阁了。他叫薛小柏,在我的生命中昙花一现般两年间出现过两次,一次是一天两夜,一次是连来带去十四天时光。起初他要南行,最终还是回去了北方。愿他从此无论在南在北,都被恩弘岁月,温柔以待。 -0
    5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书中描写主角叶藏从青少年到中年,为了逃避现实而不断沉沦,经历伪装、放逐、酗酒、自杀、用药物麻痹自己,终于一步步走向自我毁灭的悲剧。他在自我否定的过程中,始终徘徊在挣扎与沉沦的边缘,作为一个被社会排斥的“边缘人”角色,渴望被接受,却又无法放弃完全的自我,内心深处的苦闷无处诉说。透过主角叶藏的人生遭遇,提出身为人最真切
    6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大道理谁都明白,劝别人的也全都是心里话,唯独到了自己这里,朋友说破天了也没用,一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状态,所以他叫我死犟定 。对我来说喜欢一个人没有一点理性可言,全凭真情实感的流露,喜欢一个人,巴不得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给他,晚上冒雨接他下班,包里的伞给了他,他不要,我说我带了帽子(我全身都湿透了)。。。  依然还是一无既往的接他
  • 分享

    食紫薯

    薛旬 2020-06-27 21:26
    吾乡红薯肥,异乡紫薯瘦。 颜色不足夸,水土或迥异。 濯之以白水,切之半月状。 蒸之以二刻,试之以铁箸。 其味甘且砂,其色浮紫氲。 食时佐热茶,安和两相惬。 同经板荡年,际会炎炎夏。 杯盘盛五言,纾予岁食记。   和大 2020062721
    4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分享

    《金屑记》-1

    薛旬 2020-06-28 01:21

    《金屑记》-1

    他不是我最先爱过的人,却是我第一眼就喜欢上的人。我对他的喜欢,最先只是觉得他善良、害羞、好玩。软糯糯的,我感觉凡是认识过他的人,都会情不自禁的揉捏一下,看看到底有多软,以及怎么会这么软。我相信,人都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什么样的人就会和什么样的人走到一起,比方我感觉三观不同的人,就不要往一块儿凑,不是一类人也然。好比你
    7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2

    薛旬 2020-06-28 14:23
    当时定慧北桥那儿起了几栋楼盘,我住的地方正好隔着一条恩济里的路在造甲店那儿跟这几栋楼打对角。大概是 10 年天气快凉的时候,那儿就开了家乐福的定慧寺分店。我遇到薛小柏就在这里。   那里头的员工中午或者上午休息时候都在外头扎堆儿抽烟,里头就有他还有王皓,彼时并不认识他们。那会儿小区地下人防设
    4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4
    分享

    20200628

    Liamfly 2020-06-28 18:39
    又是一个晴朗的周末,不出意外,我又来到了研究所做实验。 大课题的进展勉强过得去,然而又出了点小问题,下周还得继续分选一次细胞。 葡萄牙的疫情又加重了,而且集中在里斯本大区,所以周遭的政策又收紧了,我开始担心研究所会不会再次关门。这个月,全所咽拭子大检测,400多个人有2个covid19阳性,不算高。我也测了,是阴性。但室友们三天两头
  • 1
    分享

    有些男孩

    千越淳 2020-06-28 19:00
    有些男孩 看起来嚣张潇洒 没人知道 他差点溺死在痴情那条河里
    7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記》-3

    薛旬 2020-06-29 00:20
    等我回過勁兒來的時候,我抬頭看著外頭小公園用那種彩色塑膠拼成的七彩甬道圖案,嘴角浮上來一絲笑。感覺心裡頭鬆快了一下。我當時想的是不就是一個鄉下來的窮小子,加上那個敢衝撞冒犯我的一共兩個窮小子而已。我想要行的,到現在除了我爸跟沈擒寧還沒誰能礙著我的,而且就算是我爸跟我哥他們也得看我高興不高興,把我招惱了,誰也不好
    4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长相守辞——阿菩卅八岁生辰

    斯年亿万,相逢幸甚,如雁来宾。 道成奇遇,流离万漱,往复千寻。 也难思量, 这良谋相左,绮岁恒温。 夏后凌霄卷信,芒前舌灿云根。 奈明河梦里,烧唇俩字,似幻还真。 覆因缘起时,绵绵道上,左右辜恩。 问眠同醒时,枝同栖处, 意何人。  
    5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4

    薛旬 2020-06-30 02:37
    三天后,我收到了齐衡的电话,跟我说都妥了。 “妥了”? “嗯。”他回答的干脆肯定,不容置疑。我心里既紧张又有些跃跃然。 “你悠着点儿。”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儿。两个小毛孩儿,还不玩儿似的。” “你找人胖揍一顿?那个弱的可不禁打啊,你别把他打坏了。” “你当我是街面上的小
    50 次阅读|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