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甚至哉,思以咏志——和帅西
分享到:
23已有 705 次阅读  2020-03-05 21:56


分享 举报

37岁,为了掩饰自己孤单的爱情飘渺无着的不中用的耻辱,就打算顺从自己一辈子打光棍的命运了。

 

缘起

2020228日晚间,我贼心不死的在豆瓣,在群,在任何我能发布的地方,发出了微弱渺小,籍籍无名的说说:男子一枚,坐标北京,家太原, 不婚,38岁,素食,人颇好,擅诗文、口哨、熬夜。忠贞不渝。 宅,不善衣着、交际、言辞。愿我良人老实,善良,一诺千金。最好年岁仿佛。

 

好些事情做梦也不曾想到,所以我意外收到了豆瓣的提示:你的广播收到了一条回复。回复我的这个人,就是帅西。

 

帅西

帅西其人,比我年轻,比我高大,比我洋气,比我走的地方多,比我情史丰盛葳蕤,也比我孤单厌世,毫不掩饰他对世界的失望,对凡俗的厌弃,但他又有明显的慈悲心,一意孤行,不管不顾的在思考更深的问题,寻找更接近本源的,寂灭的,解脱的真相。那真相似乎触手可及,又似乎遥遥远远无从靠近。每当他和我讲这些,我就感觉这个帅西高高的飘在天上,他在寻求认同和共鸣,我在忐忑我该说些什么。坦白的讲,这方面,我认同他所讲的一切,我又深知自己的无能为力。我感觉世界和众生原本就是这般。于是他似乎也生出些许失落还是失望。他深刻的感知文字传递信息的失真,我也因为他的失落忧心忡忡,就打定主意,一定好好的说说话。然后,我们说了一宿。危机解除之后,我们在漫长又短暂黏腻温馨的谈话中,一致形成的简短明确的共识,首先是确定了我们真正意义上认识的时间,是2020228日晚2359分,但是为了方便起见,推迟成229日,算是相识纪念的日子,据帅西说是每4年一次?

 

往前翻到四五天那会儿,头次认识的时候,他跟我打招呼说:哈喽。我说:你好。

此后,我们就一搭一搭的聊东聊西。讲好要好好相处,多多了解。因我过的年岁太多,他经历的事迹太多,他有他的判断,我也有我不敢轻易投进去一段感情的顾虑。为了多知道一些他的事情,我会时常跑到他的主页,去看过去的好些事情,看他的青春年少的印记。看他走过了那么多的路,认识了那么多人之后,逐字逐句推敲出来的那篇征友的帖子,然后一条一条对照,我符合哪条呀,我哪里有所欠缺呀这些。

 

帅西有与众不同的那种邪魅(褒义)感,时而飘在天上,时而处在滚滚红尘中,时而又像是终南山隐居的那些人。每当他处在滚滚红尘中,茫茫夜色下,一句一句的从听筒那边送来他的声息,又会让人觉得暖洋洋的,很真挚的,那种感觉。是一种叫人忐忑过后的温温的惬意和明明白白感觉到他实实在在的付出,这种感觉叫人安心也叫人向往。甚至觉得不真实,因为简直不敢相信,这好事儿怎么可能发生在我身上,这人怎么会让我遇到。

 

心意

我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和相处很好的朋友告诉:我认识了一个人,我觉得他挺好的。他愿意和我花时间慢慢了解,好好相处。

 

此前我说,如果找不到,我就任命,只要一息尚存,只要让我遇到了,我一定会好好把握和努力争取、善待和珍惜。当时说这话的时候,又勇敢,又笃定,又有些觉得遥不可及和不大可能实现的失落和忧伤。谁知道,当时说的,正是如今时候。因此,我愿意相信,我们认识的那个日子,是经过诸神祝福和拣选过的日子。甚至在天地初开的时候,已经为我,为帅西准备好了。

 

房子

我们谈过去,谈喜好,谈一同喜欢的《浮生六记》,他自己喜欢读书,他也喜欢读书的人。虽然未来还没到来,我们已经在想象和盼望。虽然我不曾触摸过那里的一砖一瓦,我知道,那里,有一处我可能,很大程度很可能会租赁的房子。我好几次在想,那房子会是什么样,或许有两个房间,一个可以睡两个人,一个可以睡一个人。屋里有书,有电脑,有茶叶,有盖碗,或许还有酒。有小夜灯。有佛像。有祈祷用的念珠和可以叫人安心生出欢喜静谧的图画。极简的帅西会把衣服柜子收拾的整洁有序,会省钱的我会每天做饭,清清淡淡的那种饭食,吃的饱饱的,暖暖的,完后把碗筷洗的干干净净的。然后屋里应该有洗衣机,只要愿意就去洗衣服,可以晾晒的地方,总能看到洗好的衣服成双成对地挂着晾着,就像是生活的凭据,里面有太阳的味道。

 

有两个人,安安静静,各自做各自的事情,或许谁也不说话,或许偶尔说一句,彼此笑一笑。接下来好多好多的日子,一天一天的慢慢的过。帅西很能干,很有运动细胞,心地很好,很勇敢。叫人时常想念和盼望那个翻页之后全新全新的日子,然后痴痴傻傻天天真真的满心欢喜。那天中午,帅西在他家做了饭,发来视频,说是想看一看活的我的样子。那天帅西说他要去超市买东西。那晚上帅西说了好些过去的事,真的就过去了,就是截止我们认识之前的好些的事,让你知道了和你慢慢靠近的这个帅西真正的样子。

 

一起

《百年孤独》中,奥雷连诺喜欢上了还是小女孩的雷麦黛丝,因为阻力而愁苦,他在酒醉的夜半摸到他哥哥阿卡蒂奥青春时候的情妇家里,倾诉苦闷,然后开始哭泣。她用指尖抚摸着他的头发,等他把似乎使他难以生活下去的隐衷吐露出来之后。问他“她是谁呀?”奥雷连诺告诉了她还是个小女孩。她就笑了起来,并答应帮助他促成此事,说包在她身上,她打趣地提醒他“你先得把她养大”。

 

所以,

我也问过我自己:他是谁呀。

我也告诉过我自己:首先你得先和他到了一起。

我没触摸过那房子,但是我感受到过帅西跟我说话时候的真挚。

我没看见过那地方,但是我触摸过帅西传递的满是希望的温度。

未来虽然可期,道路肯定崎岖,以后的事情也好多不可预知,虽然如此,

我依旧开始为整理行囊的那个日子开始努力,处理好行前的事。义无反顾的心意,专为那个时候,长驱西进。

 

虽然人生漫长,孤独难免,

希望在那个小小的房子里头,就算孤独也是两个孤独一起,恒能陪伴,常有温度。

平平淡淡、长长久久、不离不弃地一起照顾好心灵的容器,照顾好两个人的栖息地。

 

202003052147在东亭的和若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31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