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
分享到:
18已有 495 次阅读  2019-03-24 15:56


分享 举报
从新年开始就一直在加班,终于上周把基金委和科技部的作业都交完了,虽然还要帮领导准备科技部的答辩PPT,但是已经觉得人生有盼头了。这周末难得还可以休息,两天宅在家里,睡个昏天黑地,放纵自己的慵懒。明天又要上班了,我爬起来码几个字,也算做一点有创造力的事情,不完全是在虚度光阴。
这段日子最重要的事情当然是写标书,俗话说“道路千万条,标书第一条。过年不工作,上班两行泪”。今年的冬天感觉是比高考之前那个冬天还要紧张的。。。那会刷题感觉很机械。但是今年冬天写材料,却一直是在考验主观能动性和创造力,感觉自己本来就金贵的头发,又损失了不少。好在上周交作业的时候,还是被领导表扬了一小下,说写的还算精彩。我差点喜极而泣。太不容易了,以前都是被批的体无完肤的。我当时很想弱弱的问上一句,老板,我这算不算是出师了?
这两个月发生的最有趣的事情,大约是认识了两个同校的基友,而且都是从飞赞上面。我还是挺惊讶的,难道说飞赞真的起死回生了吗。毕竟最近都在加班,很少上来浪。其中一个是同龄人,学文科的小哥哥,感觉是个很成熟沉稳的人,略有几分成功人士的feel。另一个则是同系的小师侄(他一直强调是师弟)。那天跟师侄聊天,真的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很多只存在于记忆深处的人和事情都被翻腾起来了。我那天真的觉得那是一场两个学渣对自己院系的吐槽大会。
再说一件比较惊悚的事情。忽然发现朋友圈里为数不多的学术大咖之一,某米国院士居然是同类。虽然据说这大叔在加州的学术圈是个名媛,可是我不知道啊,那天忽然听闻还真有点惊。
Day 1: 大咖K先生又跑来指导工作,一起开讨论会。会后我的办公室室友妹纸一脸八卦的问我,风哥,你有没有看到K的裤子?
我说,好像有点紧,是吗?这是他一向的风格啊。(我发誓我虽然跟K叔关系不错,但是从来没往性取向方面想过。)
妹纸继续补充,我还发现他的戒指是戴在小指上的哦。
我说,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弯弯的吗?
妹纸狂点头说,风哥,就是那个意思。你会想要穿那么紧的裤子吗?
我一脸纠结,想啊,只是我身材没有K叔好而已。
Day 2: 妹纸早晨一进办公室,一脸神秘的关上门说,风哥,我昨天回去跟我老公说了K的事情,我老公说拿照片来鉴定一下。我把照片发过去,我老公就看了一眼,回答,不用说了,gay and bottom。
我心想这两口子。。。这是有多八卦,说,你老公这么专业吗?
妹纸做小鸡啄米状说,我开始也不信,可是把K的名字和homosexual放在一起谷歌了一下,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我去瞄了一眼她找到的网页,K和其他若干大咖居然是加州某院士组成的LGBT社团的主委,而且这货的自己的维基百科主页上居然是an openly gay。我心想,这果然是个Tim Cook一般的存在啊,我果然低估了他。。。不怪我一直觉得这大叔是个非典型的院士,妥妥是个名媛啊。
妹纸一脸鄙夷的看着我说,风哥,你们这些直男,出门都不带gay达的吗?
我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了一下,我这种不精致的直男看来果真是不配做同志的。

另外,四月中下旬应该会比较空了,附近的朋友可以约吃饭看电影旅行。。。等等哈。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40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