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爆菊上瘾的男人们--(来自情感咨询师)
分享到:
36已有 3765 次阅读  2019-04-12 11:52


分享 举报

“女攻男受”和直男0

很多人以为肛交行为只存在在男同性恋群体中,但看到美国的调查数据后发现自己真的不能对人类的性想当然。异性恋中也有男人喜欢被人插入肛门。听过上海社科院文学所陈亚亚介绍她的调研文章“从‘女攻男受’到‘第四爱’”,她介绍了她调研的一个群体“女攻男受”,指的是女性主动、男性被动的两性交往模式,在性行为上表现为女方用手或者器具插入男方肛门。从男插男,到女插男,让我非常吃惊。在目前的国内,一个男人的肛门被人插入有一个特定的名词“爆菊”,这个带有戏弄让男人尴尬的词语非常的流行,反映出社会男性性角色主体地位从主动可变到被动的灵活性,也反映出目前国内对性行为和性权利角色多样化的接受。《性之变》P306:女性为男性肛交的比例是10%。有些男性因在婚姻内得不到被口交和肛交而投入婚外之性。

人的性行为是性别、性向、性偏好等方面多角度的综合体,再从生理、心理和文化角度多维的组合起来变化非常多,这和大众传统思维上人的性是单一模式的想当然非常不同。就男性喜欢被他人插入菊花的行为,从性向的角度来看,就可以有同/双性恋的0号角色,也有异性恋的男人喜欢自己的菊花被插入。如果一个直男找一个男人插入他,可以叫他为直男0,而如果他让一个女性插入他,就是女攻男受。

我最近就碰到一个异性恋者“直男0”。他非常喜欢被他人插入他的肛门。他在同性恋群体中寻找给他爆菊性伴时候,把暴露自己身份的照片放在了网上,我就提醒他不要因此而暴露了自己的隐私。毕竟他是个公务员,在社会上很多人认识他,他对我的提醒非常感谢。也许是我的提醒给了一定的安全感,他开始不断的向我介绍他的情况。他说他一般需要找到人给他爆菊,但他并没有想到女人可以做到这点,他就只能到同性恋圈子里找男人。但他实在不喜欢男性的脸,所以在被爆菊的时候,他喜欢背式,菊花被爽够后,他就马上走人。也许他只想爽菊花,不想和同性发展情感的做法,让同志群体里的人非常不理解,觉得他就是个沉迷于一夜情的没有情感的人;但他和妻子的情感和性关系非常好,他也不认为自己是同性恋。他的故事让我始料不及,因为我以前一直以为在同性恋群体中的0号角色都是同/双性恋。受到陈亚亚提到的“女攻男受”的启发,我知道了他就是一个喜欢被爆菊的异性恋,所以我给了他一个建议,让他和妻子商量,在他和妻子做爱时候多加一道过程,让妻子使用假阳具给他爆菊,这样就避免了他在婚外找寻被爆菊的暴露隐私和感染性病艾滋的风险,也维护了家庭关系。之后他给我反馈了他们的夫妻性生活有了更多的情趣,夫妻关系有很大改善。

肛交这个词,提起来有些人会觉得不喜欢。毕竟想把性爱和肛门放在一起,对有人会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是厌恶。我们对同性恋之间的肛交不陌生,但男插入女性肛门的异性恋之间的肛交也不让人奇怪。但让我吃惊的是,有一些异性恋的男人,他们并不喜欢男性,但他们一旦发现自己非常喜欢菊花被人插入后,感觉非常的好,于是成了被爆菊的瘾君子,不断找男人来爆他的菊花。如果他们可以和异性的伴侣沟通好,他们就可以成为“女攻男受”的直男0。当然有些直男不敢或因无法实现自己的性需求,碍于道德法制,有些直男选择了自己爆菊,查查近些年的把活黄鳝塞入肛门的新闻就不止一条,结果作为性工具的可怜黄鳝咬破了男人的直肠,直男只能跑到医院救治了,要不这样的暗无天日的性诉求真的难于大白于天下 

我国在国民肛交方面的数据还不是很全面,对于肛交的一些数据我们可以看看美国《国家健康统计报告》的子报告《国家家庭增长调查:针对美国国内性行为、性吸引和性身份的报告》(Sexual Behavior, Sexual Attraction, and Sexual Identity in the United States Data From the 20062008 National Survey of Family Growth)中列举的数据,报告中表明:美国15-44岁男性中有35.8%的人在进行异性恋之间的肛交(其中同性间肛交的有6%);而15-24岁女性中有20.3%(其中12.4%是同性之间)进行肛交,15-24岁男性中有21.7%(其中5%是同性间)进行肛交。这其中的5-6%的人是我们常说的同性恋人群,但有大部分肛交的美国人是占二三成的异性恋。不管性向如何,美国人的肛交普遍存在,而且是异性恋居多,只是秘而不宣罢了。(潘绥铭:男同性恋者最不同的不就是“肛交”么?可是男女之间的肛交少么?男女肛交的比例在美国是四分之一还多,在中国也有10%左右。http://blog.sina.com.cn/s/blog_45c3fe900101b84k.html)

很多直男0不好意和妻子说出自己的爆菊需求,于是他们进入了同性恋的群体,来寻找角色是1的男性伴插入,以解决自己的菊花容易“痒痒”的问题。因为男人被爆菊的行为颠覆了传统意义上的男性在性角色的主体地位,很多男性不敢公开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和做法。为了保护自己的隐私,他们不得不也变得边缘起来,和一些性小众群体混在一起。

 

老张头的做0心态

一个男人为何喜欢被爆菊?假设从生理、心理和行为上瘾上看爆菊,也许可以得出一些原因。最近和一个0角色的老同志老张头约谈了一次,对做0 的人的心理和想法有了更多的了解。他刚退休,一直想找到更多可以插入他菊花的人。他也自己的爆菊生活产生了很多困惑。

他问我:“同性恋之间能有真实爱吗?”这个问法本身就包含了他自己很多内心的东西,也反映出他在想要实现同性交往时碰到的困难。真爱不能有,人活着还有意思吗?于是我回答他:“能有,就是看你如何可以运用你的智慧和情商,看你如何理解和如何实现了。”接着他问我了一个具有性别色彩的问题:“同性恋为什么喜欢操屁屁呀?被操好,还是操人好。”我回答说:“同性恋是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插入了,想模仿异性恋的交配方式,实际性行为很多样,很多人在亲密的时候插入其他的地方,或不插入。性角色和性行为没有好坏的区别,都是自己的喜好。”

他接着问了几个问题:“那为什么男人特别喜欢别人的阴茎呢?他们舔我菊花时我感觉很爽。有的同志喜欢舔脚丫子为什么?为什么没人插我菊花,我就难受呢。”

这里他问了性向、性偏好、上瘾等很多角度的问题,我回答他说:“我觉得同性恋喜欢彼此的生殖器更多是自然现象,这样的情况不是后天学来的。科研上并不能说清楚同性恋性行为是自然现象还是后天社会生活中的习得。当然很多学者发现了生物学的证据,但生物性的基础也会受到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环境影响的。舔足也可能有更多的生理原因,有人对人脚特定的气味喜欢,也许成长过程中的“意外”。人的肛门被舔肯定是舒服的,任何人的菊花被温柔的刺激都会感觉很舒服的,因为菊花里有很丰富的神经。通常的人并不知道菊花被刺激后的感受,也想不到要那么做。还有就是因为性别角色的固化,以及性道德的规范,很多人不敢对菊花的性方面的反应有更多的想法而去实践。”

对于男性做0的原因,也许有3种因素引起:生理包括气质和母体孕期激素影响,成长中的家庭环境以及性格影响,以及在性发育和发展过程中习得的感受。也许从0的性偏好中得到一些线索。Nick Yee在他自己的个人网站(http://www.nickyee.com/上公布了自己在gay.com做了一个调查“beyond tops and bottoms: Correlations between Sex-Role Preference and Physical Preferences for Partners among Gay Men.”他发现0更喜欢自己的性伴比自己年纪大、比自己高、更重、毛发更多。而1更喜欢对方比自己年轻、比自己矮、体重轻、皮肤光滑的人;0也更喜欢对方猛烈的性行为。所以0在成因上有心理性别偏向被动(或传统意义的女性化)的特点。文章最后引用了Weinrich 在1992年发表在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杂志上的学术文章“ Effects of recalled childhood gender nonconformity on adult genitoerotic role and AIDS exposure”,指出男同性恋者在儿童期的游戏偏好可以预测成年的性角色偏好。这暗示出男同性恋的10的性角色是在生命早期形成而且不变。

也许在性向维度上继续研究,可以发现更多可能相关的原因,因同性恋会更多的把这些家庭和社会影响在性行为中表现出来。东方社会的集体主义专制体系,造成了人的依赖性和对权威和老者的崇拜,碰到一个美国心理学硕士,他提到西方社会中的被动角色以及恋老偏好的比例比东方社会更少。东方人的父亲的严厉更像一种西方心理病理学中描述情绪障碍,父亲的暴躁和冷漠以及父子关系疏远被东方文化的父权制合理化了,这些也许都能造成男性形成被动气质和喜欢受虐的性行为方式。

我实际上非常想了解他成为0的形成原因,我就问他:“您以前是如何发现自己喜欢做0的呢?”他说:“之前我不知,我的一个同事把我插过以后,菊花就出粘液,当时我就觉得特别舒服,以后就总想。现在隔一二天没人插入我就难受。”

我想知道他喜欢做0是不是他有内在的心理性别因素的影响,就问他:“您在以前认为自己在心理的感受上是男性还是女性呢?当时,您为何会同意同事插入您呢?通常的男性会非常强烈的抗拒被男性亲近的。” 老同志:“他观察琢磨我好久了,平时他在在不同的场合对我表示出了友好亲密的愿望,而我也没有反对。他就想法创造机会。我们出差住在了一起,他在我面前生殖器总是硬硬的,还抚摸我的。他先给我舔的屁屁,我感觉很好。我俩出差时,他就天天和我做爱。我不知道对其他的男性有没有好感。但现在我见到好看的男人,就想让他插入我。我也不知道我更喜欢漂亮的女孩还是男士。但假设有个漂亮的女孩用工具温柔的插入我,我也会喜欢。有时候没人插入我,我在后面插个胡萝卜。我觉得如果是爱情的话,我会愿意和男性建立发展一段恋爱关系。我的同事满足不了我,我想经常玩这个,我想做0的性欲太强烈了。”

我认为如果肛交有强烈的性别需求(希望自己是个女性,并希望被插入)改变起来难,因其中掺杂了强烈的心理性别被认同的需求。但就是因被按摩或刺激造成的舒服感是可以改变的。就老张头的被爆菊喜好,我觉得是更多是上瘾行为,就像有人吸烟一样。如果想改变,也许可以做到的。我说:“我觉得你更像是个双性恋,在被同性的诱导下发现了自己的一些性方面的特点。也许有两种方式来安排自己的生活,第一种是刚才提到了和你同事建立稳定安全的性关系。就你发现自己的菊花被插入的欲望非常强,你可以让同事也使用器具。第二种是你尝试和老伴儿使用更多的性技巧来满足自己,这样你可以不会考虑在婚外发生这些关系的对自己家庭的负面影响。”

他说:“我从来没敢和老伴儿说,我怕老伴不给插。”

我又想到另一个问题,于是我问道:“您平时的情绪如何?你觉得自己需要他人的关心吗?”他沉默了,情绪有些低落,不想回答。

我说:“有些老年男人需要对菊花的强烈刺激,更多是因为家庭情感对自己的关心不够,以及失落感,不知这里适合您的情况不。”

他说:“你说的很对。”

老张头强烈希望被爆菊上瘾的形成,有家庭情感关系淡漠的影响。如果家人对一个人的关心不够,他就会更期待(只能)外界对自己的关心了,他也会因此产生各样的上瘾行为来缓解自己的焦虑和不安。我很担心老张头的爆菊的强烈欲望需求,因家庭外界的人,很多找寻彼此发生性行为更多是为了解决自己的家庭、心理问题和缓解自己的行为问题,这些人对彼此都不够爱护和负责。甚至有人发展出了极端的虐肛,拳交等危险的虐恋行为。很多人因此发生了很多意外,如被欺凌,被敲诈,被伤害,被感染了性病或艾滋。

我对老张头说:“我做防艾干预时候,在男男发生性行为的浴池中蹲点过很久。碰到一些在浴池里让人疯狂的插入的老头。估计他们都被艾滋感染了,有些也许因此死去。他们中的有些人不是同性恋。就是因为家庭对他们的关爱不够,他们就让他人插入菊花来寻求刺激。所以也许有机会,我们进一步的关注一下你的家庭关系,希望可以能更好的处理你的爆菊问题。”老张头向我道谢后走了,期待和他进一步的交流。

 

 

老人浴池就是老趴0的地狱

老张头只是我知道些老同志的故事之一,而其他的老头故事有点可怕。去年的时候,我常常去本地的一个老头居多的男男同志浴池,那里有些老头,经常是趴在休息室的床上,任凭他人一个个的连续给他爆菊,我管他们叫“老趴0”。听说有的老头竟然一夜可以被爆菊二三十次。而有的老头竟然多人插的脱肛,或肛门撕裂后血流不止。有的老头得了尖锐湿疣还坚持被爆菊花不断,老头们感染艾滋得各种传染病不足为怪,自己不但被感染,也让自己成为了一个疾病的传染源和中转站。

有一个老老头70多,他以前是个学校校长,最近老老头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出了问题,他发现自己的肛门总是有不能愈合的溃疡,他被感染了艾滋。他在半年前孤单的时候,在浴池里面呆了一阵子。老老头没想到自己一生荣耀,老了老了自己却晚节不保,同样是死,却要死于无法启齿的疾病。

我常把趴在浴池里的老大爷们,从小黑屋里面叫出来。我给他们搓澡,请他们吃饭,和他们谈心。我问过这些趴着的老0。我说你痛不痛啊?他们说怎么不痛啊,痛也忍着啊。他们都不知谁以及多少个人插过了他们。我问:“你们不怕感染艾滋吗?”有人说:“还真的不知”,不过有个老趴0告诉我说:“死就死,死了更好”。后来有些老头还经常给我打电话,关心我最近好不好。有些老头经常说自己总是疲劳,果真他们中的一些感染了很多疾病,有个老头去医院治疗其他疾病被发现艾滋、丙肝、梅毒三样全,好在他用药后控制住了病情。

老同志的心理似乎是一丝丝却弥漫着绝望和挣扎,很多同志老者一生中都是很难有幸福感,有儿有女,外表多么的辉煌却无法掩盖住内心的痛苦和孤独。不慎流落和失足于浴池,感染疾病,身体上和心灵上却总是有难以愈合的伤口。

   性少数人群的快乐则难于被社会认可,于是快乐变成了痛苦。有人关注过关心过这些老头同志么?他们被当成性玩具,成为另一些男人发泄自己性欲的一个洞。他人的性爱可以升华为美好的爱情诗篇,而这些人的性不是爱,而是污名,并要被唾弃,被迫流落于浴池或者公厕这些肮脏污秽的场所。主体的社会就是谩骂这些老头们:“老了,老不要脸的,非但要谈性,还要搞什么同性恋,流氓变态,还搞出这么多的艾滋。”老人浴池里面狭小的空间是他们仅仅的能逃离社会能找到的片刻天堂,但也许片刻的喘息也被打乱,治安管理加上艾滋,让他们痛苦不堪。看来不折磨死这些老人,世不罢休啊。于是幸存的片刻天堂变成了地狱血海。

死于未知可怜,死于无畏则可叹,死时失去自尊则可悲。绝望中的老人也许只想死去,艾滋算什么呢?因为生活折磨他们太久了,老人根本就不怕艾滋,艾滋成了他们生命最后的唯一陪伴者。走进这样浴池中的每一个老人,就像走进一本历史书,每个老同志都有自己的故事。我在想,如果我老年后,也许变得痴呆,也许也会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跑到浴池里去消解自己的痛苦和绝望。我被人蹂躏,尸骨好似被野狗分食而死去。如果境遇可以轮转,现世地狱的这些老头,来世可否去天堂?

 

 

文献:

Weinrich, James D.; Grant, Igor; Jacobson, Denise L.; Robinson, S. Renee; et al (1992). Effects of recalled childhood gender nonconformity on adult genitoerotic role and AIDS exposure.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1992 Dec Vol 21(6) 559-585.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37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xgf7758 2019-04-15 12:37
    leel: 【性少数人群的快乐则难于被社会认可,于是快乐变成了痛苦。有人关注过关心过这些老头同志么?他人的性爱可以升华为美好的爱情诗篇,而这些人的性不是爱,而是污
    中国人普遍有从众心理,努力使自己和大多数人一样,是不能接受有人会跟自己不一样。但是每个人都是唯一的独特的不同的,不只在同性恋这个问题上,在很多事情上每个人看法都是不一致的。与西方国家相比,实际考虑在中国更为重要。大多数人只能跟着国家的走向寻找自己的路径,中国在拐弯,不是个人可以扭转的。
  • leel 2019-04-15 13:27
    xgf7758: 中国人普遍有从众心理,努力使自己和大多数人一样,是不能接受有人会跟自己不一样。但是每个人都是唯一的独特的不同的,不只在同性恋这个问题上,在很多事情上每
    看不懂你在说什么。
  • 我与大叔的故事 2019-09-03 21:58
    作为咨询师,不需要遵守职业伦理的吗?把来访的情况发放网上
  • momophoto 2019-09-03 22:49
    活到老,艹到死,原来是真的。老趴0的生活,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也是触目惊心。原来不是叫床,艹死我吧,是发自他们心底的呐喊。这种死法,也太有戏剧性了吧。
  • kikiko 2019-09-04 09:34
    雄文力推
  • xgf7758 2019-09-04 12:07
    momophoto: 活到老,艹到死,原来是真的。老趴0的生活,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也是触目惊心。原来不是叫床,艹死我吧,是发自他们心底的呐喊。这种死法,也太有戏剧性了吧。
    你是要“性”,还是要“命”?
  • pierrebuckley 2019-09-27 16:08
    居然还附了文献 OMG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