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兵荒马乱的高一教学生活
分享到:
3已有 127 次阅读  2020-01-06 11:27


分享 举报

 改派到W镇中学的支教工作,要到九月份开学才需要上任。环保局里又没有其他工作安排,于是晨辉报了休假。在这休假的半年与每年寒暑假里,晨辉“纵情声色”,折腾了不少了事。经晨辉本人同意,我未来将会把这些事一并写在散记中,呈现给读者。

 晨辉所要支教中学在W镇。W镇离晨辉生活的B市,单程车程三个半小时左右。所以晨辉平时也就不怎么回B市了。晨辉休假等待上班期间,就大量阅读教育理论书籍,学着怎么备课,上课。毕竟要对学校、学生负责。晨辉自己没事就模拟上课,自己讲给自己听。录下视频,与网上的课程比较,找出自己的不足。因为晨辉在环保局工作,大学学习的是环境科学,学校纠结于给晨辉安排化学课还是生物课。最后决定让晨辉去带化学课,理由是学校有位化学老师请产假啦。

兵荒马乱的高一

  91日,晨辉去学校报到。以为先去报个到,熟悉熟悉环境。想当然的认为学校会安排个老教师,先带带自己。教教自己怎么上课,熟悉下教学工作。谁知学校特别缺老师,这些程序根本就没有。第一天就安排了四节课。四个班,一个班一节。晨辉措手不及,哪上过课,也没有准备,硬着头皮上了四节课。聊了聊暑期生活,聊了聊人生呀!理想呀!晚上还有个晚自习。因为W镇中学是寄宿制学校,学生通常周五放假后才回家,所以从周日晚上到周四晚上,每天都要上晚自习。晨辉苦闷地想:晚上住处还没有着落呐,就让我上晚自习。晚自习上到十点结束。结束后,晨辉问了学生到镇上怎么走。一个人摸到镇上,找了家宾馆,歇了一晚。说是歇了一晚,实际只睡了半晚。明天还要上课,晨辉备课到凌晨两点多。第二天到学校拿到了正式课表,高一总共10个班,晨辉共带9个班的化学。前面已经讲过,有位老师请产假啦,所以课比较多。第一次正式上课,第一节课结束后,晨辉都冒汗啦。

  上完当天的课,接着正好周末。晨辉马不停蹄地赶回B市取铺盖。周一回到学校,到总务处问了住处。晨辉被告知,在学生宿舍楼后面有一排平房,最里面一间空着,可以去住。晨辉到了看到一排平房,找到最里面一间房子,推门进去,霉味扑鼻而来,可能因为一个暑假都没人住了,蜘蛛网丛生。晨辉问邻居借了扫把,打扫了一下。房间里摆设很简单:一床、一桌、一椅。晨辉将就住下。开始了新学期的课程。

  晨辉发现除了课程重,还有大量的晚自习不在课程表之列。学校寄宿制,两周共十个晚自习,晨辉九个班,一个班一个,两周共九个。如此繁重的工作可把我们的晨辉累坏啦。祸不单行,事情还没结束。周二,就有位主任把晨辉叫到政教处办公室,说:“李老师你带一个班主任吧。”晨辉第一次被叫做李老师,激动了老半天。感觉这种神圣的称呼与自己关联到一起,特别激动。晨辉还不知道班主任未何物,自己读书时的几位班主任的身影从眼前飘过。心想:现在书还没搞清楚怎么教呐,就让我来班主任。于是本能地拒绝了。那个主任(后来知道是政教处施主任)不断地游说晨辉当班主任:没有当过班主任的老师,不是个完整的老师。当了班主任可以学习怎么与学生交流,也会更有教育的成就感。晨辉半信半疑。然后施主任又讲:你看今年刚进来的那个什么什么老师也都当班主任了。晨辉刚过来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什么老师指的是谁。晨辉感觉施主任最后说的才是实情:李老师,你不当班主任,就没人愿意当班主任了。施主任见晨辉依然没有答应的意思,于是把初始说的话又从头到尾重复了一遍,大有晨辉不答应,就放晨辉回去的意思。晨辉就这样在施主任半游说半威逼中,稀里糊涂地走上了班主任的道路。

  晨辉除了学习如何上课,还要学习如何当班主任。晨辉请教那些老教师,班主任如何带。老教师建议说:先想办法尽快把班委建立起来,让他们帮你处理事情。所有事情都归你一个人处理,太累啦。于是晨辉先根据学生以前的经历,指定了几位班委。准备经过同学之间的互相了解后,再举行公开选举。

  接手班主任后,最让晨辉头疼的就是如何处理班级内的违纪事件。晨辉发现自己看的那些教育理论全都用不上号。班级内的乱象丛生。早自习有迟到的,还有不来的。晚自习时有讲话聊天的,有睡觉的,还有用手机听音乐的。因为是夏天,到教室来,有穿拖鞋的,有穿的大裤衩,还有穿背心的。晨辉面对他们感觉焦头烂额。班会课上一次次强调:不准备到教室来穿拖鞋、背心,不准上课迟到,不准上课玩手机,不准上课睡觉……然而并没有多大用处。法律上规定不能这样处罚学生,不能那样处罚学生,晨辉真想不明白,要不经处罚都自觉守规矩,还要警察干嘛。如果像公司一样实行打卡制,迟到就扣钱,估计很快就刹住啦。

  晨辉发现很多孩子习惯特别差。教室内乱扔垃圾,随地吐痰等现象特别严重。很多孩子家庭教育缺失太多。有些是留守孩子,父母在外地打工,与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有些家庭虽然与父母生活在一起,但父母工作忙,疏于管理;也有的是父母忙于打麻将。有次晨辉给一位学生家长打电话,反应孩子情况时,听到对方说:碰!然后还听到搓麻将的声音。晨辉发现不仅要教育孩子,还要教育家长。

  一天,班里有位叫王飞的学生,没来上课。于是晨辉给家长打电话,问家长怎么回事。家长说:“王飞要让我给他买新手机,我不给他买,他就不愿意上学啦。班主任你说怎么办。”晨辉说:“那你就给他呆在家里吧!”竟然拿不上学来要挟家长。最让晨辉无语的是:家长最后拗不过,竟然买啦。晨辉发现很多孩子有问题,本身就是家长的家庭教育有问题。

  有个学生叫周虎,经常旷课。初始一周旷了8节课,晨辉打电话给家长,让家长过来一趟。家长推说忙,没有来。后来一周旷课达到20节课,又给家长打电话,要求务必过来。家长才过来,并且抱怨晨辉为什么不早点打。晨辉真懊悔当时为什么没想起来保留通话记录。晨辉建议家长带回家,商讨一下是否还愿意继续读下去。第二天家长把孩子就送过来了,说:愿意好好读书,不再旷课啦。来后,是不再旷课了。但每天不是睡觉,就是玩手机。桌子上连本书都没有。晨辉实在束手无策!

  还有更离谱的。班级有位同学叫胡武,一次在食堂吃饭看到另外一个班的有点女性化特质男生赵慧,叫人家:赵娘娘。说:“赵娘娘来,我教你怎么走路?”于是模拟清装剧中的娘娘走路。赵慧在食堂众目睽睽之下,感觉受了侮辱。于是争执起来。先是一来二去的对骂。对骂中胡武处于下风,后来急眼了,先动手打了赵慧。赵慧被欺负,自然就要反抗,于是进行反击,结果胡武打架也处于下风。后来被其他同学们拉开啦。胡武欺负别人不成,还吃了亏,如何善罢甘休。在周五下午学校统一放假时,胡武纠结了几位同学,在赵慧从学校到公交站的路上,堵住赵慧,将赵慧暴打了一顿,把赵慧的鼻子打塌了。后来赵慧住进了医院。晨辉把胡武的家长叫来。只见胡父脖子上挂着个大金链子,手上戴着扳指,醉醺醺的过来啦。晨辉充满了厌恶感,说:“根据学校决定,先停课三天,等候学校处理。”胡父以为是要开除孩子,就在办公室就大吵,叫嚣着:“不就打个架嘛!你凭什么‘开除’我孩子。人家都在学校读书,我带回家,村里人怎么讲我们父子。”

  晨辉气得脸煞白:“你带回去!别在办公室大吵大闹。”

  胡父讲:“你什么狗屁班主任。你凭什么开除我孩子。我找校长去。”

  晨辉心中一万句操你妈。最后学校给了留校察看处分。但就在张贴处分通知当天,胡武就把张贴的处分通知撕啦。晨辉气得:“古代在门上挂个‘封条’,都没人敢开。你竟然公开撕毁处分通知。”胡武回嘴:“我不想读了,你随便吧!”后来,胡武翻过学校大门,跑啦!晨辉赶紧给胡父打电话。胡父又跑到学校讨要孩子,说:“孩子出了问题,踏平你们学校。”把晨辉气得半死!所幸晚上联系上了胡武。胡武自己一个人去逛街啦。晨辉实在无奈,将这件事,报到了学校。最后学校给出来开除处分。这事才告一段落。  

  如果以上就算离谱了,还有更惊心动魄的呐。隔壁班程小松老师,刚大学毕业,招编考试中,考到学校来。也是第一次教书,第一次带班主任。刚出了学校门,也没有社会经验,管理学生上也比较欠缺,班里发生了件,让大家震惊的事情。

  程小松班里有位叫杜勇的同学,因为旷课较多,被叫了家长。杜勇的妈妈来了。正在办公室沟通这个事情呐,杜勇跑到办公室大声质问程小松:“我不就旷两节课嘛!你凭什么叫我妈妈过来。”杜母把杜勇拉到办公室外面。杜勇与他妈妈对打起来。一个孩子忤逆到这样,办公室老师都唏嘘不已。后来,学校因杜勇不尊重老师与母亲,且旷课较多,给了记大过处分。处分没多久,杜勇因为上课玩手机,被程小松没收了手机。下课后,杜勇跑到办公室问程小松要手机。程小松答复他:按照学校规定,因为课堂上使用,而被没收的手机,都于学期末归还。本来就有上次的隔阂,这次又被没收了手机。杜勇在班级后面的黑板上写:程小松是狗,打倒小松。还画了个棒打狗的图像。程小松怒不可遏!把杜勇拉到办公室,动手打了杜勇两巴掌。杜勇当时就反抗起来,于是在办公室就上演了全武行。其他老师拉开他们。杜勇跑出去了。半个小时,又回来了,不知道从哪拿来一个砍刀,要砍程小松。幸好程小松死命抱着杜勇,其他男老师帮忙夺下砍刀,才避免了一桩惨案。有老师打电话报了警。最后杜勇妈妈求情,程小松才没有起诉杜勇。杜勇被拘留了一个星期。学校也将其开除了。但杜勇从所里出来后,将近有一个月,天天到学校门口,等程小松。也不打架,也不讲话,就瞪着程小松。程小松被瞪得发毛,那一个月都不敢一个人独自出学校门。后来同事们都感叹:看来教师也是项高危行业。以后要学点功夫防身。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