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 学 阉 割
分享到:
6已有 288 次阅读  2019-09-05 15:18


分享 举报

化学阉割

自在的在露天泳池游了一千米。盛夏,下午六点左右,空气正好,游泳后神清气爽。

信步走到董教练的办公室,办公室就在游泳馆内,门口正对着泳池,因为熟识,每次游泳前游泳中游泳后都会过来聊一会儿。

“项涛得病了”,他忽然来了一句,我正随意伸展着肢体,突然就觉得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了。说什么病,他说坏病。随口说癌症?他说并问那么多,反正是不好的病。

心里就不安了。好奇心驱使就问怎么了?

董教练说前几个月体检时发现的,医院通知单位领导了,领导专门过来交待说别让他下水呢。我说他现在状态怎么样,他说还好啊,前几天同事结婚赴宴还见过他,也不知道他媳妇知道不知道,看不出来。反正以后都得注意,少和他接触吧。

一下子就明白了,项涛感染艾兹了。

心里不舒服,感叹世事无常。

我第一次见项涛的时候还是二十多年前,当时我还是个一二十岁的年轻人。我走进泳池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高台上的项涛。坐在瞭望椅上也能看出他个头很高,有一米九左右。身材黝黑健壮,宽肩细腰。平头,长相朴实。他比我大了七八岁,现在想想,他当时也是个年轻人啊。

一直到很多年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性倾向。我才会无意中把他当成意淫的对象。

尽管每年夏季都去游泳,和泳池里的教练都熟悉了,还是和他聊得多一点。但从来没想着会有一天,在想像中发生的事情会真实的出现。

当时互联网远没现在发达,同志还只是在QQ上盲目的寻觅朋友阶段。

无意中在QQ上找到了一个人,见面了,并不喜欢,是我见的第一个,我压抑了二十六年的欲望一下子爆发了,和他发生了关系,是我的第一次。

这时候我才明白,世界上真有同样的人存在,只是我在小地方,想遇到很难。

就在QQ上寻找、等待。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下去,工作,生活。

大概就是2005年左右,有一天晚上项涛给我打电话了,很奇怪的说和我见一下。我见了他,他喝多了,说给我看视频。我记得很清楚,在他办公室,他给我放男女一起的视频,还说还有男男的看吗?我就明白原来他也是了。我没说什么,他却说了一句我到现在还记得的话,他说:“别装了”。我一下子就抱住了他,和他吻在了一起。

那晚在办公室里,我上了他。

我们持续了有一年左右吧,那也是我最兴奋的性体验,因为他满足我各方面的性欲望,大高个,壮身体,还很爷们,尤其是关键时刻他趴在床上把双腿往后一抬,让在他背上的我深入了许多,高潮一下子强烈的许多。

后来难免分手,因为他不想只做0

就变成了普通朋友,有时候也在电话和微信里聊聊,有时候很久都没有任何联系。

我还是去游泳,看着他的孩子从一个小孩子变成一个大学生,他的孩子也经常在里面游泳。

很多年过去了,我们中间又约过二三次吧,已经找不到曾经的感觉,只是在最需要的时候给予相互的慰藉。

今年4月,我无意中在某软件中遇到一个小孩。年轻的小孩一直是我的敏感点。那孩子二十岁,在某售楼部工作。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他是个挺闷的人。我没有目的的一直聊,结果就见面了,青春的光泽还在脸上闪烁,修长的身材,英俊的脸庞,我看了就醉了。

现在的年龄,已经习惯了孤独和寂寞。就没抱希望别人会喜欢自己,就开车带他聊了会儿。我记得下雨了,我摸了摸他的后腰,因为穿得衬衫和西服,他身上微微出了一点汗,粘粘的,他不想让摸。我说不让亲摸摸还不行啊,又不摸你别的地方。

中间有一次我还特意给他送的晚餐,售楼部一直加班,晚上九点多了,还没吃饭。

过了几天再次见面,我已经习惯不去强求,所以他说他不喜欢我,我也不在意。可车已经开到没人的地方了,而且前排车座都放平了在躺着,我不由自主的趴过去,把他压在身下,亲了起来,没想到他抵触了几下就张开了口,软软的舌头,我摸着他的头发,亲着他,忘了时间和空间。

很开心,那段时间也很幸福。

和他聊着,他总说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别说骚话。

和他见面,他都能让我满足,无论是手,还是口,还是别的。

我和他说过一句话,我曾经有过很兴奋的性体验,在你身上我又找回来了。

我好想和他一起生活,我没说,用脚趾头想想也不可能,但我还是想像了几次。

一直到六月,他离开了,到了新的城市谋生,我还去见了他,回来就得了阴虱。

心情糟透了,简直怀疑人生,不住的否定自己,工作没心情,生活没乐趣。

而且因此他和他彻底的分手了,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让我恶心”。

永远无法解释,虽然拉黑了我,我还是一直的给他打电话、发短信、加微信、验证QQ

他始终没有回复。

虽然用了半个月的时候,治好了阴虱,可是这个寄生虫很让人恶心,很长时间总觉得下面是痒痒的,心情一直没有好转。

一直到八月,锻炼了几次身体,心情有所好转,后来去游泳,心情更好点。

突然就听到项涛得病的消息,当时倒好,晚上就睡不着了,连着两个晚上失眠,很快就感冒了。

我三月份的时候,项涛约过我,我们见过面,他用手给我打飞机,亲没亲吻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我害怕了。

待续吧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0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sentiment 2019-09-05 19:05
    26破处哈,我还没有哈,哈哈哈
  • winterxwt 2019-09-05 19:42
    sentiment: 26破处哈,我还没有哈,哈哈哈
    每天洗一洗还是处
  • sentiment 2019-09-05 19:50
    winterxwt: 每天洗一洗还是处
    男神多少岁啊
  • winterxwt 2019-09-05 20:52
    sentiment: 男神多少岁啊
    不要叫男神,不敢当,资料上有年龄
  • icefire1980 2019-09-05 20:53
    sentiment: 26破处哈,我还没有哈,哈哈哈
    估计你也快了
  • sentiment 2019-09-05 21:30
    icefire1980: 估计你也快了
    谢谢叔叔的祝福,光环加持中。
  • sentiment 2019-09-05 21:31
    winterxwt: 不要叫男神,不敢当,资料上有年龄
    我说的是第一次的年纪啦
  • jjwsyzl 2019-09-08 08:12
    没这么容易感染的。
  • icefire1980 2019-09-08 09:42
    jjwsyzl: 没这么容易感染的。
    我想表达的不是容易不容易感染,而是就在我们身边就是我们的熟人已经感染。所以更要有高度的警惕。
  • 苟文 2019-09-08 10:24
    有故事的大叔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