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中秋记事
分享到:
4已有 50 次阅读  2020-10-08 14:34


分享 举报

月出皎,佼人僚兮。望天低,江清月明。

长河兴,晓星未沉。嘤其鸣,求其友声。


庚子年八月十四,相约肥蟹之宴,遥想五年之前宴饮盛景,终以成继。摘苏叶,温花雕,泡菊茶,热锅鼎,蒸食河蟹,举箸言笑,酒助诗性,犬嬉席间,意趣晏晏。晚间与友话夜,夜似有奇梦。


八月十五日,略寄膝下之情。享饕餮,小憩。亥时,念月欣然出行。仰头月在,皓然于木间。行人熙熙,三口之家,或成双,多为兄弟,所谈及宴饮玩乐、窃窃思怀。行至河边,夜空偶晴,水满未溢,川流劲然有声。云白漫漫,不似暗夜,目及天边,皆为黛蓝。

去岁今日,目见苍狗戏,玉兔走,叹空送折柳意;是夜银盘亦若隐若现,而泠风阵阵,杨、柳、桐皆舞,影动潇潇,波光粼粼,全然另一番意趣。

今日之庚子中秋,亦为母之寿诞,为不能同尽兴而以为憾。然同望婵娟,所言看云不见月,大有一夜北风紧之妙。


子时,路遇几多路建工人,后又见一女孤坐于路边灯下,设施齐备、奕奕演艺于网络,五味杂陈。想节气乃自然物候之变,佳节却为人以其形赋其意,人生百年,何意之赋?所谓盖棺定论,未到之时,大多碌碌,时而意难平,而柴米油盐中赋意,立命之苦,亦可为物候之喜、亲友之悦、莫逆之识、相思之情,皆乃生之乐。


而明日之盼,为东坡与石榴也。


——于庚子年八月十五日夜。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4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