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郎后遗症
分享到:
20已有 939 次阅读  2021-11-25 23:20


分享 举报

这阵子,莫名其妙心慌心悸。虽然一直都知道自己心脏不好,但许久没有这样的症状了,我也一直都很注意,时不时就给自己调理调理。所以,这莫名其妙的心慌心悸,着实让我有些紧张。

仔细想想,大概是这近一个月以来发生的事,给自己平添了太多心事吧。索性,抽出时间,把这些事在心里好好捋捋。捋顺了,心慌心悸,也许就会好一些吧!

师兄的婚礼,我真是后悔答应做伴郎。如果不做伴郎,我本打算连婚礼都不参加的。实在不喜欢参加婚礼,不喜欢往人多的地方扎堆。

婚礼的头一天,我就去了新郎家,晚上,新郎的同学、朋友在那喝酒吹牛,认识不认识的,都跟相识了几十年的老熟人一样推杯换盏。我坐在其中,手足无措,说不出客套话,也受不了猜拳行令的聒噪。

我悄悄对新郎说:随便找这些人当中的一个做伴郎都比我合适,又会来事又能挡酒,比我有用多了,我搞不来这种应酬啊。

内心只想赶紧开溜。

新郎看了看时间,就跟那些人打招呼说他要休息了,让大家喝得开心,但别太晚,明天要一块迎亲。随后,就拉着我去了婚房。

不知道其他地方有没有这样的风俗,我们这边,婚房在结婚的头一天晚上需要小男孩压床,通常都是自家亲戚的小男孩。如果没有小男孩,就拉个没结婚的小伙子。至于为什么有这样的风俗,我也不清楚。以前做伴郎,也都是三两个小伙子连同新郎一块挤在婚床上凑合一晚上,偶尔夹杂个把已婚的,只要新郎不在乎就行。

我钻进被窝,道了声“早点睡吧,明天早起”,就躺下了。

新郎也钻进被窝,问我:师兄,我结婚了,我们还能像从前一样么?

当然一样啦!我还是你的亲爸爸,你还是爸爸的好大儿。

他过来锤我,我俩闹了一会,我就开始犯困,迷迷糊糊睡着了。

半夜醒来,新郎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我的被窝里,从背后抱着我,旁边的被子里,睡着另外两个人。

我轻轻翻了个身,新郎把我往他怀里揽了揽,腿压到我身上,脑袋又往我颈窝处钻了钻。呼吸是平稳的,他并没有醒。旁边那两位仁兄的鼾声此起彼伏。我试着继续睡,却再也睡不着了,索性起来,找了把椅子打坐,直到天亮。

迎亲比较顺利,并没有那种暴力砸门的名场面,我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想着接下来的婚礼,应该不会闹腾得太厉害。

然而,我还是太年轻,万万没想到,婚礼上,最能闹腾的,会是新郎。

先是走红毯的时候。

正常情况下,是我跟伴娘捧着花,跟着一对新人后面走上舞台。

然而,新郎直接拉起我的手,紧紧地握着,我甩都甩不开,也不好在众目睽睽下动作幅度太大,只能任他拉着,尽量跟他走得近一点,不让人看到他拉着我的手。

伴娘是个机灵的姑娘,她看我跟新郎走得那么近,便挽起新娘的胳膊。

就这样,我们四个人往舞台上走,并没有显得很怪异。

婚礼仪式的中间环节乏善可陈,直接说最后一个环节:闹伴郎伴娘。

司仪要我跟伴娘喝交杯酒,我暗暗舒了一口气,心想:还好还好,交杯酒而已。

记得有一次当伴郎,是让我背着伴娘在红毯上跑圈圈,那伴娘又比较壮实,我差点没累吐血。

礼仪小姐端上来两杯红酒,我端起一杯,看了看伴娘,那姑娘倒也是个大大方方的人,伸手要去端另一杯。

结果,新郎夺过伴娘那杯红酒,对司仪说:伴郎有喜欢的人了,他只跟他喜欢的人喝交杯酒。

我心里有无数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这特么是要给我来个当众出柜么?

正当新郎跟司仪纠缠时,台下冒出来个声音:那就让新郎跟伴郎喝交杯酒吧!

台下哄堂大笑。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是新娘的同学朋友那桌一个傻子。

新郎笑呵呵吼了声:行!然后就转过身对着我。

行你妹啊行!我心里骂道。

我情愿跟伴娘喝交杯酒,也不愿意跟新郎喝。

我有些不知所措,心里骂着那个起哄的傻子,也在骂新郎是个弱智。

前面说我只跟我喜欢的人喝交杯酒,后面立刻答应跟我喝交杯酒,生怕别人不误会不想歪啊!

我最怕的是新娘误会想歪,转头看向新娘,看她会不会尴尬、会不会不高兴。

结果,新娘夺过司仪的话筒,说:我家闺蜜这是被伴郎嫌弃了啊?再来两杯酒,我跟我家闺蜜喝交杯酒!

就这样,在大家的哄笑声中,新郎和伴郎、新娘和伴娘,喝起了交杯酒。

我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喝完交杯酒,看了看旁边的新娘,心里想:这么聪明的姑娘,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新郎是个gay啊?

到了敬酒环节,先从新娘的亲戚敬起。新娘给新郎介绍这是某某某,新郎称呼一声,敬一杯酒。我跟伴娘跟在后面,伴娘负责端盘,我负责倒酒递酒。大多数亲戚都是让新郎逐一称呼过后,大家一块跟新郎碰一杯,算是很照顾新郎了。

然而,到了新娘同学朋友那桌,那个傻子站起来说:咱们这桌,不光要好好认识认识新郎,还要好好认识认识伴郎。

我心想:不就是喝酒么?老夫虽然酒量不怎么样,但也不会轻易认怂。

然而,新郎说:伴郎不能喝酒,我替他喝。

傻子就势说:那新郎官,要敬我们每个人三杯酒才行。

一桌人跟着起哄,看来是提前商量好要戏弄戏弄新郎了。

新郎也够实在,跟每个人碰三杯酒,也不管对方喝没喝,甚至不管对方喝的是酒还是饮料,他只顾自己往下灌,还不许我倒酒的时候放水钻空子。

刚开始,大家还都跟着起哄,喝到一半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有些尴尬,期间新娘试图拦着不让新郎这么喝,新郎压根不搭理新娘。

就这样,一桌酒敬下来,大半瓶白酒没了,新郎看着还没什么事,但醉倒只是时间问题。

我以为,这就过关了,想着趁新郎还没醉倒,赶紧给剩下的宾客敬酒完事,别失了礼数。

没想到,傻子拦着我们,说:新郎大家都认识了,伴郎大家还都不认识呢!

我是你爹啊?你要认识我!我心里骂着。

新郎豪迈地吼了一嗓子:那我就替伴郎再敬你们一人三杯!

再这么纠缠下去,要么新郎醉倒,要么大家都吃完饭离席了,那样就没法敬酒了。

情急之下,我跟一桌人说:各位伙计慢慢吃,让新郎新娘先去敬酒,随后过来陪大家好好喝。

然后,我端起斟满酒的散酒器,新郎要拦着,我挡开他的胳膊,一口闷完,将滴酒不剩的散酒器亮给这一桌人看,尤其对着傻子亮了亮,傻子便不再吱声了。

后面基本上都是新郎这边的亲戚,新郎开始有些大舌头了,那些亲戚直接向新娘自我介绍,还拦着不让新娘喝酒,算是很照顾很照顾新娘了。

宾客走得差不多了,就剩下新郎跟新娘的同学朋友,给他们重新订了个大包间,上了些果盘。他们留下来,就为了等着晚上闹洞房。

新郎的酒劲开始上头了,不光说话大舌头,走路也开始歪歪扭扭。

我搀着新郎到大包间坐定,看着没我什么事了,就跟新郎的一个男同学打了声招呼,让他照顾新郎,然后起身准备开溜回家。

结果,我还没走出大包间,新郎就开始嚷嚷了:淡泊呢?淡泊呢?

他看到往包间外走的我,试图起身,却站都站不稳,只是喊着:淡泊你去哪?你不许走!

新娘说话了:哥,你要是没啥事,先别急着走行不行?

行吧!那给我来碗酸汤面吧!清水煮,别放虾皮跟猪油,蚝油也不……

哥,我知道你吃素,放心吧,我去跟服务员说。

我又重新坐到了新郎旁边,他紧紧抱着我的胳膊,脸在我的肩膀上蹭来蹭去,嘴里不知道嘀咕着什么,开始犯迷糊了。

就这样吧,他喝多了。

等酸汤面上来,我便开始狼吞虎咽。

那傻子又冒出来了,问我:哥,你跟新郎关系很好啊?

嗯,我们是师兄。我看了一眼新娘。

新郎冷不丁又吼了一嗓子:不许灌淡泊!我替淡泊喝!

我跟新娘说:送他回家吧,都醉成这样了。

新娘想了想,说:我换衣服的房间还没退,送他去那吧!

也行。

新娘晃了晃新郎,说:走,回家。

新郎甩开新娘的胳膊:我不跟你回去,我要跟淡泊呆着!

我就势站起来,新郎扯着我的胳膊,又开始闹:淡泊你去哪?我不许你走!

送你回家。

我不回家!我要回你家!

身子扭得跟麻花似的。

我看了新娘一眼,对新郎说:好好好,回我家。

新郎搂着我的脖子,我抱起他,新娘喊了几个她的男同学帮我扶着新郎。这家伙跟我差不多高,但比我壮实,要是我一个人,是绝对不可能这样把他抱到房间的。

我把新郎轻轻放到床上,跟新娘说:你下去招呼那些朋友吧,这里有我。

傻子也在房间,说:哥,我陪你一块吧!

我没瞧他,只回了两个字:不用。

房间里,只剩下我跟新郎两个人了,我安顿他睡好,坐在椅子上,看着睡踏实的新郎,心里想着:新娘大概什么都清楚了,如果她问起,我是承认?还是否认?

脑子里一锅粥,完全没有主意。

我理解新郎的失态,可是,这样瞎胡闹,有什么意义呢?

过了没多会,新娘就回来了,她说朋友们都散了,新郎醉成这样,他们也没了闹洞房的心思。

我问新娘,还需要我留下来帮你照顾他么?

心里想着,只要你说不需要,我就立刻回家。

我不想跟新娘有交流,起码,在我理清思路之前不想。

新娘看了看新郎,然后对我说:哥,我想跟你聊聊。

果然,躲不过去了。

在这聊么?

哥,他喜欢你,对么?

没想到新娘问得这么单刀直入,我竟一时语塞。

新娘哭了: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好坐回椅子上,听她一边哭,一边讲她跟新郎的过往。

他俩是高中同学,又都是在西安读的大学,新娘追求新郎,两人短暂地在一起过,新郎就提出分手了。

之后,新郎没再谈过恋爱,新娘见新郎不谈恋爱,她也不谈恋爱。两人就这样,保持着同学的情分,不咸不淡地过了许多年。新娘读了研,又为了不要离新郎太远,放弃了去帝都某高校读博的机会。

后来,新娘家里开始催她相亲,她也相亲过,但心里始终放不下新郎,就又重新开始追求新郎,新郎却再没答应过她。

新娘说,她猜想过,新郎一直不谈恋爱,会不会是因为想出家?直到新郎认识我之后,她隐约感到,新郎会不会喜欢的是我?

新娘说,她不是佛弟子,对新郎提到我的那些打坐的事、我唱诵的心经,还有我的那些经历,她一点兴趣也没有。但新郎这么津津乐道提及一个人,是她认识新郎这么多年以来,从未有过的。

新娘说,她第一次脑海里闪现新郎喜欢淡泊这个念头,随即就被她自己否定了。她告诉自己,这不过是男人之间的友谊、男人之间的欣赏罢了。但新郎喜欢淡泊这个念头,却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再后来,新郎家里也开始催新郎结婚。学生时代,她去过新郎家,见过新郎的爸妈,留给新郎爸妈的印象还不错。凭着这点好印象,她说,她豁出去了,主动接触新郎的爸妈。一来二去,新郎的爸妈就不是简单地催新郎结婚了,而是,催新郎跟新娘结婚。

新娘说,她心里很清楚,新郎并不喜欢她。

婚礼前,订饭店、布置请柬、邀请亲朋,都是新娘在张罗,连婚戒都是她一个人去买的。基本上,除了买礼服、拍结婚照、领结婚证以外,其余的事情,新郎都没有参与。

新娘的闺蜜们也都劝过她,重新找个人嫁吧,甚至她的一个好基友也提醒她,当心嫁给一个gay。但她自己舍不得放弃,她情愿赌一把。她相信,有公公婆婆的支持,她一定能经营好他们的小家庭。

新娘说:哥,我有个很过分的要求,但我真的希望你能答应我。

我看着眼前这个本该幸福洋溢、却连妆都哭花了的姑娘,大概猜出来她的要求是什么了。

新娘继续说:哥,你不要再见XX了,好么?

果不其然。

我跟新娘说:我和他只是师兄。

新娘哭了:可是,他不拿你当师兄啊哥,你看不出来他喜欢你么?

曾经在报道里看到过同妻的生活,她们基本上都是婚后才发现自己的另一半是gay,有的选择了离婚,有的选择假装不知道,继续凑合着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报道取样的问题,总之,没见到一个过得幸福的。但在新婚当天,明明知道自己是同妻,还要义无反顾嫁过来的,我不光是头一次遇见,甚至都是头一次听说。

喜欢一个人可以盲目到如此地步么?

姑娘家憧憬的婚姻难道不是嫁给爱情么?

两个人共同奔赴的才是爱情啊,难道不是么?

我想跟新娘说:他见不着我,也未必会喜欢你啊!性取向不是我们自己说了算的啊!如果有的选,谁特么愿意当gay啊?

想了想,还是算了。她要是能想明白这个道理,也不会向我提出这样的要求了。

我看了看床上熟睡的新郎,又看了看眼前一脸可怜和哀求的新娘,彻底放弃了跟她理性沟通的念头。

我对新娘说了声:好。

从新娘的眼中,我看到了希望的光芒,那是对未来生活的希望。可那个希望,在我看来,既渺茫又可怜。她是值得拥有一个幸福人生的,而不是跟一个压根不可能喜欢她的男人这么耗着。

那我回家了。我起身准备离开,一秒钟都不想多呆。

哥,你先别着急走,替我照顾会他,好么?

你干嘛?

我去卸妆。说着,新娘收拾桌上的化妆品。

我以为她要去洗手间卸妆,结果,她居然出了房间。

又过了许久,新娘回来了。

说实话,素颜的她看起来顺眼多了,相貌气质俱佳,是个招人喜欢的姑娘。新郎如果是个直男的话,应该是会喜欢她的吧?

新娘手里拎着一个大保温盒,里面装着小米粥、包子,还有一些酱菜。

新娘跟我说:哥,你要是饿了就吃点。

不用了,你来了,我就回去了,留着给他吃吧!

哥,你能不能,今晚别走。

为什么?你俩的新婚夜,我留着干嘛?

新娘没说话,眼里又开始冒泪水。

行行行,你别哭,想让我留着干嘛?你说就是了。

新娘擦了擦眼泪,顿了顿,跟我说:哥,我怕他醒来后看你不在,又要闹着去你家,我拦不住他。明早,家里的长辈要过来给我们送荷包蛋。

结婚居然有这么多狗屁讲究,都特么谁规定的啊?我心里骂道。

那咱们三个呆着啊?

不用,哥,我在隔壁又开了一间房,晚上我住那边,明早我再过来。

那我住隔壁去,他要是闹,你喊我,我再过来就是了。说着,我就准备出去。

新娘拦着我:哥,那个,我有个朋友想认识你。

我一下就猜到她说的是谁了。

是起哄让我跟XX喝交杯酒的那个吧?

嗯。

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基友吧?

嗯。

没什么好认识的,不说这些,我过去休息,你也好好休息,XX要是闹起来,你就喊我。

新娘又拦着我。

我终于明白了:你那个基友也在隔壁啊?

新娘点头。

那我再去开一间房就好了。

哥,他就是想跟你道个歉,你别生气了,行么?

没什么好道歉的,我再去开一间房就是了。

哥,我这些要求已经够过分了,你再去开房,我就更无地自容了。

说着,又是一堆眼泪往外冒,我实在是受不了人在我面前掉眼泪。

好吧好吧,我留这,你别哭了。

新娘走后,我看新郎还没醒,就挂上门链,冲了个澡。

等我洗澡出来,新郎也醒了,嚷嚷着头疼,又嚷嚷着饿。我喂他喝了些粥,又帮他揉了揉太阳跟天门,他便再次睡深沉了。

我看着新郎睡去的样子,脑海里开始复盘整个婚礼流程,以及新娘跟我说的一切。

新郎从未跟我提起过新娘这个人,在他结婚之前,我只知道,他父母给他安排了个结婚对象。听新娘的描述,他们做同学的时候,以及分手后,关系还是很融洽的,并不像后来确定要结婚之后,以及在婚礼上我看到的那么冷漠。

新郎对新娘太冷漠了,冷漠到连面子都不愿意顾及的程度。

我回忆起他结婚前,跟我在一块的那段日子,我并没有明示或暗示他,应该结婚,或者应该不结婚。这是他自己的事,我不会替他做决定。但我很明确地跟他表达过,按照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去做决定,既然决定了,就不要纠结,无论是结婚还是不结婚。重要的是,不要纠结。

世上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啊?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倒是比比皆是。

后来,婚礼如期举行,我以为,新郎是决定好要结婚。可看他在婚礼上的表现,岂止是失态,在我看来,就差把“我是gay”刻在脑门上了。

婚礼上,除了新娘跟那个傻子,我不确定还有多少人能看出新郎的端倪。可是,哪怕只有一个,对于新郎这样的深柜来说,都是不确定的因素,指不定在未来什么时候给他来个措手不及。

不知道怎么帮他规避补救,真让人头疼!

最后,就是新娘给我出的难题了,让我不要再见新郎。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你俩婚姻的问题,本质上只跟你俩有关,跟我这样一个外人有个毛线的关系?我要是也喜欢新郎的话,要么他压根就不会结婚,而是跟我在一起,要么他选择结婚,我就彻底退出他的生活,新娘压根都没机会接触到我,更轮不着她跟我提要求。

新娘太高看我了,也太低看新郎跟她自己了。

她压根意识不到,她能有机会跟我提要求,就已经说明我对她并不是威胁。她要是能意识到这一点,也就不会既防备着我,又不得不留着我帮她在新婚夜守着丈夫,为的不过是在外人面前维持一个幸福美满的面子。

里子既已流脓生疮,再华丽的面子,也掩盖不了从内而外散发出的那股子恶臭。

当然,这些都跟我没关系,他们的婚姻问题,他们自己面对解决。

我关心的是,我跟新郎以后怎么相处。

我跟新郎关系很好,彼此欣赏、相互尊重、不卑不亢,在这段关系里最看重的东西是一致的,亲密感和距离感也都刚刚好。往前一步稍嫌暧昧,退后一步略显生疏。这样的关系,别说基友之间了,即使放到范围更广的群体里,也算是难得的。

他在婚礼上的失态,不过是他内心还在纠结,不想结婚、又不得不结婚、比较愚蠢、比较孩子气的一种反抗罢了。即使我没参加婚礼,他也会失态。只是,如果我没在,他大概不会gay得那么明显吧?谁知道呢?唉!头大!

在婚期确定之后,我考虑过,只要新娘不知道我俩是gay,我俩还像从前一样吃喝玩闹,并不影响他们的婚姻生活,顶多就是吃喝玩闹的次数少一些而已,无妨。

而正常情况下,新娘怎么可能知道我俩是gay啊?哪个gay结婚以后,会主动跟自己的老婆出柜啊?

老婆,我虽然娶的是你,但我爱的是另一个人,还特么是个男人,希望你能理解我,继续过我们的小日子。

狗血小说都不敢这么写的吧?

我真是万万没想到,新郎会在婚礼上,用这么猝不及防的方式,成功地让新娘确定他是gay,我也被捎带着打包出柜。本该避开的雷区,都被新郎精准踩中,剩下个烂摊子,又被新娘抛给了我,以为只要我不再见新郎,他们的婚姻就万事大吉了。

思索良久,毫无头绪,更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困,但睡不着。一股无名火莫名升起,恨不得一组天马流星拳直接锤死新郎。

一宿无眠。

第二天不到六点,我就去隔壁敲门了,没想到新娘立刻就出来了。看样子,她也没怎么睡。

你过去吧,我回家了。

哥,让我朋友开车送你回去吧,这么早,不好打车。

那傻子也跟着出来了。

不用!我走了!

说完,我就转身离开了。

没想到,那傻子竟跟了上来。

哥,我送你吧,太早了,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我停下来,看着那傻子,问他:哎!我有什么让你不放心的?回去玩勺子把去!

说完,我就走了,那傻子没再跟上来。

那时候,已经是深秋,六点来钟的长安城,很冷很冷,也确实打不到车,我沿着路一边往前走一边拿着手机约车,半天也约不到。

这时候,有辆车开到我旁边,车窗摇下来,是傻子。他咧着嘴说:哥,还是我送你吧!

手机电量不多了,再打不到车的话,怕是得走路回家了。我那会又困又饿,实在没力气走路,他送就他送吧!

我进了副驾驶,在傻子车上给手机充着电,跟他说:找个地方先吃点东西吧!

行啊哥,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吃。

别,饭我请你,你送我回家,咱们两不相欠。

开车到一家早餐店,点了吃的,傻子坐我旁边,我也不理他,自顾自大嚼大咽。

哥,你是做中医的啊?

嗯。

哥,你说养生最该注意点什么啊?

吃饭的时候别说话。

哦。

哥,你跟新郎真的不是一对啊?

我擦!你特么有病啊?

说着,我端起碗就准备去别的桌吃,傻子急忙拉着我:哥哥哥!我错了我错了!

我重新坐好,对傻子说:一会吃完,我自己打车回家,你该哪玩哪玩去!

别这样啊哥,你都请我吃早饭了,我也不能欠着你啊!

我就当喂狗了。我心里骂着,没再搭理他。

到了我家小区门口,傻子跟我说:哥,咱俩加个微信吧!

我想了想,对傻子说:你记得告诉新娘,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她想做什么,都不要戳穿新郎。

你这么护着新郎啊?

我这也是护着新娘!你爱说不说!

我说我说!哥,那我加你微信吧!

加我微信做什么?

你都请我吃早饭了,我得请回你啊!

没完了你!

下了车,想了想,我又回头跟傻子说:别告诉新娘,是我说的。

累!一觉睡到下午才醒来,有新郎的好几个未接来电和一串微信,大意就是问我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问我是不是也喝高了?难受不难受?基本就是这些。

看来他是真的断片了,什么都不记得。

不记得也好。

还有个微信好友请求,是手机号搜索来的,一通过,居然是傻子。

你怎么有我手机号的?

新郎告诉我的。

你放屁!

一时之间,我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新郎了。茫然间,傻子的微信又不停地响,净是废话,索性将他屏蔽了。

到了晚上,我跟新郎回复微信,说自己太困睡着了。半晌,他回复:没事就好。

接下来一段时间,新郎都没再联系我,我也没再联系他。

这样不联系也好,倒是不用我去考虑新娘给我出的那道难题了。

一天中午,我坐在飘窗上,晒着太阳发着呆,听见敲门声,去开门,居然是新郎。

他笑了笑,说:师兄,我来讨杯茶喝。

我俩坐在飘窗上,他要喝小青柑,我把茶具备好,任他捣鼓。

我既懒得动手,又懒得喝,半躺着打盹。

新郎见我懒懒的,说道:师兄,跟我说说话吧!

说什么啊?

说什么都行。

Giegie,你漂洋过海来看我,你老婆知道了不会生气吧?我只会心疼giegie!我掐着嗓子模仿着某个网红。

认真的话,玩笑着果然更容易说出来。

新郎笑了笑,没说话。

良久,新郎说:师兄,你一定要比我幸福。

他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像刀子一样扎在我心里的话。

我没搭理新郎,闭着眼继续打盹,眼泪却不知不觉滑了出来。

师兄,你怎么了?

我抹掉眼泪,摇了摇头,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好,我尽力。

又是良久。

师兄,你发愿去哪个净土?

我这烂命一条,还是别去祸害净土了。

我还想着发愿,你去哪,我就去哪呢!

我哪也不去,就在这呆着。

那我就发愿跟你在这呆着。

别,跟我呆着落不着好。

落不着好,也跟你呆着。

又是良久。

师兄,把你的黄布送给我吧!

我送你块新的。

我就想要你平常打坐用的那块。

好吧,一会取给你。

师兄,我做任何决定,你都会支持我的,对么?

做你真正想做的事,不需要任何人支持。

好。

新郎默默喝着茶,阳光洒在他的脸上。

那个午后,飘窗上的他帅得格外顺眼,我却突然感觉有些异样。

有问题就解决问题,逃避不是办法,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

我知道的。

临走的时候,新郎说:你这个臭小子……

说着,狠狠地抱住我,然后就离开了。

那天,新郎走后,我心里总是惴惴的,觉得有大事要发生。

一天夜里,傻子打来微信语音电话,我见是他,直接挂断,他又接连打过来,我接通了,问他什么事。

傻子告诉我,新郎要跟新娘离婚,新娘想让我帮她劝劝新郎。

离婚?这就是新郎跟我说的决定么?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接通后,居然是新娘。

哥,XX要跟我离婚,他要出家,你帮我劝劝他好不好?新娘带着哭腔。

电话那头一片嘈杂,有新娘的哭声,有新郎母亲的哭骂声,伴随着一些物件哐哐落地的声音,似乎还有谁被扇了耳光的声音,新郎的语气却平静得像一潭死水。

你不用找淡泊劝我,他会尊重我的,你们如果都像淡泊一样尊重我,大家就不至于这样痛苦了。

新郎的声音凑近了话筒:师兄,我决定了,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轻松过,谢谢你。

你……

我想说些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边的电话被挂断了。

那天夜里,我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新郎拉黑了我的微信和手机,切断了我能跟他联系的一切可能。

又过了几天,傻子发微信告诉我,新郎母亲要找我算账,说她儿子都是被我带坏了,才要出家的,让我注意些。

新郎从小就跟着他母亲去各种寺庙,烧香、拜佛、抽签、认师父。我记得,新郎拿着我的八字去找一个出家师推算,那出家师说我这样的人迟早是要出家的,新郎母亲还说太好了,随喜赞叹。

有什么好注意的?我把家里的地址门牌号发给了傻子,请他告知新郎母亲。

不过是个愚蠢的可怜人有怨气没地方发泄罢了,来就是了。

结果,没等来新郎母亲,却等来了傻子。

怎么是你?

哥,我怎么可能把你家地址给那老娘们?

说话注意着点!

她纯粹无理取闹,她还怪XXX(新娘)没本事,守不住男人。

XX还好么?

哥,你这么关心他啊?哥,你怎么哭了?哥,你别哭啊!

行文至此,无尽祝福,无尽赞叹,无尽悲伤。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39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羅米 2021-11-26 00:11
    人呐,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 阿拉灯神丁 2021-11-26 00:13
    一地鸡毛
  • 上了个寂寞 2021-11-26 00:56
    女人的直觉
  • jjwsyzl 2021-11-26 01:10
    wtf
  • jjwsyzl 2021-11-26 02:37
    凭什么新郎造的孽让新娘来承担。刚结婚他就去出家,所有人都会猜测原因是新娘造成的。
  • Liamfly 2021-11-26 05:38
    挺好看的,接着编
  • sentiment 2021-11-26 07:57
    新郎可真牛哇
  • Humphrey88 2021-11-26 08:15
    这新郎真想打死他
  • 我是黑桃k 2021-11-26 12:56
    可怜那个能去帝都读博士的姑娘了。她原本有一个光明的前程。可是感情的事谁又说得清楚呢,或许命理就是有这么一劫。要是有得选,谁愿意做gay。
  • bj32 2021-11-26 13:45
    如果这事儿不是编的,我只想说新娘子是找不到男人了吗,为啥就要你这个师弟呢,既然婚前都有疑虑了,还这样义无反顾的要嫁给你师弟,这婚后的日子会怎么样用脚想大概也能想到。
  • kongkong123 2021-11-26 13:46
    我怎么觉得傻子好像有点喜欢你…..
  • 花开星落 2021-11-26 14:21
    kongkong123: 我怎么觉得傻子好像有点喜欢你…..
    一篇短文肯定要有男女主啊……除了新浪新娘就剩下傻子了,而且傻子这称呼一看就可以来个傻子一傻子二傻子三短篇。
    不过新郎那边还是需要关注一二,如果入佛寺也得不到清净的话,恐怕会走极端……
  • 匿名 2021-11-26 16:35
    小说真不错
  • kongkong123 2021-11-26 16:50
    花开星落: 一篇短文肯定要有男女主啊……除了新浪新娘就剩下傻子了,而且傻子这称呼一看就可以来个傻子一傻子二傻子三短篇。
    不过新郎那边还是需要关注一二,如果入佛寺也
    一开始就出家嘛,非要结完婚再出家,惹得他妈妈埋怨
  • 煮酒三别 2021-11-26 22:23
  • andrew1980 2021-11-26 22:36
    不错
  • 淡泊 2021-11-27 19:45
    羅米: 人呐,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慢慢自问吧,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其实都没有答案
  • 淡泊 2021-11-27 19:46
    阿拉灯神丁: 一地鸡毛
    是的
  • 淡泊 2021-11-27 19:46
    上了个寂寞: 女人的直觉
    很准
  • 淡泊 2021-11-27 19:48
    jjwsyzl: 凭什么新郎造的孽让新娘来承担。刚结婚他就去出家,所有人都会猜测原因是新娘造成的。
    把责任都只往任何一个人身上推,其实都有失偏颇
  • 淡泊 2021-11-27 19:48
    Humphrey88: 这新郎真想打死他
    嗯,我也这样想过
  • 淡泊 2021-11-27 19:49
    我是黑桃k: 可怜那个能去帝都读博士的姑娘了。她原本有一个光明的前程。可是感情的事谁又说得清楚呢,或许命理就是有这么一劫。要是有得选,谁愿意做gay。
    难得看到一个中肯的评论
  • 淡泊 2021-11-27 19:50
    bj32: 如果这事儿不是编的,我只想说新娘子是找不到男人了吗,为啥就要你这个师弟呢,既然婚前都有疑虑了,还这样义无反顾的要嫁给你师弟,这婚后的日子会怎么样用脚想
    初恋,放不下,我也不理解,这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 淡泊 2021-11-27 19:54
    kongkong123: 我怎么觉得傻子好像有点喜欢你…..
    不知道,这个人,他明明看出来新郎是,还瞎起哄,不是缺心眼就是坏,新娘是他朋友,新郎被出柜,对新娘也没好处,他完全不管
  • 淡泊 2021-11-27 19:55
    煮酒三别:
    都挺可怜的
  • 淡泊 2021-11-27 20:40
    sentiment: 新郎可真牛哇
    嗯,出家,我也是没想到
  • jjwsyzl 2021-11-28 16:36
    淡泊: 把责任都只往任何一个人身上推,其实都有失偏颇
    并不是怪他啊。只是他这个时间段出家有点欠妥当。
  • bj32 2021-11-28 17:16
    淡泊: 初恋,放不下,我也不理解,这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女性做事真是凭感性
  • Me皓 2021-11-28 21:13
    看得人心里不是滋味,哎
  • 淡泊 2021-11-28 22:22
    jjwsyzl: 并不是怪他啊。只是他这个时间段出家有点欠妥当。
    我当时差点以为他要做傻事,所以才提醒他,别逃避。他出家,若不是为了逃避,而是他真的想这么做,那就这样吧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