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size的(自我)心理疏导
分享到:
63已有 1057 次阅读  2019-06-26 23:42


分享 举报

晚上运动后,正在按摩僵硬的大腿,身心俱乏,大脑缺氧,思绪就随意飘荡,一些记忆碎片跨越意识的藩篱,组合到一起,得到了一些启示,就想写下来,时时关照自己。

size非常的小,羞于展示,也羞于向人提起,当别人问起时,更多的是顾左右而言他,或者直言但心中羞愤。平时照镜子时,洗澡时,抚慰时,都是脑内智能ps掉,忽略掉。十几年都是如此对待,眼不见心不烦,算是“解决”它的袖珍问题,也没有什么心理和生理上的不良后果。如果不出意外,我估计会一辈子这么对待它。

最近看的书里面,反复提及“一个人爱自己的表现,最低级的层次是在乎自己身体的感受”、“要接纳,而不是容忍”。我对size的态度就是容忍,而不是接纳。就像是一个母亲生了一个歪胳膊塌鼻子的孩子,羞于带着出门。也像衣衫褴褛的父亲给孩子送伞,孩子却没勇气站起来认亲。我不爱它,只是不得不具有它。


mini banana从不迟到,也不早退,随便逗一逗就可以站岗,敏感且坚强,时候到了也能吐口水,能产生欢愉,从功能上是完善的,不属于“无理由退货”的范畴。从这个角度看,它没有错,只是我不喜欢它,我要一个香蕉,上帝却给我一个mini版,它还“嗷嗷待哺”,还“哭喊不休”,越发让人心生厌弃。


傍晚时我想到的是,我是否对它太苛刻了?我曾批评无数父母不知道爱为何物,我也无数次把冷笑送给同床异梦的情侣。那么我呢,我做的好不好?可不可以更好一点?它履行着它的职责,根据各种激素的指挥,配合着完成各种任务,我却始终不满意,没有肯定,只当它不存在。

那么我又做了什么呢,排除基因限制,在发育阶段,没有好好吃饭,提供充足的营养。随后,过早的要它上岗,使用“童工”,时常要它上连班。平时也没有养精蓄锐,常常熬夜。更没有热爱它、肯定它,在心理层面进行正强化。它还在坚持站岗,不像有些人在30岁就开始时不时罢工,或者心理层面不够肯定,就只睡觉不上班。

俗话说,“是个精,是个怪,自己生的自己爱”,我大概是没做到,如果把它拟人化,我这算是冷暴力。像是一个把孩子关在家里,自己出去吃酒席偷汉子的母亲,快活够了,夜里回家打开门,孩子却懂事的端来洗脚水。也像一个白天上班心烦,回来拿孩子打骂一顿来撒气,接着酗酒醉倒了,孩子拿棉被给他盖上。

虽然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但是从始至终都在完成它的使命,我有什么好自卑的呢?又有什么好厌弃的呢?我会把自己的大拇指藏起来吗?就像我的细胳膊小短腿,走路刷牙,还是得靠它,好使又灵活,难道要砍下来,求别人给我端茶送水吗?

人身上的每个部件,不论是白头发,还是mini banana,或者短腿,小眼睛,厚嘴唇,它都是自己的一部分,如果你不爱它,也就不可能爱自己,你不愿意接受整个的自己,你把自己撕碎了,像拼图一样按你心中的“完美自我”去拼凑它们,有些你藏起来了,有些你打断了,你无法体会到整体的悦纳,这是只看局部所不能感受到的。完整的你不是把每一个“部分”累加到一起,它有一些只存在于全部的你之中,只有你看到了全部的自己,你才能完整的拥有“内心的自我”,这时或许可以说,你此时是爱自己的。

写到这里,我抬起了左手,看了看我短小的五指,动了动,非常灵活,有几分可爱。想到了《佐贺的超级阿嬷》里面的阿嬷,她有一种近乎虔诚的务实,任何东西,都有它的价值,都值得尊重。这就像农民对土地的感激,孩子对父母的无条件信任,一种原始的,不夹杂现代文明的感情。

现在,我希望我的mini能站好每一班岗,如果能在到了退休的年龄,却依然坚守岗位,我会非常感激。也希望它在扮演sex的角色时,不要忘记配合肾脏,维护好我的生理健康。也要守好路道,继续秉承“沉默是金”的信条,不要发炎。我也会更加温柔的对待它,不让它上连班,有节制的上岗,会更注意个人卫生,会关注它的健康,会定期给它做检查。

思想和态度的改变不是顷刻之间就能完全改变,会有反复,也会有斗争,但是,我会努力的去捍卫它的存在,它能长在我的身上, 是多么值得我感激的一件事,我需要善待它,也就是善待我自己。

如果再有人问我的size,我会很平静的告诉他——不大,只有10cm

(有错别字和语序错误,不改了,这个点,该睡觉了,最近重点保障睡眠。)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56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