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友(是这样的)
分享到:
17已有 755 次阅读  2020-02-11 19:28


分享 举报
交友与年龄无关,要不然就不会有“忘年交”这回事了,除非你先前已带着明确目的性。跟比自己大十年或小十年的人交朋友,不算忘年交。想想,当你们老了,再也交不到年轻的朋友,是不是一阵后怕?“老”的概念是相对的。十年后的九零后比现在老,就像现在的八零后,在飞赞上或许不再经常冒泡,对交友的事看得较冷,不,应该说看得较为平静,更能体会瞬间的喜悦与感动,更明白生命中的一切来之不易,或者一切的到来都别有用意,套句张爱玲的话,看过人生飞扬的一面,更专注于人生安稳的一面,这样才活得好。

交友不拘于形式,比如你对飞赞这个平台的看法,有人把它看成婚介所,注册只为找对象,后来才明白,网络也是人海茫茫,飞赞像是一个很大的朋友圈,你遇见很多人,同时,你可能谁也没真正遇见。你看着飞赞缓慢更新的日志与图片,你独自一人窥视猎奇翻过一张张稍显躁动的网页。当年龄上涨,你会认识到“形式”的问题,线上线下,一条什么线,你都不过是用这千千万万中形式中的一种去努力做好某件事以实现所愿,你终究是:finding the way to understand yourself and realize what the life truly is.

交友也可以不受时空限制。曾想认识一位名叫王玉华的诗人,他年轻时诗很棒,后来还知道他是陕西某大学的历史学家、甲骨文专家,原以为他只有四十几岁,再看他其实已经年过六旬,恨无缘认识。那年青丝,归来白发,也是我们逃不了的变化,若能真正理解“交友即在此刻”,从没有离谱的龄差阻隔,这亦是一种境界,好在诗人无年龄,小孩子和老人较其他人更近诗人一步。心有灵犀魂亦飞飞,也可谓之“神游”,跳脱百年时空的限定,认识你本无缘见到的那些人,只要你认定的那些心曾经存在,而心灵的感应至今不绝,那便会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相交。奥地利哲学家奥托.魏宁格生于1880年,终于1903年,只活了23岁,我23岁才读到他留传世间的两本著作,到2020年,他死去了117 年,但一谈到二十世纪初,想起那时的东欧,就想起有一个孤独的男孩,我的朋友曾如火焰鲜明存在过。

交友是否成功,还要懂得“傲慢与偏见”。《傲慢与偏见》是英国著名女作家简.奥斯汀代表作,一对恋人的结合一定不是那么轻松随意的,我们是个性中都有野蛮的成分,她要是能理解他的“傲慢”,他能谅解她的“偏见”,才能真正说你们对彼此性格的理解尽过心,才能成就好的结合,好比两件乐器,如不能根据其本身的特性发挥好它们的音色,就会影响到音律的发挥效果。交友不必扯到什么爱情的琴瑟和谐,但是爱情由友情进一步而来,两个人之间的言谈会有意见一致,也会有异议分歧,聊不开没准成死结再也解不开,所以交友还要面对“傲慢与偏见”,所谓看眼缘什么的,我自认为若不能说是人际交往的懒惰与马虎,就好比迷信星座,你先梦想而梦想,忘了梦想也有个现实基础,你以“理想的眼光”去苛求“不理想之他人”,但在他人眼里,你可能也是残缺不全的,别忘了生活从来是一面镜子。

交友与自我。前不久在飞赞上看到一位赞友说过一句话:人类的本质是不那么喜欢其他人的。所以,当你说“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的时候,你是否还是变相地为了自己呢?父母会用尽一生爱自己的子女,也会一度误以为“为了自己未竞的心愿或面子”而先入为主代办子女的人生是件十分正确的事,好像他们的安排就是子女人生的最佳选择。人一遇上事得做选择或发表意见,首先是肯定自己的想法,稳固自己的立场,并且不会轻易怀疑更改。你上飞赞交友,时间一长,交友之心淡了,偶然看一看只为愉悦心目找个心理满足,成其为你每次的期待,就算偶尔跟几个聊上,也不会那么留心在意,倒是首先会考虑自己零碎时间的其他安排与绝对化的主观情绪,所以“自我”常常在你不自觉之时俘虏了你,对自己以外的人与事是很难关注到底的。人首先是“自我”的朋友。

交友与经历。多数人不大想跟太圆滑太聪明的人交朋友,因为太精明必会流于算计与苛刻,交友若需要算计,就很容易失去哪怕最简单的快乐。防人之心与算计不是一回事。笨拙木讷常被人嫌话不投机。真正的智者则少之又少。当然,经历越丰富,不代表越圆滑世故,但是往往经历越多,让人越感沧桑,沧桑感会使心灵活力减弱,碰到好的人好的事,也只叹一声“不过如此”。三毛自杀、顾城自杀、海明威自杀都与沧桑感有关,你本着一颗初心越走越远,尘世的风风雨雨过后,仿佛只有自己一个人在雨后的大街徘徊不知去处,自己那个理想世界越看越“空中花园”的虚妄,所以也于交友不利。

交友与两极。没有什么是好到极点,或是坏到极点,你所谓的极点可能下一秒即是原点。哥们结婚邀我做伴郎,我先是应承了,但是临时有急事去不了,他为此生气到极点,说我不在乎他的感情,但是过了两天我们一起约出来喝下午茶,好像不快之事不曾发生。所以交友的情况,你认为很糟,下一秒未必就不会相反是很好。

交友的定义与范围。同志交友网站上想“交友”的,有人想交男友,有人想交朋友,有人想随便找来闲话几句的“闲人”,有人想交炮友。交友的定义也像“百花齐放”,我们各自的孤独感呈放射状的剪头,希望天各某方有一个人接住自己的呼应与渴望。交友的范围是人海,也可能根本就没有缘分这一回事,遇见是正好,没遇见就是错过,这一辈子你悔撼或满意,人海依如川流而不息,你要不绝望,要不知足。

交友与大街。拍拍我的肩膀吧,在大街上,百无聊赖之际,你就算是期待一个与你安慰孤独的人,我可能那一天不开心,给你一个过肩摔,两下子把你放倒,希望再一把将你拉起来,你不会责怪,反而我们是朋友了。

谁不希望任何遇上的事情都有好的转机,哪怕单只说“交友”这一件事?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9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