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无题
分享到:
5已有 119 次阅读  2020-12-13 13:40


分享 举报

记于北京雪夜,晨起晴日,遥想昨夜风雪夜归人,并着逝去的龟和被虫蚀啃空的甲壳、公祭日,和近些日子的所思所感而作。


灯半昏,月半明,冬月未至,霜雪先行。只望飞花做盐谣,莫忆当日坎坷形状。坚龟甲,敌不过千虫万噬终成空;美鹅毛,分不清是冷是暖还似梦。


回首万世,月下柴门风雪夜,心系归人者,今又何在?且叹今朝,八十余载荡悠悠,冤魂何处诉,久久念残红。


本贪羡,飞花逐流水,月戏彩云间;怎奈何,花落水渐消,云散月羞藏。终怪那,情似切,梦太真。幸得徵羽问黄菊,必能傲度此年去。却是为何?来年需赴黄花约。

年初疫情,借住亲戚家,病痛缓和之时看到的开得骄傲的金菊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