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歌手》的彩虹文化如此消失
分享到:
17已有 463 次阅读  2020-04-24 23:13


分享 举报

8年了,每年都追《歌手》这个节目。

今年的这一季,看得特别不是滋味。

不光是对歌手们音乐表演上的失望,而是对这档顶级节目反映出来的文化“阉割”表示失望。

如果说第三季张靓颖的《Bang Bang》,还有Jessie J的《Domino》中文翻译歌词被“绿色汉化”,还稍微有点情有可原。


但,这一季的自我阉割就让人有点叹为观止了。


你能想象今年徐佳莹唱的“给我一瓶酒,再给我一只眼”的歌词,是什么吗?其实是把“烟”变成了“眼”。


这还不是最夸张的——

今年最夸张的操作,是袁娅维上周突围赛中表演的《盛夏光年》,全程无字幕

Why?因为歌词见不得人吗?

看了完整歌词,我觉得不是。

我能想到的原因只有一个——

这首歌跟同志电影《盛夏光年》相关。

再加上袁娅维唱完之后模模糊糊说的这段话——

不得不让人怀疑是《歌手》节目组是怕跟LGBT沾上关系而做的骚操作。


讽刺的是,几年前,在《歌手2017》上,林忆莲也唱了《盛夏光年》,当时全程都上了字幕。


3年过去了。时代却像是倒退了。


《歌手》8年了,最难忘的彩虹时刻,是2016年第四季《歌手》的苏见信。


一个台湾大直男,在这个舞台上唱了LGBT神曲《彩虹》。


而且,写这篇文章找资料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首《彩虹》还有很多小“彩蛋”——


开场那段悠扬的风笛,暗指的是2015年9月,一个14苏格兰男生用苏格兰风笛压倒了小镇反同男子的仇恨宣讲。


其次,中间串的《angels》这首歌原唱Williams Robbie,就是备同志传言缠身的歌手。


当时是2016年,距离台湾同婚合法化还有3年。

但谁也想不到,4年后的今天,《歌手》连同志电影主题曲的歌词都不敢放了。

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抨击湖南卫视,也不是为了抨击歌手。

只是感觉到了一些悲凉。


文化上的自我阉割,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虽然官方没有明文规定不让出现“烟”这个字,也没说不让上《盛夏光年》的歌词,但媒体已经完成了“自我审查”的习惯培养。

只要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媒体就草木皆兵。久而久之,从草木皆兵再进化成“杯弓蛇影”的自我阉割。


说实话,我没想到我会以这样艳羡的方式回顾2016,更担心以后会用同样的方式缅怀今天——

退一步讲,也许有一天“彩虹”也不让说了呢?对吧?

“妈妈,你看那个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彩带真好看。”

再见了,《歌手》。

虽然来这个舞台的LGBT歌手越来越多了(虽然还没人承认),但它却越来越没有彩色.


P.S.冠军之夜的最佳无疑是吉克隽逸。这个女人越来越有魅力和味道,而且隐隐约约总觉得她会是以后内地首屈一指的gay icon。


她有个歌,《彩色的黑》。歌词唱道:“谁定义,无所谓,是你看我的,方式不对。”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