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二) 陪伴过我的歌和一些往事
分享到:
5已有 157 次阅读  2021-01-24 23:00


分享 举报


     

 按时间顺序记录一些歌,基本都是曾经听哭了的歌,夹杂着杂七杂八的回忆。

 

 

孤独患者/陈奕迅  

 

初中时很喜欢Eason, 觉得他的歌比别的流行歌更有深度和韵味(主要体现在歌词)。初二还是初三时接触到《孤独患者》,第一遍听就听哭了。现在回想,原因也不复杂,主要是和同龄人缺乏共同语言。若说朋友,其实还挺多,可不知什么原因我比同龄人老成一些,很多内心的想法无法同人交流,喜好上也有差异(比如小伙伴们玩CS但我从来不玩;其实现在也是,不玩王者不用微博,区别是现在不再为此伤心了);一起嘻嘻笑笑很快乐,但无人分享的想法在安静时慢慢变成一种孤独。甚至有一次,我和三十多岁的老师讨论人生、社会讨论了很久。

 

我多数时候都是乖宝宝,父母对我也很好;我承载亲人们的期望,很长的时间里我潜意识中都会有某些压力,这大概是我当初比同龄人老成的原因之一吧。我往往太在意他人评价(即使我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便主动掩饰自己(现在也是,但频率较过去小很多了),害怕他人的否定于是先否定自己,按着“应该会好”的方式来生活,渐渐把自己的内心围在一个小圈子里;我笑、我友善、我同人相处地很好,但我孤独。

 

 

 

Be as you were when we met/S.E.N.S

 

这首是在贴吧追《我是歌手3》的帖子时淘到的,时间上应该是高一下学期。这首陪伴过我一段时间,流泪倒是没有,不过蛮喜欢曲子里那种历尽千帆归于本真的主题。那时候我的心态和生活简单而稳定,平常一个人住在学校旁租的单间里,每天的生活基本是出租屋、教室、食堂。那时的我沉浸其中,会很细心、精致地整理笔记,经常写作业到十二点之后,然后早上六点前就起床;不曾问过原因,但确实挺沉浸的。那时的底线大概是作业做完、功课做好;有时晚自习下课走在路上,会觉得月光真好看(现在依然喜欢宁静的月夜)。

 

重复着简单的生活,现在看来可能有点麻木? 也许我曾经对此感到厌倦,虽然我完成所有作业、成绩也很出色,但没有对学科做出更多的尝试与探索;我讨厌刷题,可能也因为高中作业题目太多但在那时的底线里又不得不做;但如果不是这些机械的重复,我可能就无法在高三心理状况出大问题的情况下仍然考上还不错的大学了。因果可真是复杂。我现在偶尔遗憾——当初能早点发现更多有趣的东西就好了:数学,历史,音乐;但客观上,当初所做的基本也都是认知范围内能想到的最好的选择了。

 

 

 

山丘/李宗盛 & 雷克雅未克/麦浚龙

 

第一次听《山丘》的感受应该是不明觉厉。后来有天坐在车上,耳机里放着《山丘》,听着听着就哭了起来。里面很多复杂的情绪我未必能共鸣,但确实联想到了某种无意义感——大概在从清华暑校回来,高三开始不久的时候。在暑校我第一次意识到我的生活和外面的世界差别是那么的大,也为贫穷、相貌和知识上的差距感到自卑;也是从那以后开始焦虑贫富差距阶层差距的问题。随之而来是对现下生活的厌倦、焦躁,同时又很想进入名校学习(所谓改变命运,但客观讲我确实比很多人幸运)、很怕不能进入名校(甚至脑子里经常回想小时街旁父亲同算命先生的对话:“你看这孩子能上清华吗?”上不了);对日常厌倦、对未来焦虑,积压为一种逃避与倦怠,这个雪球越滚越大,挟带着曾经的孤独感一起,成为了心理问题(但当时无人未意识到这一点)。

 

我在高二下就对枯燥的高中学习产生了一些厌烦,但客观上不得不学,加上父母选择高三陪读给我带来更好的伙食也带来一些压力;我曾经一直很乖,父母非常民主也很信任我,但我们确实存在沟通上的一些问题;不仅如此,在同老师的聊天中我也没能获得很好的疏导。曾经的我实在是太乖了,我在意他人中那个形象完美的自己,即使在高三情绪很差我的成绩仍然经常是班级第一——我似乎太好了,我也太爱惜这份好,把所有脏的东西蒙在心底,他人想不到、我也不去讲。我在屋里每天打飞机、看不下书,到小说的世界里逃避,父母来看我,我就熟练地装作一切如常、伴随着一个又一个谎言。我怕他们看到这样的我,也许是害怕这样就没人喜欢我——我很喜欢蔡依林的《我》,所谓“用别人的爱定义存在”。可我又意识到我深深辜负了他人的期望,我渐渐讨厌这样的我,我在课桌上打出个大洞,用拳头不停地捶墙,仿佛这些痛苦能减少我的愧疚、发泄对自己的厌恶;有时也会想从楼上跳下,彻底告别这一切,也许只为了留下一个他人眼中完美的我。现在想到这些会觉得恍然,原来距那时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快四年了。

 

《雷克雅未克》对我而言,则是一首关于遗憾、带点自怨的歌。高一结束后分文理科,我原来的班级被拆散,进入新的班级。我的新同桌喜欢玩些直男间的恶趣味,摸腿、摸屁股、千年杀等等。(虽然我只是被摸腿。)当初他找我坐同桌,是为了提高成绩——他高一下时成绩有所下滑。他蛮帅,多才多艺,踢足球、弹钢琴、英语好,身材也很好。他曾经很喜欢穿衬衫,冬天也是,我也曾效仿过他的穿衣风格。我时不时还会嫉妒他:我时不时觉得自己是一个老人,呆在舒适区里单调地活着,我羡慕他和人相处时的自如、羡慕他的自信和天分。在我清晰意识到自己的性向前,他还帮我下过AV。渐渐地,从他摸我腿变成了我摸他的腿、他的屁股。有些事情不一样了,我意识到自己对他会有性冲动。那时候我反复地在网上做性向测试题,结果是双性恋就踏实些,结果是同性恋就焦虑些。我还通过看色情片时的感受来说服自己——对女性自慰视频也会有反应,那我应该是双性恋。(不过我现在确信自己是同性恋)各种状况夹杂在一起,不知因冲动还是什么,高三的某个下午我告诉了他,应该是吓到他了吧,那些欲望。哈。之后我们就不做同桌了;实际上,距我上次见他,也过去快三年了。

 

 

 

假行僧/华晨宇

 

高考前我完全不能静下心复习、依靠刷小说暂缓焦虑;浑浑噩噩中高考就结束了,然后稀里糊涂地进入了现在的大学。当初为什么报科大呢?为了出国。仿佛高考失利是种耻辱,要靠出国来洗刷。换一个环境,一时间仿佛走出了过去。大一上意识到自己和竞赛生有所差距——他们轻松做到的东西我要废阵子力气才行;基于这个状况,成绩上的要求也放的比较低——有时也会难过怅惘,但总的来说似乎和过去已经告别;大一上的成绩,虽不很拔尖,但也远超我的预期;演话剧、打辩论、加校会,一切似乎都挺好。

 

到大一下,那种厌倦感又回来了。也许是大一上成绩太出色带来了一些压力,我又开始出于恐惧和焦虑不断逃避、消磨时间;我曾觉得,这里不行没关系、那里不行也没关系,至少我还有学业成绩,可仿佛,学习能力忽然间也弃我而去了。焦虑、逃避、恶性循环,仿佛高中那段黑暗日子又来找我了;我曾试过调整,但失败了,try, fail, try again, fail again; 仿佛进入了死循环,信心也逐渐消磨流逝……在数分期末前,我又完全学不下去,刷fgo来缓解焦虑——我沉醉于那种简单机械的满足感,重复,刷刷刷,但让我感到安全;分数出来我又后悔,深感愧对老师。

 

那时,难受的时候,我会听华晨宇的《假行僧》,幽暗危险、撕裂癫狂,流泪,然后是片刻的平静。我曾出于走出抑郁的目的报名项目组长,我以为有些不一样的火花我就会变得充满活力;我虽然勉力完成了项目,但显然,无意义感、焦虑并未消失。另一方面,进入校会,那种差距又开始刺痛我了——不单单是财富,更多的是知识、谈吐。倒也有特别的回忆。我忙项目的事情以至于忘了生日,几位同学给我准备了份惊喜,那时我和同学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可后来,《假行僧》也不好用了。大二刚开始不久,我休学了。我害怕被人讨厌,我很想有人可以接受我,无论我有多么糟糕。

 

 

 

白马村游记/上海彩虹合唱团

 

休学期间,从知乎CrazyInDark那里了解到彩虹合唱团和这组套曲——《白马村游记》。CID的乐评对我有很大影响;追《歌手》的趣味之一就是看他的乐评——他往往从文学性、人文性的角度来评价作品和表演,我从中收获颇丰。《歌手》节目陪伴了我很长时间,我还有幸去过一次现场,作为19年的新年礼物。电话筛选时小姐姐问我对过往节目里哪个表演印象最深,我说是谭维维的《青春舞曲》,虽然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抄CID的作业。

 

白马村套曲是一个桃源乡,是顾远山的一场美丽的梦。她有七首歌,加一支番外。

 

《榕树》悠扬闲适:大白马,铃铛阵阵响,孩童围绕讨要马奶喝;去去去,老汉执鞭怒,你家大人下楼给钱啦。《竹马》欢快活泼,用诙谐的调唱扎心的话:白马村里多快活哟,人人都是大傻瓜!《灯花》从灯花美景开始:河流是夜的秀发,渡口缀满灯花;孩童于怀中熟睡,异乡人在水边发呆。渐渐转入儿时的回忆、离家多年的回顾:仿佛做了不少事,好像什么也没有;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所追所逐,是理想吗?也许吧。渐渐春又来,燕子又开始在榕树上搭窝,如今的异乡人只有回忆,那份回忆也渐渐远去,只剩感叹:宇宙还真叫大诶,世界还真叫小诶,只能“走来转用着,用弗着”……顾远山逐渐醉了,理想的美好与灯花远去,沉入现下的《南浦云》中:渺渺予怀,与美人天各一方(与昔日理想、曾经梦想中的自己相去甚远);皇天三界,世界无非各种人事,可真小啊;皇天三界,浩瀚莽莽,宇宙是那么壮阔、更迭万年,人不过只一瞬。这故乡,多少年了“没人回来,有人出去”,还是“多吃几杯,少说点话”吧,因为啊,人即使是这一瞬,仍像雏鸟般“以天地为笼”,不得自由!夜深了,顾远山醉了,迷迷糊糊中闻得雨声,闪回往日的声音、回忆。他又做梦了,那是龙舟迎佛的梦。龙王要点兵,乐曲密集而紧张:跟牢快,跟牢快!罢了罢了,梦也好,真也罢,不如先“随众共贪欢”,“一夜鱼龙舞不休”。龙王点兵的气氛越来越紧张,神秘的宗教意味越来越重;紧张的情绪到达最高点后,“啦啦啦啦啦啦”伴随着龙舟的号子,如水般倾泻而下,仿佛一缕阳光撕破黑暗——是的,也许什么都没有解决,可突然,不重要了,至少在这似梦似真中,顾远山找到了一丝平静——那些追逐、那些舍弃,那些主动的被动的选择,那些后悔遗憾、狂热执着,在这幻梦中都暂且平静了下来;理想现实、憧憬厌弃,在这个美丽的故事中达成了暂时的和解。番外《吃饭》的故事发生在二十多年后:人生几十年,最后的会胖。生命充满孤独与飘零,白马村没有解决我的无意义感,但她让我不那么恐惧了。

 

 

 

海上钢琴师 & Lost Boys Calling

 

《海上钢琴师》是我最喜欢的电影。孤独并不可怕,因为有音乐相伴;人生充满矛盾与复杂,但至少你也可以拒绝;你可以保有自我,你可以选择与孤独相伴;你看到无数条路,不知他们通往何处, and then you turned back up the gangway of that steel tomb again. 我呢?我曾活在符号中、活在框架中、活在他人的期望中、活在自己的幻想中。是的,这是我。

 

作家耶茨认为孤独是无解的、无解的孤独导致悲剧。但1900告诉我:孤独地活着,安心地死去,这并不可怕。是的,这不是十分难以接受的事。

 

 

 

Caruso/Lucio Dalla

 

复学后的第一个深秋,我听到这首歌,不是第一次听。那是周六,比较丧,已经丧了三天了。耳机里再次放到这首歌,这首用鲜血唱出的饱含热爱的炽烈的歌:Te voglio bene assai ma tanto tanto bene sai, e’ una catena ormai che scioglie il sangue dint’ e’ vene sai (我非常爱你,真的非常爱你,这份爱灼烧脉管、刺痛血液)Lucio歌唱Caruso的挽歌,而Caruso泣血讴歌;悲伤、挚爱,悲恸、一往无前,久久涤荡着我的心。生命是什么?意义是什么?音乐没有给我答案,但那份炽热的爱真切地打动了我,我想至少我可以慢慢看慢慢找,那藏于血脉中的、那么热烈的爱。也许活着不容易,可想到这种美,我又有了活力和生气。虽然我不清楚那是什么,可怎么说,那个瞬间,我看到了希望。在那之前我很难过,偶然的一首歌然我走出这几天的阴霾,所谓“柳暗花明又一村“;后来难过时,我会试着提醒自己,要保持警惕、别下意识地把结果想那么糟,给自己平添焦虑;要坚持、抻下去,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忽然迎来转机。

 

大二上的成绩出奇得好,曾经使我近乎绝望的电磁总评还拿到了100. 于是我想:不如做根弹簧。我对自己的信心渐渐恢复;虽然他人评价对我仍是很重要的事,但我不会总为之伤神了;我逐渐接纳自己、学着重视自己的感受;先快乐,再讲别的。无人交流还是会孤独,可似乎没那么可怕了。被抑郁充斥的日子时不时还会有,但逐渐变少了。大三上我养成了健身的习惯,对我身体的改善很有帮助——我之前一直肠胃不好。身材的改善在其次,重要的是这让我感到踏实,健身的动作感受是即时的,动作、反馈,这给了我很多现实感,冲击重量时也会变得情绪高涨;大概也是因为健身,大三上的我少了很多丧和浑噩的时间。我觉得健身比学习的最大优势就在于即时性,虽然都有一定门槛,但健身给人感受上的反馈是更快的,知识使人快乐但需要先沉浸一段时间才能琢磨到其中滋味,有时路有点远也许就自闭在途中了。健身无法解决所有问题,但为我开启了一个好的循环。到现在,gpa已经不特别困扰我;学习嘛,玩味其中乐趣最重要了。

 

    

    说回音乐,她们对现在的我很重要。我很感激《我是歌手》节目还有互联网,让我有机会听到更多的声音和故事、接触到更多的情绪与审美。我的听歌范围有两次大幅拓宽:一次是通过《歌手》节目,我从听个响逐渐转变为欣赏歌曲的情绪、认可歌以载物;另一次要感谢梁源,他在知乎一篇回答里提到绝大多数人听歌听三千首就到顶了,然后反复听重复、同质的东西,之后我有意拓宽听歌范围,并从重歌词变为重结构、重乐曲;耳朵变得越来越挑。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 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全部日志

评论 (4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itz 2021-01-24 23:26
    这么真诚、内敛、优秀又帅气的男生应该更加自信才好,完全接受自己不管是好还是坏的一面都不容易,但这是与他人发生连结的第一步吧~
  • tranquility 2021-01-24 23:56
    优秀☺️
  • 所谓盛夏 2021-01-24 23:58
    超级喜欢雷克雅未克!!“冰川未访,火山未闯,而未同往”
  • GreyVetiver 2021-01-25 20:50
    优秀,送你一首true colors, timberlake和Cyndi lauper两个版本都很不错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