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常在
分享到:
4已有 203 次阅读  2020-06-07 22:04


分享 举报

一年中,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季节。新叶碧绿的,在阳光下通透如玉,风吹过,树叶间摇曳着闪亮的光芒。鲜花盛开,开过了水仙和郁金香,就看见樱花洋甘菊绣球花,现在是鸢尾蔷薇丁香槐花和七叶树,一茬接着一茬地满目斑斓。偶尔也会在屋前垃圾桶旁邂逅一小丛荷包牡丹,在森林里发现从未见过的酢浆草,公交经过一片草地时黄白两色融合的碎花间觅食的灰兔,学校门口大团紫丁香旁一树殷红的山楂花。这样茂盛而蓬勃的季节里,我总有一种生长不辍的感觉,而这种感觉让人心生欢喜。这种欢喜是静静的,不动声色的,就像这些花草树木一样,没有感慨,没有遗憾,就是想变成一株树一朵花在这个季节里一同抽芽生长绽放。

其实生活也是这样,到了时节就有时节的风景。风景常在,而是否会被称之为风景,是否能欣赏到你期待的风景,却在个人。花开有时,花落亦有时,没看见哪一段从来都不算是错过,看见了哪一段也未曾有过真正收获,因为来日方长,因为每个人都在时间长河里漂浮。就像我未曾想过自己人生的笔触会行至这般境况,沾沾自喜哀声叹气都没有,自我安慰规劝倒是挺多的。安慰自己游而有方,规劝自己迟而可待,一点一滴间,三五年就转瞬而逝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后悔的事情很少,中考没选那个更好的高中,考研没有选择北京,延期毕业,这些在当时当下都能接受,一波接一波地推我至此,才会感觉人生漫长也不过几个不经意的转弯。如若有什么值得后悔的,那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会对自己的选择导致不能奉养双亲而感到后悔。其实于我而言,后不后悔,值不值得,有没有意义,是三种不同的判断标准。不生枝蔓的人生是不存在的,那么就会有很多让人过后觉得后悔的事情,过往不释怀,放不过自己,徒惹诸多事端。“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过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这话听来似乎说教,倒也在长辈们和自己遭遇到的人事中渐有感悟。值得和意义总是很玄乎的字眼,时而虚无,时而切实,虚实之间才是你真正经历的,“犹抱琵琶半遮面”也好,“百年随手过,万事转头空”也好,也抵不过东坡一句“未转头时皆梦”,无所谓虚实。虽然这样说来总有一种消极悲观的感觉,但是悲喜之间从无界限,一如真与假,不然那些电影里的反转也就没了依据。

当定下心来思考那些宏大的命题时,人总是会有宿命式的苍凉,那种情境无关态度,而是一种内心反省时的体验。这些体验难以言说,或者都不曾言说,只是自己知晓这些心路历程。就像变老一样,别人如何说,也不能撼动自己从生活的细枝末节处所感受到的衰老迹象。可能是牙齿畏寒,是起夜频繁,或者是伤口愈合时间过长。另外,变老的一个显著表象就是老友相聚聊着聊着都会开始回忆当年,好像当年过得很好一样,又好像在谈论已经与自己无关的东西一样。回忆从来就具有欺骗性,而这种欺骗还是我们自身赋予的,像是无意间给自己搭的避世疗伤圣地。但谁也无法否定回忆中那些独具个性的事件和感受,这时候从来没有感同身受,同时也正是这些塑造着每个人。老也从来不只是身体官能上的,但也讨厌那些修饰有了年纪的明星的词汇。从内心感受上,更喜欢习惯了的东西,换言之,即是稳定,或者向往稳定。我并没有要对稳定做什么深入的讨论,因为很多原因能让一个人打算稳定,同时也有很多原因能让人继续所谓的不稳定。只是无论什么原因,都在不同程度上催生出很多不必要的危机感,而正是这些危机感让人惧怕变老。我不觉得良好的经济条件能消除这些恐惧,反而在某种程度上倒是觉得应该与这些恐惧共生,它提醒着我,同时又恫吓着我。就像我始终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一样,我也相信我凝视着深渊与自己周旋已久。所以,我并未觉得这些是可怕的,或者反省中的自己是不堪的,只是觉得有时可以更为从容一些。

清晨或日暮,熙攘或萧索,把自己照顾好,我觉得是人应有的本分和能力。那些无端的无聊,突如其来的情绪,和暗夜里恣意蔓延的欲望,都需要自己竭尽全力地去平抚。虽然如今科技给予人们诸多窗口去表演,去宣泄,去释放,但是科技在另一方面也只是提供我们窥探别人隐秘的猫眼,或者看似众多选择的无法选择。每个人在不同的窗口里摇曳生姿,层层深入,满足了自己无处释放的表演欲,通过窥视别人从而肯定自己的好奇心,以及不可告人的心理和癖好。其实这些都无所裨益,只是一种无聊又无奈的游戏。不过倒是让我明白,非我所想亦有人想,非我所愿亦是人愿。世界的热闹从来没有因为谁的离开和加入而有所削减,人总是模仿着别人,又被别人借鉴着。多少传说都掩于尘世烟火,你的隐晦与皎洁,其实无需多言,旁人也无欲知晓,而时间都在人与人的起伏间过去了。无论这些时间会为后来的哪些故事埋下伏笔,终究是会过去的,没有了的。希望再回忆起来,安慰感恩喟叹等千般情绪翻涌时,没有太多的好与不好,只是照旧与寻常,毕竟当时都已尽所能。

是处着红抹绿,苒苒物华浓,惟有星河月,静默枯荣。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7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飞跃赞比西 2020-06-13 19:28
    这一年过的可好?
  • 麦田里的戈多 2020-06-14 00:25
    飞跃赞比西: 这一年过的可好?
    好久不见呀,一切都好,希望你也是。
  • 飞跃赞比西 2020-06-14 19:45
    麦田里的戈多: 好久不见呀,一切都好,希望你也是。
  • 君生 2020-06-17 20:55
    牙齿畏寒,起夜频繁。。。
  • 麦田里的戈多 2020-06-17 22:04
    君生: 牙齿畏寒,起夜频繁。。。
    这就是我们呀
  • 孤独枫叶 2020-06-22 22:23
    张爱玲说对于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又读到你的文字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时间过的真的好快啊!
  • 麦田里的戈多 2020-06-24 17:14
    孤独枫叶: 张爱玲说对于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又读到你的文字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时间过的真的好快啊!
    这就是生活呀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