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1
    小卖部是我爸和我叔叔两个人合伙开的,白天我爸和我会在这里帮忙,晚饭过后就是叔叔和他朋友们在这里看店。 晚上我就在家做作业,没有去小卖部帮忙。 这天晚上,我写了一会作业,我爸让我带点晚上做的生腌螃蟹和凉菜送到小卖部去,说叔叔他和几个朋友在喝酒。 我没有晚上去小卖部,要骑一段很长的海滨公路。 夏夜晴朗,漫天都是星
    15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火屑记》-14

    薛旬 2020-07-14 23:13
    我原以为,魏宝走了之后,我的生活会一沉到底,没想到就有了沈撄宁。我原以为我和沈撄宁或许会走到一起,却不知道怎么搞的,始终友情以上,不敢靠近。阴差阳错的跟大小沈的小表弟王世延有了交集。多年以前,有人多次跟我安利《阿甘正传》,我到如今也不曾看,然后给我安利它的人就给我安利了它里头那句脍炙人口的金句: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
    4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7
       我的生日快到了,为了生日礼物对像真是操碎了心。现在家里摆满了从相识起他送我的东西,什么风暴瓶喽,瑞士军刀,小音响,全套漫画书,耳机,手串什么的。说实话有的东西压根没用过几次,有的东西到是爱不释手。比如那套大剑的漫画,现在每天闲下来还在翻。    前天他跑出去逛街,一会说给你买个银手镯吧。当时听了就
  • 分享

    《火屑记》-17

    薛旬 2020-07-19 03:29
    魏宝的情绪出现过一段时间奇怪的波动,一直延续到到那年年底。我感觉他在纠结他为何与薛小柏发展到这种不可收拾的结果的程度,更甚于他想要扳回一局把薛小柏从沈撄宁身边夺走的那种程度,他经常会问我些奇奇怪怪的问题,比如说:是不是因为我不够好啊?你看我多坏了。我是不是很坏?他会不会原谅我了?   有时候就是那
    8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火屑记》-3

    薛旬 2020-07-08 21:26
    从魏宝收拾了小干事之后,那干事对魏宝感恩戴德的,忽然态度就转变了。后来他我们军训结束了之后他也回去他们大队继续完成他剩下来 3 年的学业,也成了我们玩的很好的哥们儿,他也一直不知道其实当时那小山似的毛毯摞子是魏宝一脚给踢倒的。我们有时候坐在一起回忆往事、说起当初这段经历的时候,我和魏宝都会说假如来年轮到我们
    13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读书笔记

    檻內人 2020-06-30 23:04

    读书笔记

    近來倥傯難平,又因家事紛紛,故中心繁蕪,如墮空至之境,殆生疏離之感,仿佛入一夢,未知今生何世,非愚病懨多愁,實惆悵難為。噫!人生多有不如意,然目世傷懷而喟嘆者,實苦不能讀書矣,實相望不能相守矣,實故人已去而伶仃矣。
    4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分享

    《金屑记》-11

    薛旬 2020-07-03 12:29
    薛小柏第一次开工资次日,就买回来一个拖地的那种小油拖和很多菜来给我做饭。我看他挺开心的,我也高兴。我问他:你往后再买这么多东西就喊我一声儿,我下去跟你拿。他说:这个东西可好用了,我看我们单位保洁的大姐就是用这个,地面可干净了能照出人来,然后就很认真地把那个附带的一壶清洁剂还是什么的透明的油似的东西喷洒到那个蓝白相
  • 9
    分享

    出柜≠不孝

    Henson890 2020-07-03 14:39
    在中国人传统思想里,有这么一句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也就是说,不管什么原因,没人传宗接代,就是天大的不孝。 在现在这个社会,“无后”的矛头大部分指向在同性恋群体,也总会有那么一句话出现,你们都是男的/女的,怎么能在一起?怎么传宗接代?似乎这个“传宗接代”就是每一个人一生必须完成的任务。 面对“传宗接
  • 分享

    《金屑记》-12

    薛旬 2020-07-03 15:49
    这次,我没给沈擒宁打电话。因为我感觉,薛小柏要是真的做好了打算,那沈擒宁有什么办法呢。我生日那天,齐衡订的蛋糕也来了,沈擒宁也来电问我打算去哪跟薛小柏玩去。我说:他去金州了,估计是找王皓去了。估计不会回来了。   “他走的时候跟你打招呼了?” “没。跟他们单位告假了。” “那,就
    4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2
    分享

    做欲望的主人

    mmbear 2020-07-03 20:05
    欲望是个中性词,如果让谁做了蠢事,那应该被责怪的起码不应该是欲望本身。 蠢事分两种,一种是产生了愚蠢的想法,一种是无法主宰欲望。 第一种最常见,多是懦弱的人才会犯。好比说,看到户口,编制之类的事物时产生了对于金钱和美食一般的欲望。无论是自己处于被不公平对待,还是正在不公平对别人,都是令人气愤的。正常的人应该有打破
  • 分享

    《金屑记》-13

    薛旬 2020-07-04 00:12
    次日,我果然头很疼。倒不是头一宿希望的头疼第二天就如愿以偿了,实在是我不胜酒力。 他见我恹恹的,就跟我说:往后可别喝了,你又不能喝。那天他熬了粥,弄了点外头买的小咸菜。我问他病好些没?他说吃药了,估计差不多。   他说:等你好了,我给你买个鱼吃。你不是爱吃鱼吗,对吧。 我说:嗯,那我经常
    4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

    薛旬 2020-07-04 00:29
    滚滚金屑,迸也撄宁,灿哉兮其坚亦弥。 洒洒金屑,帖也薛柏,懋哉兮其履亦思。 微微金屑,寤也江鱼,绮哉兮其纷亦极。 和大202007040022在东亭
    3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4
    来到飞赞很多年了,很早之前离开,今年又回来了。 为什么重启了日志呢,显然不是为了博取关注,而是觉得有这样一个同志的平台实在不易。在我看来,这里是应该成为同志的豆瓣,虎扑的。可惜现在功能还是比较简单,用户少。 写下文字,就是对自己想法经历的记录,可能当时觉得没什么,只是对生活絮絮叨叨,过了几年再看,又会有一番感悟。我们生活在媒
  • 2

    同直婚是落后社会的共业

    在落后社会中,个人自由不受尊重,异于多数人的性倾向不被认可。落后社会的普通公众对同性恋的态度是这样的: 【@都市醉汉:上帝给了你一杆枪,你却当作搅屎棍。这句经典!】 这种专盯下半身的低俗视点自然不上台面,但是却代表了落后社会的大多数人的想法。 而上台面的官方观点,跟这种低俗观点完全一致,只是表述不同:【不为同性恋者寻
    12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4

    薛旬 2020-07-04 14:16
    六点来钟,窗外有了曙色的时候,我就起身了,我看那脸盆里干干净净的,大致知道他后来睡安稳了,我记得开始他小声哭啼的时候,是用老家方言在喊妈妈,其他的我也听不大真切。哎,不知道这个人心里有多少苦。想着这些,我出去把脸盆的清水倒掉了。洗漱以后拿出来昨晚王世延给带的咸鸭蛋和面,到厨房给他做汤面去了。   我差
    4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伊阙

    薛旬 2020-07-04 17:09
    伊阙更深,呦呦梦沉,听闻未名,但觅读经人。 二阙栖身,碌碌何能,往还接踵,一乘马如龙。 屐上青云,簌簌埃尘,迩来相顾,千寻止境中。     和若 202007041706 东亭
    3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3
    分享

    7.2

    请叫我bug 2020-07-02 23:52
             老太太为了赚几块钱,给别人刷单被骗了。         先问我要2万块周转,说第二天给我。结果第二天也没给我,按历史的做法,这个钱都默认是她的了,我也没放心上。第三天晚上老太太给我电话,各种强调我不要骂她,然后才跟我道出实情。大概事情顺序为:    
  • 2
    没想到又回到了这里。兜兜转转,好像又与过去的自己相遇了。 时间大概已经过了六七年有余,隐约还记得当初在这里遇到的一些朋友,喜欢过的人。过了这么些年他们过得好不好,是否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我都一无所知。 而反观我自己呢,感情的分分合合,从学生时代走进社会,改变自然也很多很多。特别是对自己的认识以及如何面对孤独,与当年的自
  • 16
    六年前,我还没和父母出柜,我妈问我有没有找到女朋友,趁她身体还好,早点生小孩,她可以帮忙带,我糊弄过去了。四年前,已经和父母出柜了,老妈接受不了,老爸也苦口婆心劝我,就算不要小孩,也找个女孩子结婚,以免日后别人说闲话,期间也隔三差五通电话劝我,直到老爸走了,我都没接受老爸的意见。九个月前,刷抖音看到一个视频,奶爸给婴儿洗头,婴儿开口
  • 分享

    放舟

    薛旬 2020-06-30 23:15
    郁郁其流,率尔放舟,绮罗披蘼,莞尔回头。 茂茂其野,率尔骑驹,华盖披缤,卓尔凝眸。 硕硕其原,率尔当途,穹庐披纭,俄尔同舒。 淡淡其夜,率尔瞻星,月华披灿,杳尔长留。   和大 202006302239 东亭
    4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看《隐秘的角落》看得睡不好觉,梦里都是过往的夏天,还有势单力薄又束手束脚的年少岁月。对朱朝阳自然有代入感,但又有疏离感——说什么理解,自己根本没有那份聪明才智,怎么敢一厢情愿地把苦情当作感同身受? 隐约想到,他的聪明才智,已经把他引入到了某种常人难及的孤寂境地。如果没有2005年的夏天,这种孤寂或许尚可承受——与
    16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6

    薛旬 2020-07-01 01:57
    薛小柏是冬天天气冷下来的阴历十月开始到A市服刑的,那以后没几天,小表弟也过去了。我知道沈擒宁很在意小表弟,虽然我闹不清楚是为啥。因为那次姨妈打来小表弟生病的电话,让我们过去看看,当时是打给他的,他那天抽不开身,还让司机专门送了一个信封过来,里头装的都是钱,沉甸甸的,感觉有几万块。他让我交给小表弟,买点好吃的。再后,因为我
    15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4
    小受接受肛交时有快感吗?大家说说自己的感觉。 我第一次刚被插入的时候痛得往前面爬。
  • 分享

    《金屑记》-7

    薛旬 2020-07-01 17:23
    大概两个月后,武阳跟我说, 6 月 10 号薛小柏就要出来了。关于薛小柏我好多次都在想, 10 号要不要去接他。武阳问我:你过去干嘛?跟魏宝干架吗?你就是把魏宝打趴下,那个小傻子的心已经是交给魏宝的了。   齐衡一早就要带我去见沈擒宁,我楞是别扭到了 5 月底,这段时间,我白天在家没事儿,就琢磨怎么做饭好吃,做好了饭等武阳
    3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恍似温吞绮见时,浮光落拓软如斯。 钟情差错失还散,偏爱凭空落更低。 青眼但愁人点绛,白驹长记夜涂漆。 劳劳逆旅销金屑,良夜同俦月满衣。 和大202007011808在东亭  
    5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8

    薛旬 2020-07-01 20:47
    “武阳,你有时间吗?” “有,下周一我歇班儿。怎么,多日子没见,想了?” “嗯。我给你介绍个对象,那下周一中午怎么样?” “中午不行,中午有事。” “那就下午吧。我告诉了他见面的地方。” 然后,给王世延打电话,让他到时候也来。武阳说他周一中午有事,准确说是有约。他赴了沈擒宁给
    4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9

    薛旬 2020-07-02 02:36
    我从广州回来后,一时间发生了好多的事情,都是跟我连筋带骨的我在意的人。原本觉得武阳和王世延可以一直好好的,原本以为我和薛小柏已然了然无望,原本以为我的人生就要那么形单影只,结果好像是命数和运数、因缘和果报瞬时间商量好了似的,在同一时间同时发生作用、互为动力、彼此挤迫着迸发了让所有人措手不及的事。沈擒宁的身体、
    6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食番茄

    薛旬 2020-07-02 16:21
    愧对娘亲问,蛰居亦简餐。 越洋传东土,溯本起西番。 嫁取玲珑夏,羞成翠玉玕 。 白糖频相与,不似幼时甜。   和大 202007021602 在东亭
    4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0

    薛旬 2020-07-02 19:56
    在第四天的时候,我感觉他确实好多了,那个弹性胸带也挺管用的,那种先前呼吸时候连带着的颤颤巍巍的微小咳嗽的声儿也几乎没有了。我跟他说大夫说了,你营养不良,怎么不好好吃饭?他不说话,然后我发现在输液完之后,他要去卫生间的时候,走路还是有些不大对,我就找大夫问是怎么回事了,然后又给他拍片子,第二天发现他右腿膝盖不知道咋的有积液
    12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5

    薛旬 2020-07-04 19:30
    从那以后,他真的学乖了,也没去那个地方,但是他在一如既往的逆来顺受中跟我貌似也凉了下来了,那么不冷不淡的。过年的时候,我原本要带他回家一块儿,他不乐意,我就没强迫他。年三十儿,大沈带着小表弟、我和我爸一起吃了年夜饭。我就赶回来我住处找他。他一个人在那儿下饺子吃。我进去厨房问他:呦,煮饺子呐,有没有连我的一块儿煮呀。他系
    5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9
    分享

    征友

    谁是伊 2020-07-04 20:32
    【关于我】 92年,身高176cm,60,坐标广州。 10我觉得都可以吧。 普通本科毕业。广州工作,经济独立不自由。 【性格】 随和包容,尊重他人,同理心强, 对人对物抱有善意,求同存异,不斤斤计较。 【爱好】 独处的时间比较多,闲暇时爱看各类书籍,阅读让我看到了另一个世界,也看到了自己的渺小。 买了水彩自学,学画画真的需要耐心,没
  • 10
    分享

    30岁的迷茫

    Loong_u 2020-07-05 01:58
    一直在找一个可以说说心里话的树洞, 一个可以赤裸裸,可以不带面具,不穿衣服, 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 这样, 才能卸下内心深处最脆弱的那层防备, 才能肆无忌惮的诉说着我的一切。 选择这里, 或许是一种巧合、是一种缘分。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最初“ZANK”的那个飞赞, 虽然不知
  • 9
            我认识一个男人,准确来说,他是我的前同事,1989年生人,至今未婚。不过一起共事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中途因为离职后大家分道扬镳,有好几年没有跟他见面,虽然大家都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囧)。我的某个相册里边有他一张裆部照哈哈,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找一下,突然感觉自己好BT呢。        
  • 分享

    结夏双金屑诗

    薛旬 2020-07-07 13:22

    结夏双金屑诗

    见他金灿灿,不系自由身。 见他光耀耀,皆在黯黑中。 昔似星河渺,今作逆流奔。 一生一世也,一个未亡人。   和大202007071246东亭 结夏双生金屑诗配图
    4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20

    薛旬 2020-07-07 14:52
    那以后,直至年底,我一直没见着薛小柏。他到医院后,王布达就直接接手了,天天在那儿,沈擒宁也以薛小柏需要静养和恢复为由,担心再刺激他不利于病情好转,所以不建议我去看他。而且他说:有小表弟照看他你就放心吧,把你的精力全用在下月的面试上头,好好准备那个吧,这边你放心交给小表弟好了。   那个年,就这样过的索然无
    5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2
    从此,我的日子就以周为单位似的那么过了。日子一周一周地到了那年 6 月, 我作为“京津冀晋”纪检监察系统联动的那种结对子活动的新入职选调人员被派遣到薛小柏老家省会的纪检监察机关进行为期 3 个月的基层锻炼。 7 月 12 日去清源县检查党风廉政工作之后。我找了个理由没和大家一块儿回去,而是独自去了薛小柏他们村儿,没
  • 分享

    武汉的雨

    陈远声 2020-07-07 22:10

    武汉的雨

    今天是2020年7月7日。 武汉的雨已经下了一个星期了,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 昨晚看《星河战队》,看完动画版,又去看电影版,然后又刷微博,最后直到四点钟,才不情不愿的去睡觉。 感觉自己在猝死的边缘疯狂的试探。 今天早上十点钟才起床,然后到公司时十一点,不得不请了两个小时的假。路上公司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在大雨里,我
    7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2
    分享

    7.7

    请叫我bug 2020-07-07 22:52
           今天又双叒叕去了珠海一趟,月底或下个月就得离开深圳搬过去工作了。         在年初规划的时候,公司已经找我谈了去珠海开荒的事情,过去至少两三年,免费人才居住房,blablabla,一堆花里胡哨的福利。起初我是非常排斥,好不容易生活不上正轨能安定下来看到未来前
  • 21

    初夏,我们

    哈,听雪老师说,有人好奇他对象是谁?还有人猜到我了,那我跳出来也晒下好了 。 对雪老师的第一印象还得从他去年的日志里说起,35岁的男人看奇葩说竟然看哭了。我对爱哭的男人特别容易有保护欲。 5月中雪老师发了个分手贴,隐忍又克制的文字下,我不知道这个爱哭的男人是不是跟这个理性的文字一样,还是早已泪流不止。保护欲*2。 不
  • 2
    分享

    《火屑记》-1

    薛旬 2020-07-08 01:34

    《火屑记》-1

    我遇到他的时候,他还不是一团火。像一块在深山中埋藏了好多年的金属,冷冷的,硬硬的。外头有泥巴砂砾,有他自己的倔强不屈。他的心很硬,对自己也够狠,对别人也是。而且,我头次遇到他的时候,也没多看他一眼,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乡下来的穷小子。 1- 那是我高三毕业那年的 8 月下旬,熬过了磨人的高考,我如愿以偿的到了昌平这
  •    两盆绿萝放在同一个地方,浇同样的水,施同样的肥,一盆枝繁叶茂生机勃勃。另一盆像是头发越来越少的男人,我不禁对其翻了个白眼,泥玛怎么越来越像脱脱了。     昨天在抖音上看到米国最近的感染人数,看到老米们个个丝毫不怂的在沙滩上享受自由,但发视频发给脱脱求真相。结果脱脱说:没什么好怕的。我说当初武汉死
    7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感情禁不起分析,如果你在分析他还爱不爱你,很大概率是不爱了。当然,不爱可能是主动不爱,也可能是被动不爱。但结果是一致的,两人不合适了。如果做一个聪明的及时止损者,淡然退出,彼此或许还有好印象。但,通常是一方因疑问而焦虑,因焦虑而验证,验证不得,越发怀疑,对方只是越来越躲避,越来越冷淡。如此,只能说明
    4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告别

    淮南小山 2020-07-07 07:34
    曾有几刻恍惚, 眼前的人好像旧日的温暖, 就像哪里见过一般。 这温柔,甜蜜却也危险。 因我回不到过去,不能总作童年的玩伴。 明天的太阳迟早要升起, 负轭人的双脚已经趲行。 生命中不只有恣意的放纵, 更多的是干涸的泥土,与呼啸的风。 我在泥土中踟蹰,在风中流泪, 你在影子里悲伤,总是愧悔。 我想卸下你项上的轭, 你却牢牢抓
    4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9

    薛旬 2020-07-06 23:26
    那年 10 月 10 日,武阳说他和魏宝的拳馆到工商部门注册成功了。他说是我哥帮着弄的,而且地址也选好了,就在五棵松那儿,叫 “ 魏武堂搏击俱乐部 ” 。“这名儿谁起的呀?”我问他。他说:我们俩呀,然后他就说是出自“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而且正好有他俩的姓。然后就忙着弄税务、办学需许可证那些手续了,等门店装和场
    14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8

    薛旬 2020-07-06 12:02
    打车回去的路上,薛小柏靠在我肩头,因为夏天的衣服都比较轻薄,我能感觉到我肩头湿了一片,我握着薛小柏的手试图宽慰他。不由得想起刚才的情形,想起魏宝的面容,他眼睛狭长,嘴唇轻薄,眼神坚毅有力,身形和武阳仿佛,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和武阳一般的热烈坚韧,我知道武阳母亲去的早,却不知道魏宝从小父母双亡,在自小孤儿那般生涯中,不知道他建立起
    4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深入的恋爱,像一束光,照亮彼此。 我们眼目所见,大不同于初见。 有明有暗,有先有后。 有光洁可爱,轻如鸿毛。 有黑灰破败,坚如磐石。 美好的外貌固然可喜, 忧愁与仓惶亦令人忧心。 从手至心,有三十三寸。 前进一寸,逃离三尺。 前进三寸,逃离一箭。 心是火热的宫殿, 也需舒展的气息出入。 如果开门迎一线阳光入内, 彼此间的坚
    5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市集

    薛旬 2020-07-05 14:36

    市集

    布尔市集,攘攘熙熙,魏武良人多维绮见时。 步尔市集,直直曲曲,薛沈良辰相逢狭路时。 相视以目,俩俩衡结,中尝五味混若蹚蛛丝。 相触以蹴,彼彼关联,绳拧二道摊破绾青丝。   和大 202007051333 在东亭 20200705《金屑记》夜行篇什《市集》诗配图
    4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42
    分享

    来个交友帖

    骆北 2020-07-05 14:47
    腆着脸发个帖子,毕竟来这里最终目的还是为了交友,而非冠冕堂皇地宣称的思想和学术交流。 网络上人太会隐藏自己,我只能感觉到重重帷幕后有一些身影,却无法看清。 我生性愚钝,无力在语焉不详的资料和呓语般的零星动态中,找寻到会属于我的吉光片羽。 Emm...... 没有在说人话。 好吧是这样,前几天我看到一个人的交友
  • 分享

    《金屑记》-16

    薛旬 2020-07-05 16:07
    薛小柏要南行的事儿,我没跟任何人说,就是觉得,他如果愿意跟谁告别,就去告别吧。比如王世延。他如果愿意去哪怀缅就去怀缅吧,比如马连道家乐福、一商大厦和三路居。他现在真的自由了,往后再也不会有人给他甩脸子、让他难堪、逼迫着他做不愿意的事情了。我那些天也尽量不跟他黏和在一起,让他去独自做他行前愿意做的事情。我只是去找
    5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乌衣伏白凤诗

    薛旬 2020-07-05 21:51
    依旧饶年燕子双,夕夕同伴晚风凉。 聒平暗夜赎千户,绞碎明辉抚万方。 叆叇溪桥添白发,氤氲石畔悔青肠。 流霞溢彩凡三绕,也似惊虹欺凤凰。   和大 202007052110 在东亭
    37 次阅读|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