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6
    分享

    和发小的故事

    March9 2020-07-09 12:36
    彬是我的邻居,小时候一起去上学,一直到初中我考到市里读书,我们才没有联系。 彬长得很帅,小时候他留着锅盖头,齐刘海,浓眉大眼的。 虽然我喜欢他的长相,但是他是那种痞痞的,我妈不让我跟他玩太近。 彬发育得比较慢,六年级的时候我已经比他高了许多。 有一次去他家里玩,他爸妈不在。他跟我说他爸爸有一些大人才看
  • 我搞不清楚为啥武阳放寒假后不回家嚒,我开始以为他是没钱买票?还是什么的。而且那会儿马上赶着春运了,票也不大好买,看他也没有一点着急的意思。关键当时我们住在学校诸多不便,暖气也不烧了,食堂也不开了,因为他不肯回家,楼下管理宿舍的人又不干,我们跟人好说歹说才通融了几天,所以一方面放假前他就囤积了好些吃的。然后晚上我们连灯
    没有评论
  • 那是我们第一次合影,当时号称立等可取的新出的那种佳能数码相机,我们为了要赶时间还加了5块钱,洗了两张,彼时对数码相机认识还比较模糊,只是觉得就是很快,很清晰,但没想到是没底片的,而且当时我们也没带U盘,因为用到那个的时候还很少,基本就是那种刻光盘的。后来我们有了QQ号,有了邮箱,这些的,我自己去过几次广场,想找到那个拍照片的让他
    6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坦白说,这个问题挺困扰我的,看到一个飞赞赞友写了,被盘问查户口? 请问这个思想的底层逻辑不就是想和你在一起,你在被查别人户口的同时,你也可以问别人,这样的匹配进度可以更快?难道不好吗? 之前和一个苏州的朋友说,TXL感情和异性恋不同,TXL感情看感觉,YXL感情看相处?这TM哪门子的话? 是TXL太作还是怎么样?90%选择直婚,这就是看感
  • 分享

    《火屑记》-6

    薛旬 2020-07-10 00:08
    很快我们为期3个月的军训总算结束了。师兄在归队前做了一件让我终生感激他的事儿,就是在重新分配宿舍的时候把魏宝给我分过来了,当时天气已经到了12月份,冬天的样儿冷飕飕的,我看魏宝也换洗床单的时候就是在水房拿着脸盆手洗,他也舍不得花钱送到社区服务中心五块钱一桶那样机洗去。我当时在我们班是4号床上铺,我觉得上铺应该是
    7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火屑记》-5

    薛旬 2020-07-09 18:35
    校阅的前一天,我们发了制式警服、帽子、腰带、单拐肩章和白手套、警用皮鞋那些。大家都很开心,跑去服务区给家里打电话告诉家长,因为当时军训手机这些电子产品都需要上交,等军训完再还给各人,所以打电话只能去服务中心打公话去。我正在屋里收拾,就是把肩章拧到制服肩膀那里的小洞里头固定好,还有警徽也得往帽子上安。魏宝穿着警
    1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30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在翻咔APP上看到一个还不错的受,因为对方也说出柜了,就关注了对方,很快也得到了对方的回复,就开始聊起来。 一直以来都是网上电视上看到男女相亲,女方问男方年龄、学历、职业、收入、房产、车产等等,结果今天的受问我这些了。一时间我有点诧异,感觉我就像是在面试,而面试的不是工作岗位,是伴侣的位置。后面的聊天
  • 3
    分享

    出家

    这五年 2020-07-09 16:25
    不知道若干年后再回看今天,会不会后悔? 深受失眠的折磨,身心每况愈下,往往是突如其来的困顿并不肯多作停留,在各种声响中翻身烙烧饼。受热心赞友的启发,昨晚匆匆发了些个寻找短租的帖子,今天决计是从家里搬出去了。 选择的小区离家很近,这边都是大户型社区,不得已搭伙了位年轻的二房东女士。其实,这样先生可以放心。对方拷问了很多问
  • 拈火屑有所思篇

    绿叶成荫子满枝,情深偏寿好相思。 当年漫引纤纤蔓,此岁重缝软软衣。 星斗横驰曾晃夜,毛毡齐覆未知期。 迩来梦似盘长扣,绮境犹同年少时。   和大/202007091351在东亭 备注:图中放风筝的公子素材来自抖音@_郑扬扬扬抖音小视频截图,侵删致歉。 《拈火屑有所思篇》诗配图
    1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火屑记·端月篇

    端月雪飞,虹贯温榆,瞻观安济,胡尔不归。 端月风祁,寒夜薄披,驱驰中阻,下尔轻肥。 端月伯善,修竹茂梅,车乘笠戴,对尔长揖。 端月择居,锁钥有遗,苦寒咸免,是尔神人。   和大202007110327东亭 20200711『端月诗火屑记』配图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