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上半场)
分享到:
15已有 402 次阅读  2021-01-19 23:56


分享 举报

       2011年春节前,我打定主意不听家里安排留在长沙三一中联blabla,跟高中已辍学、在深圳打工的同学联系了下。春节后,我拿着……刚领到的大概四五千块压岁钱,跑路南下了(还是坐的硬座),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坐长途硬座。

       跟同学挤在他们的城中村宿舍,一间房两个上下铺,我跟他睡一块(没偷摸)。白天,他去做事,我就去网吧打游戏、追火影、以及出门瞎逛,看看这走哪都新鲜的大城市。趁着年后人少,也去了一趟欢乐谷,认识了俩翘课的高中生。

       当时想着,一定要办张年卡,没事就跑来坐过山车。(傻逼

       大概一个月吧,钱花完了,而工作没着落,切身体会了什么叫做毕业即失业。大专毕业、机械专业,又不想去机械厂,那只能墨迹了。

       卖手机、发传单、打骚扰电话、最后还把自己坑进去了,坑了我妈7万块钱(我妈也护着我的面子从不提,我这几年给了我妈小十万)。那真是个无比伤感的秋天,我记得五和那个空荡荡的一室一厅租房,除了卧室有床,其他地儿都空荡荡的,一个行李箱,(还好会CAD有地儿收留),于是就去了工地打杂。

       我也记得11年冬天生日那天,贼冷,我从工地跑出去小商店,买了一包芙蓉王(黄的)和一堆零食的时候,我妈给我打了个电话。

       按八字来看,新大运也是从2012开始。2012,我的运气就跟烧水一样,慢慢热起来了。那一年,工资2600,还没社保,办了青年信用卡,3000额度,每月最低还款。

       13年,凭借会CAD以及在工地学到的零杂碎知识,海投简历好说歹说转了设计。其中还去了家小公司,被坑过没发工资,于是我去劳动仲裁、再然后去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再再然后过了一年,法院终于把工资给我划拨过来了。。。。

       一共4500快。拿到手的时候,比那时候一个月工资还高,十分开心的拿着钱去还了信用卡。(信用卡的各种分期,在15年下半年还清后,资产开始转正,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分期以及最低还款了。

       15年11月8日,被人推荐,去了另一家规模还不错的公司做了技术负责人。18年1月12日,被正在做项目的甲方釜底抽薪,入职甲方单位,做工程经理。吹就不吹了,没几把刷子,还轮不到我这样坐火箭一样被挖。

       中间还把本科毕业证给干到手了

       事已至此,应该够吹牛逼了,尤其是18年初当了甲方爸爸,公积金一个月到手小三千,屁股都要翘上天了。

       然而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对,应该是上天有不测风云,也不对,要说上了一个层次才能看到自己的不足。做技术的时候想法比较单蠢,老想着多画几张图纸,挤出时间去魔兽打副本,或者跟男人面基。做了管理后,天天跟人打交道,近一点的说,同龄人有家或有娃或有车或有房,或者以上全有,还有钱。我有啥?我啥也没有。

       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了三年,也不知道是赢还是输,反正公司已从600+人员裁剩到160+,我现在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让公司给我N+1,让我滚。

       上司跟我玩了几个月阴的,我以退为进跟他玩阳的,今天壳裂了,居然找我谈心。BB了一堆有的没的,我说我不知道来这里三年是赚还是亏,如果不来,我一建说不定到手以及增项了。但来了,我学到了在技术上学不到的东西,比如职场苟活,你说我是亏了呢,还是赚了呢。

       上司:这个还是要看你自己是怎么想的blablabla(满嘴胡吣



       困了,改天写,下次一定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