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9
    分享

    单摆

    雪霁 16小时前
    日子有时候就像单摆,周期性的来来回回。一转眼,又到了基金申请的季节。今年放空,悠闲的看着身边的人卷。今天中午吃饭遇到楼下的学弟,他说他的优青本子刚刚写完,正在赶面上本子。我有点不走心的安慰说,稳住,还有20天。 之所以不走心,除了因为今年不申请,也是因为可能以后都不需要申请了。过年之前,被所长约谈,说要开始搞国际同行评估了,
  • 1
    隔代世恋(十一) 背上行李,拿上机票,飞往涛哥所在的城市,来一次说走就走的碰面。 寒假开始了,但父母都在外地,不想一个人回乡下,便订上 1 月 23 日的机票,打算去涛哥那里一起住几天。这是我第一次乘飞机,也是第一次一个人去一个陌生的城市,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经费紧张,去的时候是晚上,回的时候是清晨,地铁都还没有工
  • 1
    他的职业是教师,细分的话,是乡镇小学美术教师。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人,或者是这个故事,虽然,我看过许多相关文章论述等,但是,真正的有这么个人出现了,这么个事情出现了,就在我面前,我还是有些惊诧的。 他说,他从小时候至今,长着一副男儿身,但内心深处总觉得自己是女孩子。 他说,他内向、自卑,他感觉自己长得丑,他接触男生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