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归人
分享到:
43已有 728 次阅读  2020-12-16 06:07


分享 举报


 

吾心安处,即是归处。

                ---白居易

 

 

既然形婚了,总是会有些琐事要应对的。这日那边打来电话,“你这几天有时间没,我爸让咱俩回去一趟。”

“啥事?”

“我妈要去山西老家给抱个小孩回来,被我爸拦住了,他让咱俩抽空回去一下,我也是刚知道的。”

 我是有些愕然的,逢年过节去她家的时候,她父母从未对我提过孩子的事,“你妈真是骨骼清奇,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我妈一直想要抱孙子,这次好像是我三姨给她打了电话,我爸妈可能和你爸妈那边私下也有联系过。”

 

跟我爸妈有关?不大可能啊,我什么性子家里知道的,这种事除非我自愿谁也绑架不了我。而且你妈抱哪门子孙子,最多是个外孙。

“这也太荒唐了,我要小孩不会自己生啊,我没啥事,你啥时候有空?”

“后天我下白班吧,大概五点半到那。”

“行。”


------------------------------


地铁才到半路,电话就来了,“我到了,你到哪了?”

“快到玉祥门了。”咱俩可是同时出发的,丫的又打车去的吧。

“那我先上去了。”

“好。”

 

挂了电话,我在脑子里把准备好的词过了一下,什么养老政策、老龄化社会啦, 现代家庭少子化无子化啦,生命的意义、自我价值的实现什么的,全是从小破站攒过来的。

我还打算从国家统治和经济调控手段入手,深入浅出地剖析一下统治阶层如何运用国家训诫来驯化民众,再提出对社会惯性的质疑和思考,探讨人的真正价值等等,最后用上我忘了从哪里嫖来的一句话作为结尾:

 

不要让你们那个时代的悲哀,

成为我们这代人的悲哀。

 

完美~~


------------------------------


进了门,迅速扫描战场,我形婚对象在餐桌边面无表情,她妈远远地坐在沙发上,一脸不快。

哟嚯,已经开过战了嗬。

我再看她爸,老头开门后转身就进了厨房,进进出出在端菜,表情甚是轻松。

emm~~ 估计也没几个回合。

老头不是中立就是友军,我方优势不要太明显。

 

三人寂然饭毕,我扫荡完面前最后一块肉,看下了时间,得速战速决,我还要赶回去健身呢。

 

我用余光瞟了下还坐在客厅的老太太,决定活跃下气氛,“听说你们找了个人贩子。”

---《打响第一枪》

 

史湘云撑不住,一口饭都喷了出来;林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桌子叫“嗳哟”;宝玉早滚到贾母怀里,贾母笑得搂着宝玉叫“心肝”;我形婚对象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她爸哈哈大笑,“没有没有,她三姨说她们那边有个年轻女娃刚生了个娃,不想养,要送人,听说有很多人想要,你妈就急着想过去抱回来,今天早上还想走呢,我给她说她要是去了,家里存款我转给她一半,她就住山西别回来了。

 

纳尼?这么扯淡。我算听明白了。

某不知道成没成年的失足少女不知道在哪里和不知道干嘛的男人鬼混了后怀孕愣是没让家里知道结果自己在网吧厕所生下了一个孩子,对被我形婚对象她妈和她妈的娘家亲戚们一直猜测我俩为啥一直没小孩觉得我俩其中一个肯定有隐疾的远方的我的人生轨迹产生了一丝扰动。

---《那些电视剧也不敢这么演的事

 

“谁出的幺蛾子,我爸妈和你们联系过吗?”

---《扫雷》

 

“没有没有,我也不同意。”我语气不善,老头赶紧表明立场,这时客厅传来一声“哼”。

---《上钩》

 

该我上场了,我习惯性地看了下剩余进度条,诶?不对呀,怎么这么短?我形婚对象“噌”地站了起来走到沙发边:“你为什么要这样~bala~bala~bala~bala~bala~bala~自由~bala~bala~bala~bala~规划~bala~bala~bala~bala~养老~bala~bala~bala~保险~bala~bala~人生~bala~bala~bala~婚姻~bala~bala~bala~成熟社会~bala~bala~选择~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

她妈在狂风骤雨里勉强回了几句话又被淹没在狂风骤雨里。我心想厉害啊,敢情你是担心我爸妈有参与所以没发威啊。她妈最后实在被怼得没话说,刚作势要站起来,我形婚对象就大吼一声:“你再这样我就从楼上跳下去。”

我默默点了个赞。

---《预判》《你居然抢BOSS的大招》

 

老头赶紧过来打圆场,我形婚对象一会儿温声细语一会儿威逼恐吓一会儿义正言辞一会儿嘤嘤嘤一会儿雨转晴抱住她妈嗲得齁死人,最后拿起手机给她觉得有嫌疑的TMD娘家亲戚挨个把电话打了一遍。看得我在心里惊叹,女人真是善变啊。

---《演员的自我修养》《白衣天使也疯狂》《谁抢了我的C位》《论如何躺赢》

 

全程不到半小时。

---《鸣金收兵》


------------------------------


下楼,天色已暗,去地铁口有一段路要走,我俩在路上复盘。

“刚才你和我妈说话的时候,我都怕她怼你几句,我看你咋办。”

“能咋,我脸皮这么厚的。”

她笑个不停,“你一点都不像摩羯座。”

“那像啥?”

“射手座和双子座。”

“你认识不少人嘛,说说理由?”

“我认识的摩羯座都没你这么乐观阳光。”

“我不阳光,我就是太阳啊。我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这么说,你是觉得你家二皮脸太阴暗了?”

“你不怕她听到生气啊。”

“不怕,我也是二皮脸嘛。”

她给了我一个白眼。


“我最后加了句,我俩当时结婚前提之一是不要孩子。”

“我听见了,你为啥这么说?”

“后面你有句话软了,有问题,所以我最后给他们心里下个锚。”

“哪句?”

“我工作这么忙,哪有时间生孩子。你就说我俩都不要孩子就行了。你但凡用到一个世俗的理由,他们都能找到一百种世俗的角度来拆解。你妈不光是想抱孙子,还有其他的考量。”

“嗯,是,你爸妈没催过你吗?”

“有,但没用,我从小在乡下被奶奶带大的,要上学的时候才回城,他们上班也忙,相处时间不多,我初中就开始住校了,没怎么在家里呆过,我们感情没那么深厚,他们管不了我。”

“这样啊,我是被我爸妈带大的,上大学前都没出过远门。”

“所以你被宠坏啦,这样也好,他们拿你也没办法。”


我脑袋里闪过一些画面,草地上卡通形象的一家三口快乐地生活在一起,那些画面闪得太快,我看不清楚。“我们不能有一丝妥协的, 真要有孩子只会害了他,这种事情,到我们这里终止就行了。”

“我也是这么考虑的,虽然他们会很难受。”

“我倒不会去想这个,我尽我的义务就好,我不像你,我形婚不是为了他们。”

“你知道的吧,咱俩虽然是形婚,也是结婚。”

“我知道。疫情那阵,你们医院封闭的时候,我想过了,如果你挂了,我会替你照顾你父母的。”

“讨厌啦。”

余光里,她皱皱鼻子,眼睛眨了眨。


“形婚前你说你俩感情很稳定,我没料到是这样。”

“是很稳定啊,一直稳定的异地,刚认识你那阵就已经很稳定的五年了。”

“十年的感情,你说结束就结束,换成我可不敢。”

“没什么不敢的,我俩两三个月才见一次,都没真正一起生活过。”

“你真能忍。”


“两个人在一起,只是个开始,后面才是考验,我有信心走到终点。我什么都准备好了,他连过来都不敢。”


她有些沉默,过了一会,她说:“你这样子一个人,真让人担心。”

“没事,我现在不是在找吗。”

“SZ那个呢?”


我抬起头,路灯的后面,是无星之夜。我微笑着说:“在谈着呢。”


------------------------------


前面是女子监狱,大门旁边有个小门,标着探视登记的字样,有些人拿着大包小包在排队,走过监狱门口时,我俩都没有说话。

 

“他多大?”

“小我五岁,我俩阳历生日在同一天。”

“呀,”她眼睛里冒着星星,“那你过生日可以吃两个蛋糕了。”

“我们两个吃一个蛋糕。”

“他来西安还是你去那边?”

“他过来。他才去SZ没多久,没什么基础,他的工作也不是能做终身职业的。”

“他啥时候能过来?”

“还得一两年吧,我现在得打好经济基础,他有些顾虑,他那行在这边不好找工作,而且他父母养老估计得靠他。”

“你不怕啊。”

“我既然敢开始,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我一直佩服你这么勇敢,你真的这么喜欢他啊。

“我看到他的时候,就把我俩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

“你想要孩子?”

“他想要,我陪他一起。”

“你取的啥名字?”

“杨汶。”

“哪个wen?”

“汶川的汶。”

“为啥取这个名字?”

“我俩名字里各取一个偏旁组合的,而且木生水,五行相生。”

“你还会五行。”

“你忘了我干嘛的,我还会风水呢。”


笑了一会,她说:“他性格咋样?”

“温和,沉静,像月亮一样。”

“他照片看着不太好惹的样子。”

“装的,我这种嬉皮笑脸的才真正不好惹。”

 

前面就是地铁口了,她拦了辆出租车。

“你坐地铁不就到了吗?”

“地铁口出来还要走好远呢。”她打开车门,转身对我说:“等他过来了你得请我吃大餐啊,好大好大的餐。”她张着嘴,恶狠狠做了个吃东西的表情。

我哈哈大笑,“好。”


车开了,我朝地铁口走去。

你家离地铁口只有200米好吧,败家娘们。

算了,败的也不是我的家,是二皮脸的。


------------------------------


下班高峰期,地铁人有点多。我挤到车厢连接处,这里空旷一点。我塞紧耳机,靠在车厢上。

“等他过来了你请我吃大餐啊。”这声音一直回荡在我心底。

“好啊。”我在心里大声答道。

 

快到家的时候,总算有了个位子。我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一片漆黑,像无尽的夜色。

我不再看窗外。我打开微信收藏页,里面有一篇小说,我只看到了第九章。

终究是没有机会读完了。

我点开目录,翻到最后一页。

“出了地铁口,我闻到玉米饼与牛肉汤的香味,顿时觉得饥肠辘辘。飞机划过夜空,夜市正火热,灯光照亮之处都是人影。声音乱哄哄的。裹挟在不断涌出的人群中就被无形催促着,必须不停向前。回去的路有多条,方向跟气味一样具有迷惑性。而我并非初来乍到,不应该像初来者那样易受迷惑了。我定神望了几秒,大步走向我要去的地方。”

 

再见

阿川

不再见。

 

                                                             阿武

                                           2020 /12/ 16  于上林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7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