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G事:双人床病房里涌动的基情
分享到:
3已有 162 次阅读  2020-11-12 15:52


分享 举报
身边事:双人床病房里涌动的基情
文字:【城叔】努图克沁     讲述者:Z先生
【搜集身边人的故事,欢迎分享给其它需要的人,让面临同样感情困惑的LGBTQ群体,对未来多一分信心和勇气】

这偌大的城市,分散天涯多年的两个人,在十几亿的人群中,就这么再次相遇了。
这是多大的福分和运气。
Z 先生说他不敢想,遇不到阿文之后的余生该是怎样,是浑浑噩噩,还是对命运俯首称臣,做一个有妻有子的凡夫俗子?
一想到这里,Z先生在每个午夜梦回的时候,都会盯着枕边的阿文发呆,好像要通过眼神的确认,将他只望到心里去才肯踏实,将他的一切都刻在心里,他便是他一辈子的宝,任岁月流逝,便谁也抢不去,谁也偷不走。

当然这都是后话。
 
其实,初见Z先生,对他的印象并不太好。
在某行业交流的峰会上,Z先生递名片过来,
英国某大学的高材生,美国xx大学的EMBA,xx科技公司CEO兼创始人。
头衔响亮又唬人,一看便知是小公司初创的套路。
客套的回了Z先生一张名片,并未将他放在心上。
而开发客户心切的Z先生说,当时他翻遍了我的朋友圈,看到我发在朋友圈的一个卦象,为了套近乎的Z先生,软磨硬泡的让我给他占一卦。
Z先生问什么时候可以要小孩的问题,看了看卦象,回了一句:阴阳颠倒,取向成疑!
Z先生说他当时在电脑屏幕后喷出一口老茶来。
Z先生说,那个时候,他就决定要交我这个朋友。
当然即便后来Z先生发现我这个客户只是一个高大上的皮包,奈何交情已深,贼船难下。
 
Z先生一开始在国内做现金贷,趁着行业的东风刚准备扶摇而起,就被政府一纸禁令给掐灭了苗头。无奈的Z先生又转去投身大热的区块链(也就是加密币)。开发了几款在线挖矿的APP。
于是当时给Z先生的建议,趁现在BTC(比特币)正热,将APP快速推向国外市场,并以此为入口,在东南亚国家对互联金融监管政策还未收紧的时候,将现金贷业务复制过去。
Z先生当机立断,说干就干,海外的宣发工作立即上马。奔着扶持新人的崇高信念,我将一家初创的传播公司推荐了过去。
听完对方提案的Z先生,当天便打来了电话。
“我曹”Z先生的语气有点语无伦次。
心里一阵忐忑,那家初创公司,虽然经验不算丰富,但人员的素质和敬业态度及公司的海外资源倒也不差啊。
“我曹,我曹,我遇见他了!我遇见他了!你真他妈是我的贵人。”Z先生激动到带着哭腔似的咆哮。
后来才知道,Z先生说的就是他的初恋—阿文,这次负责海外传播方案的乙方公司负责人。
 
当然,说是初恋,其实有点美化的成分。
Z先生和阿文的曾经并不美好。
Z先生是地道的根正苗红的公子哥,父亲是某县的县委书记。而阿文则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农家子弟。两个人之所以发生交集,是因为两个人当年都在x县的重点高中的重点班里。
当然,阿文是通过自身实力考进去的,之于Z先生能进去,其中缘由则不可言传了。
 
学习一般的Z先生,除了喜欢打球和偶尔的旷课以外,倒也没有多少纨绔子弟的习气。跟Z先生受老师宠爱的原因不同,阿文一直老师们眼里品学兼优的重点大学的苗子生,是可以冲刺清华北大重点培养对象。
 
一个风风火火。一个安安静静,本来互不在意的两个人却阴差阳错的交际在一起。
 
哪一天中午,Z先生正在操场上挥汗如雨,而阿文抱着英语单词的头也不抬的路过。随着一身惊呼声,阿文抬起头,一只篮球结结实实的砸了下来,伴随着两道从鼻孔里飞洒而下的血注,阿文应声倒下。
 
Z先生那一刻看愣了,Z先生说,当时阿文那一台头,阳光正好从他的脸上照下来,微微迷茫的眼神和清晰可见的睫毛,在阳光下,就像一只刚出生的小鹿。
 
回过神的Z先生,扒开人群,抱着阿文冲向了医务室,一米七八的阿文在Z先生的怀里莫名的轻,让Z先生莫名的心痛。
 
后来Z先生听说女生来大姨妈时候要喝红糖水大枣等,便不住的从家里带了大枣、红糖,鸡蛋,偷偷塞在阿文的抽屉里。明确拒绝的阿文,拗不过执意要赎罪的Z先生,直到Z先生将两大盒阿胶和月月舒冲剂塞在阿文的书桌里。
  
阿文气愤而又羞愧的跟Z先生划清界限,流鼻血的事早都过去了,何况自己又不是女生!再他妈补下去,别说回血,不吐血就万幸了。
 
Z先生冤枉而又委屈,一米八多的壮小伙,像一个受了气又不敢辩解的小媳妇儿“谁让我把你弄流血了!”
阿文脸一红,拂袖而去。
Z先生看着羞愧而逃的阿文,后知后觉的回想起刚才的那句话,心里却一阵莫名的悸动。
两个人的友情就这样开始了,用Z先生的话说,这可是见血的友情。
 

在当时那个时代,早恋永远是一个不能触碰的校园禁忌,甚至在当时依然封建闭塞的小镇里,不要说同性之间,就是男女之事也是不能公开谈论的话题。所以没有人会留意到两个男生之间悄悄发生的变化。
 
Z先生在沉在这段关系里无法自拔,他喜欢看阿文害羞时发红的耳朵,喜欢看他午休时趴在桌子上熟睡的脸庞,长长的睫毛微微抽动,像陷入了一个甜蜜的梦,喜欢阿文说话和背课文时的神情,喜欢他身上散发的香皂的味道。
甚至在每个周末回家时,都有一阵离别的惆怅,以及每次开玩笑抱着阿文,皮肤接触时内心里的燥热与激动,以及晚上被窝里涌动的欲望。
Z先生觉得自己病了,这种病好像没法说出口,也讲不清道不明,而阿文好像就是他的药。
Z先生觉得自己喜欢上了阿文,但又不应该是喜欢,因为他和阿文都是男生,或许就像一个人喜欢小猫小狗,就想拥为己有,一个人霸占。“对,就是这样!”Z先生这样跟自己解释,阿文是他的,就跟他喜欢自己养的小狗一个道理,他要拥有他,不允许别人抢走惦记!
 
想通了的Z先生又开始生龙活虎,每天恨不得时时刻刻和阿文黏在一起。
而这一切直到高考前夕。
成绩一般的Z先生被老爹托人安排去英国读大学,而阿文则理所当然的要参加高考,而后进入某个重点院校。
Z先生说不出来到底是哪点不对,哪里出了岔子,总是有一种抓不住的遗憾和失落,心口想闷着一股气没处撒。
昧着一股气的Z先生在高考的前一周,约了阿文做道别,不会喝酒的阿文哪一天破例喝的醉眼迷离,眼泪汪汪的祝Z先生在国外学业有成。
Z先生说当时阿文的难过模样让他心头一热,把醉的不知一切的阿文带回了家。
 
那一晚的Z先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感情,那一晚的Z先生也终于没有忍住。
 
第二天的阿文,走得悄无声息。Z先生站在阳台看着阿文走得艰难和痛苦的步子,以及床单上还鲜艳的血迹,Z先生感觉自己就像是禽兽,可是他不敢去追,不敢去问,甚至不敢去说一声再见。
 
躲避了一周的Z先生,从考场出来,再也忍耐不住,直接奔向阿文所在的考场,阿文却早已经离开。
 
   直到Z先生去英国的最后一天,他与阿文也没能见到面。听说阿文高考发挥的很差,分数就连本科线都远未达到,让老师和所有人震惊到不可思议。后来听说阿文拒绝了班主任复读的建议,直接了北京。
 
独身一人在英国的Z先生,总是会在每个夜里,梦见那天早上阿文一个人离开时的背景,Z先生说,那背景那样苍凉与单薄,像一个挥之不去的开关,映在他的脑子里,仿佛只要一触碰,那时候阿文的一言一笑,甚至那个时候的空气里的味道,教室里光线的温度,都会如昨日般一一浮现,而后又一点点破碎,Z先生说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他当时对阿文的感情是爱,只是却以爱的无知和自私,撕碎了一个人的梦想,或许是此后的整个人生。
 
Z先生说完,佯装不经意的擦擦眼角的泪。
“所以,城叔,这次你要帮我!”
“我打听清楚了,阿文现在是那家传播公司的合伙人之一,他们公司刚成立不久,很需要我这个案子。”
我挠了挠头,本不欲参与进来,奈何Z先生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着实让人难狠下心来。
“答应你可以,不过这次不能用强的来!对方不同意,不能勉强。”不放心的叮嘱。
 
约了传播公司的赵经理和阿文吃饭,赵经理全程倒是很上道,几番酒下肚,赵经理拍着胸脯保证:“城叔,你放心,你的朋友阿文和我一定尽力!”
于是,Z先生便多了和阿文讨论方案的机会,阿文虽然不情愿,却又没办法避开,有时候,生活和现实的残酷,已经教会我们不能太任性,哪怕面对的是仇家,也然要保持礼貌微笑的风度。

鲜花,美食,情话,Z先生凌厉的攻势如火如荼。
不堪其扰的阿文直接开诚布公:你已经毁了我一次,难道还要再毁第二次吗?你这样锦衣玉食的人,永远不会明白商场上的一丝机会对我们这些白手起家的人有多宝贵,你输了可以再来,没有关系,而我们呢?输了,就要从万丈悬崖的底部一点点的再爬上来……
阿文的话让Z先生心如刀割,Z先生不敢去想,阿文这些年一个人,是如何通过边打工变自考专科本科,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Z先生拼了命的想要补偿,可很多时候,早已时过境迁,对方已经不再需要这样的怜悯与亏欠。Z先生的一腔蛮劲像打在棉花上,可是Z先生并不愿意放弃,放弃这次如此难得的相遇。
因为Z先生打听过,阿文这些年一直单身,身边并没有过恋情出现。
“你说,阿文是不是没有忘记我?是不是还在等着我?”Z先生喝的有点大,说话间眼神开始迷离起来。
阿文当然没有在等着Z先生,在Z先生的又一次纠缠下,阿文告诉Z先生,他有了女朋友,并且年底就会结婚!
Z先生如遭雷击,却仍然不肯死心:不用为了逼我放手,而随便的找一个女孩子。
阿文轻蔑的笑:你不要自作多情。
 
几天不见的Z先生胡子拉碴的将一份方案放在我面前。
“你帮我看一下,可有问题?没有我就签了”
“越南,菲律宾这些国家的移动网络比较滞后,如果扫传单下载,耗时太长行不通,可以调整下方向,通过参加行业活动现场发糖的形式引导下载。”指出方案中的几个问题,忍不住问Z先生:“你跟阿文翻篇了?”
“那个小姑娘,还是个雏呢,阿文到底是拿来做借口的,他不接受我,其实真不用这么为难自己,这次,我不会再去毁掉他说的人生。”Z先生答非所问。
小姑娘自然是阿文说的未婚妻。
“我擦,你把小姑娘怎么了?”
Z先生做了一个cash的手势:“这人啊,一旦入了社会,都逃不过一个利字,我只是让阿文明白!哪怕他会更恨我。”
     “我没动那小姑娘!”Z先生走的时候丢下一句话。
 
动没动,阿文最终都冲到了Z先生的办公室里。
然后,我就这么接到了Z先生的电话。
火急火燎的赶到医院的时候,Z先生和阿文已经一人一只石膏腿,躺在高级病房里了。
“你们这是玩的哪一出?腿都折的一模一样?”
“四楼,你跳下来试试!”Z先生的回答充满笑意,好像这腿折的不是自己的了。
“我曹,你们这是玩 you jump I jump吗?真他妈浪漫!”说完,才留意旁边的阿文早已生气的背过了脸去。
据说,当时阿文冲到Z先生的办公室,将撕碎的合同仍在Z先生的脸上。
“你这个混蛋,不要以为你的怜悯和施舍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他么懂一个人从高空跌落的滋味吗?你他么配谈爱吗?”
而后,Z先生一跃而下,笑着跟阿文说:为了你,我愿意知道。
回过神来的阿文,稀里糊涂的跟着跳了下去。
幸好楼下的咖啡馆露天阳蓬未收,不然如今的两人躺的就不是病房,而是太平间。
“牛逼!”打心眼里佩服。
嘿嘿嘿,Z先生一阵傻笑,好像断腿儿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正说着,小护士进来换药,不小心碰到了阿文的伤口,阿文没忍住哼了一声。
“我曹,你丫小心点,弄疼我媳妇了!”Z先生突然这么一嗓子,整个病房瞬间一片静寂,阿文羞红了脸不说话,小姑娘也跟着红了脸“对不起,先生,我一定注意……”
看这情景,也不方便多待,便借口离开了。Z先生透过窗户向我比了一个大大的v字。
    
以后几天的病房里,医院的小护士们像炸了锅,全都朝圣般隔着窗户前来围观。
“哎哎,你说那个是攻,那个是受?”
“当然外边这个是攻了,里边那个你看脸都红了哦!”
“啊呀,好可爱啊,果然是傲娇受啊!”
“霸道攻与傲娇受,嗷嗷嗷嗷,受不了,我最喜欢这种戏码了!”
小护士们在窗外叽叽喳喳,Z先生的嘴只笑裂到耳后,阿文照例羞愧的扭过头装作什么都听不见。
更有胆子大的小护士,特别换了班过来,一边给阿文换药,一边套话。
“小哥哥,疼吗”
阿文摇摇头。
“没事,我会很小心的,你老公对你真好”小姑娘一句话,让阿文差点蹦了起来,却又没办法辩解,只疼得龇牙咧嘴。
“小哥哥,别害羞,我是腐女,腐女你知道吧?就是特别喜欢你们这种帅攻美受的戏码!”小姑娘以为阿文害羞,连忙解释。
“咳咳,那你们都知道点什么?”为了缓解阿文的尴尬,Z先生接过小姑娘的话匣子。
“啊,哥哥是指哪个吗?像1069,皮鞭蜡油,攻上受下,还有像哥哥这种体型,适合站立抱x……”小姑娘眨巴着眼,掰着指头一个个数下去……
小姑娘老道的经验听得Z先生满心佩服直流冷汗,忙不迭找借口把人给送走。
 
医院里的日子具体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但是两个人却已经和好如初。
后来回忆起当时的情形,Z先生极其无耻的说,他看到阿文跟着跳下来的那一刻,就知道阿文其实并没有忘了他,所以他死而无憾。
 
其实在Z先生可以下地的时候,已经托我帮他办理公司在东南亚某国的ojk(金融)牌照。
Z先生说他要未雨绸缪,因为这个柜出得太过惨烈和轰动,早晚都要传回老爷子哪里去。而且,从英国回来的那几年,通过老爷子的关系接了不少工程,虽然赚了点钱,但最近几年查的严,Z先生之所以离开家乡来北京,一是不想让老爷在快退休的时候晚节不保,二来也是听说阿文也在北京,就想碰碰运气。
 
幸运的是,本来6个月的审核过程,由于某种原因,Z先生的牌照4个月便拿了下来。转移完国内的业务和资金,Z先生带着阿文便飞了x国。
后来一次聊天中,Z先生已经做了甩手掌柜。阿文全面负责公司的业务和运营,阿文一边熟悉业务一边学习,从英语到难懂的当地语, 勤奋的有点像强迫症。
“你丫也不心疼?”
“嘿嘿,有妻如斯,夫复何求?”Z先生当然知道阿文的辛苦和忙碌,但是要强的阿文一直对自己的学历耿耿于怀,或许如今这样才让他更能释怀吧。
 
或许,正如Z先生说的那样,曾经年少懵懂,不知爱为何物,以为占有便是全部,却往往让最初的单纯支离破碎,如今历经风雨,虽然回不到过去重新来过,但之前的破碎,如有可能,愿拿余生换你的重新生长与完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我是黑桃k 2020-11-12 21:22
    z先生真好,好得像童话故事。
  • 努图克沁 2020-11-13 15:54
    我是黑桃k: z先生真好,好得像童话故事。
    有艺术加工的成分在哦,希望你遇到自己的“z”先生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