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屑记》-3
分享到:
4已有 65 次阅读  2019-06-10 15:48


分享 举报

赛后颁奖和发奖金时候,那个所谓的优秀校友沈学长拢共发言没超过20个字儿,只和获胜的一队说了恭喜。那天获胜的是司法学院的,所以以我校荣誉校友身份投的三万块的奖金赞助终归到了别校学子手中,但是梁彼德貌似挺开心,许是故友重逢的缘故。晚上他们要去聚餐非喊我一块儿去。

 

两校的学生们去的都比较早,也不管认识不认识,然后就闹嚷嚷的畅聊。下午沈学长手底下的那俩人中的一个王布达和我们一块儿去的,再后梁彼德、沈学长和他们的一位熟人(之后席间他们介绍得知是齐衡,梁&沈学生时代隔壁司法学校的朋友)后到,最晚到的是那位下午受了气的以及那位眼神儿就几乎没从他身上离开过的打京城来的武阳。(上述不认识的人都是后来他们自己在酒桌上他们自己或是别人的介绍)。

 

与人吃饭向来都是件比较尴尬的事儿,尤其和不熟的人,所以从这点而言,我倒是感觉这个沈学长脾气稍微有一点类似,只不过他比较我行我素(?),或是彻底决绝,因他不爱就是不爱,不爽就是不爽,不爱说话那就真能一句话都不说。

 

他不光说的少,笑的少,而且喝的也少,唯独那天给在座的介绍他们公司人的时候,偏偏跳过去王世延,武阳就不干了呛了他几句,我不知道他是懒得搭话还是怎么茬儿,这个下午还让人感觉冷到不成霸道到不成的人,忽然就禁声了,转而跟我们梁彼德老师前所未见的喊了声:学长,你瞧瞧这位武警官,他们齐大队也不管管他。我确定他彼时还没喝酒,酒过三巡之后,我抽空去了洗手间,完后见他正在那儿又是干呕又是洗手的,脸面红扑扑的,心说:这也太不胜酒力了。我看他属实有些多了,许是心情不好,闻一闻那酒都能醉了似的,我就打算过去给他拍拍背去,我看他洗手也洗的别致,水在那儿流,他的手和水流隔着有十公分左右距离,都没沾着水他自己以为沾着了似的就那么在旁边干搓,让我想起前几日在b站上头看到的一个“佛系猫咪、随缘喝水”似的差不多的情形,我正打算悄悄儿给他胳膊往前推一推够着那水,这时候他们公司王世延赶着跟进来喊他:小表——见我也在,赶忙改口:沈总,您还好吧?要不我扶您回去?

 

彼时他们住在我校教职工宿舍,距离吃饭的地儿不远不近的,王世延喊他“小表——”那应该是小表哥?或者小表弟。瞅他俩这气势,我寻思多半是小表哥,王世延貌似和我年龄仿佛。他嘟嘟囔囔让王世延起开,貌似他不是很喜欢这个小表弟。完后问他:王布达呢?你喊他过来。王世延迟疑了小一会儿,硬着头皮说:我来送你吧。沈学长没搭理他,扭头看到我,跟我讲:你,能送我回去吗?说话的沈学长跟换了个人似的,我就看他,眼睛小小的狭长的,嘴唇薄薄的,虽然带着笑却说不出来叫人惬意温暖的话,不知道头发上梢哪儿沾的水,看上去比我还要年轻似的,我再想梁彼德,据说他们是差两届的师兄弟,梁老师如今身形也实在一言难尽,他问我:你能送我回去吗?像是警醒了酣睡的孩童,又怕收到拒绝的答复似的那种感觉,叫人不忍心拒绝他。我就感觉那么厉害的人,其实都有这样孤单露怯的时候。我就答应了。他就把王世延丢下往出走了,晃晃悠悠的,我心说:一般喝醉了的人,被人送回去好像都是架着胳膊那么叉回去,他这怎么倒自己先走了。我就跟出去了,完后出来门子却找不到他人了。

然后我貌似看到路边树下有人蹲着,过去看正是他,又在那儿呕上了,我就拍他肩膀,但是他貌似呕不出来,估计喝酒的时候也没吃什么东西垫了垫。这样上头之后异常难受又呕吐不出来什么。我转身要给他找点矿泉水去,他拽住我的衣裳说:别走。然后问我:你,干啥去?

我说:我不走,我给你找点矿泉水漱漱口,很快。他这才松开,他漱了两口。晕沉沉跟我说走吧,我说:嗯。但是他站着不动,我问他:还不舒服?

我好像走不动了。他笑眯眯跟我说。

我说我驮着你。

他问我:驮着?那是什么?跟马一样吗?我横着耷拉在你身上?

我说不是啦,然后我就给他示范什么是驮着,我让他胳膊够着我的脖子,我扶着点他的腰那样走,这样他也可以吃上力,但是我发现他个子比我矮些,好像够着满费劲的,就和小孩子耍赖胳膊挂在大人脖子上两脚离地不肯下来那样。

 

他说:这样蛮好玩啊,只是你太高了我够不着,你略微蹲着点。我就稍微把腰弓了一弓,他说:你这样走路挺累叭,要不,你可以背我。

我刚要说不,他就噌一下窜天猴似的到我背上了。不过他不是很沉,他也没要下去的意思,我看他有些犯困,就加紧走了几步。我跟他说:你不能喝就少喝点。他居然嗯了一声儿。我就十分诧异,现在的沈学长和下午的那个他貌似两个人似的。下午时候让人望而生畏,现在倒是感觉听话好些。

 

他嘟嘟囔囔说他们都不喜欢他,我问他:你要喝粥吗?醒醒酒。

他说:不要。我要吃雪糕。

我就背着他去小卖部买雪糕。

他就在我背上也不下来,撕了包装喂我说:来,吃一口先。

你吃吧,我说。

他说:吃嘛吃嘛,可甜了。

我就咬了一口。

 

我问他,你在哪个楼住了,他说中间那个,我说那楼是连着的怎么还有中间的了,横竖误打误撞是进去了,真担心他没拿门卡,好在在衣服兜儿里,我把他撂床上跟他说:你洗个澡早些睡吧。

 

他说:我要喝茶叶水。

我就给他泡好了。

他问我:你叫啥?

我说:刚梁老师说过,江鱼儿。

他笑眯眯说:梁老师啊,梁述,梁彼德。齐队长,齐衡。薛小柏……

他说了一大串名字,突然问我:你谈过恋爱吗?

我说没有。

难怪,你不会哄人。他说:你们梁老师,齐队长——算啦,不提他们了。

 

你是政法学院的辩论小王子?他问我。

我说您别听梁老师瞎说,是法律小王子。我说。

 

他问我:梁彼德老使唤你?

我点头,对啊。问他: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他之前还念书的时候就老爱使唤学弟,我这旁系的学弟他都见缝插针的想使唤,更别说你这直系的师弟啦。他说。不过,我从来不听他的,因为他也从来不听我的。所以,我更喜欢齐衡的性格。可是齐衡那个不开眼的。

 

那天他有的没的叨叨了有会儿工夫,跟我说他今晚跟我说的几乎是他大半年全部说话的总和还要多。他问我什么时候毕业,我问他什么时候离开。他说他离开了随时都可以来的,因为这里有公司。

不过,他说:那是我哥哥的公司,不是我的。可能别人都觉得我有个好爸爸好哥哥,除此就一无所有了吧。不知道他们是酸我还是气我。

 

听他说,学校有三个湖,洞平湖和洞庭湖,中间那个小水泊叫湖,之后因为要搞基础设施建设,给那个叫湖的小水泊给填平了。他说之前梁彼德时长饭后买了馒头在那个湖跟前儿喂鱼,后来他哥哥也去,他的齐衡也去了。他一言难尽的叹口气,总感觉他是不大开心的。于是我打算问问熊小能,谈恋爱的人会怎么哄人家开心。

 

那晚上他非要送我到楼下,我说你喝多了就好好呆着吧,别各处逛荡了大晚上的。明儿早起带你喝粥咋样?他说:好啊好啊,那去内饭去吧,我说那的不好吃,带你到外头吃去。他满不服气的说:我也是这里毕业的好嘛,哪的不好吃我还不知道啊。我说今时不同往日了,粥铺子也需要与时俱进的。

 

他就很期待的让我次日来找他,我则有些忐忑他明日一觉醒来会不会变得又跟冰山那样叫人望而生畏,不敢靠近。我和他告别后就下楼去了,我出了楼门,快到我们宿舍楼下才发现这位沈学长——沈撄宁,一直在后头跟着我。手里还拿着我刚给他弄的喝剩下半瓶的康师傅矿泉水。我问他:你不睡了?

要睡的,来送送你。他说。

嗯。我问他:你能认得回去的路吧。

这次他没反驳我说他也是这学校的学生,他念书的时候我还没入校,他和我说:认得,今晚谢谢你啊,还有明早。

我说:嗯,我知道啦沈学长。

那我们晚安。

晚安。

我只当明儿约了个一起吃早饭的不审讨厌的人。

不知道他怎么想。

 

在他屋儿时候,我貌似发现了一个小问题,他问我:谈过恋爱吗。我说没。他说难怪都不会哄哄人。他转而问我喜欢什么样的。我想了下说:成熟、稳重、懂事、不粘人、靠谱、好看、心地善良。他说:你说的这不就是沈擒宁吗。我问他沈擒宁是谁?他说我哥。我听他小声说可惜一条都不占。

 

【以上江鱼儿】

 

201906101544东四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5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jsqmlvfp 2019-06-10 17:16
    莫名其妙就搞上了,
  • 薛旬 2019-06-10 17:20
    jsqmlvfp: 莫名其妙就搞上了,
    没搞上嘛  哪有搞上  说了几句话而已啦
  • jsqmlvfp 2019-06-10 17:22
    不搞上都对不起这篇水削我跟你讲
  • 薛旬 2019-06-10 17:49
    jsqmlvfp: 不搞上都对不起这篇水削我跟你讲
    不过他俩最后也是开放式结局,在爱情刚要生发的时候就戛然而止了
  • 薛旬 2019-06-10 17:50
    jsqmlvfp: 不搞上都对不起这篇水削我跟你讲
    回头沈擒宁的金屑完了之后我打算写个 武阳的,完后让他把807还是追回来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