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喃时光(2)
分享到:
3已有 311 次阅读  2020-02-15 19:15


分享 举报



    离开前我在镜前驻足,镜子中的自己,似乎看不出昨晚混战过的痕迹。心满意足开门关门,进入电梯前,删掉了床上还未睁眼人的微信。


   怎么说了, 这是个稍有些姿色、身高、体型,再加上有一份好工作,好学校加持,就可约到心仪猎物的年代,只要你敢说会撩,不愁寂寞人,正所谓山风乱入怀,手中花正开,春心一点动,云彩飘过来。


   至于我,综合六分,混圈这么久,鲜有失手。自认为厉害在我那张能说会道的嘴,但我也有自己的操守,那就是跟谁都只有一次,再好吃也不吃第二次,当然我也不是不挑人,那些一看就和我一样玩玩的不要,因为玩太多次会松,不好玩,所以一般我偏爱新人,尤其是涉世未深的,当然如果是那种欲求未满的有家属之人,我也是比较喜欢的,不是因为妾不如偷,而是因为有句话,对于他们是魔咒,只要轻轻地在他们耳边说出,就会立刻释放狂野的一面,那就是“……”,而此刻才是最精彩的。


    我是谁?这重要吗?


    这不重要,我,你肯定遇到过,或者等着遇到我的路上,我存在在你的通讯录中或者软件中,我是你认识的某一个人,或某一群人的结合,也许你不知道我的这一面,就如同你不知道你还有其他一面,一样正常。



     被电话打断了我的那些独白,招了辆出租车,坐上去接通了电话。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3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