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屑记》-12
分享到:
1已有 98 次阅读  2020-07-13 15:02


分享 举报

我很早就考了驾照,在我到小乘巷实习的那会儿,我爸为了我往来家里和单位之间方便就给我提了辆新车。李大队问我要不要考虑留校实习,并力陈留校实习的诸多好处,我想了想还是出去了,就为在外头我找魏宝方便。

 

为了对我爸爸表示感谢,顺便缓和一下关系,我就开车载着魏宝去了马连道一商大厦摄影器材城买相机。顺便给我爸爸买点茶叶。几乎花光我所有手头积蓄给我爸买了尼康D3单反相机,当时据说是瞄准奥运商机打制,号称当时业界大厂首款全画幅单反相机,当时网上炒的这相机无所不能说的秒天秒地势不可挡的,十几年之后,网上戏称尼康D3成了白菜价,我不玩那个也不大懂,我还专门问过我爸,这款机子到底咋样,体验如何,他说:要不是那么一大坨,背起来沉甸甸的,其他的高感、像素,皮实,电池超强,除了太大太重没有明显缺点。我听了之后稍感安慰,因为当时为买他花了我小4万块钱,如今它跌到不到3000,让我心里属实不平衡。

 

那会儿我直接开车到了家乐福地下停车库,而且感觉跟魏宝出来约会似的,我提前还专门找了找,那个附近新开了一家静雅茶楼,我就打算把这些都置办齐了之后就和魏宝去喝茶逛街。还专门穿了一件粉红色的淡玛瑙红色的立领衬衣。

 

我们停好车往出走的时候,迎面来了个人,穿着家乐福的工服,系着绿色的小围裙,嘴里叼着一块儿烧饼,不知道低头看什么,就撞我身上了。我去,那烧饼渣子就弄了我一身,而且油油的都有些脏了。登时我就很搓火,骂他:你瞎啊你,走路不长眼。

 

那人赶忙给我赔礼道歉,魏宝就拽我说:行了行了,又没把你撞坏。他看那人的半拉烧饼跟手里拿着的一张招行有葵花图案的那种银联卡、工牌儿啥的都撞掉地上了,就给那人捡起来,还看了一眼,然后把东西塞他手里,跟他说:没事儿了,你走吧。

 

那人跟吓傻了似的立那儿原地不动窝儿,我看他这么着没说话径自上扶梯了,魏宝和我上扶梯后一直往那人那儿瞧,不知道看什么。忽然好好地问我:你们权贵子弟们都这么盛气凌人吗,往后对人客气点吧,瞧把他吓的不轻。我扭头看他,感觉这是从何说起了,我好端端走我的路,我干干净净的衣服穿着开开心心买东西逛街不好,就活该被他的烧饼弄脏吗。我就跟魏宝说:诶我说大哥,我这衣服可是今儿为给你出来特意换的,是那次芸芸姐带着陶陶专门去国贸给我买的。那好好的被他撞一下,我该被他白撞啊。我自己倒没什么,我的衣服回头洗不干净怎么办,让芸芸姐见了觉得我对她给我的东西胡打海摔的不用心啊。而且,我又不是仗势欺人,就是一个普通人我平白被撞就没有闹情绪的权利呀。你看你,为了一个外人就说我一顿。本来今天出来还蛮开心的。

 

魏宝听我说了这么一大通,就笑了,摸了摸我头发,跟我说:好了好了,是我说错了,我不该因为一个外人就说我们小哭包。回头我帮你洗。再说了那个衣服被撞一下没事儿,关键别把我们小哭包给撞坏了。对吧。

 

然后我们买尼康、喝茶,我跟魏宝说:宝儿。内什么。

他看我,问我:怎么了?快说。

我刚给我爸爸买相机和茶叶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内什么就没钱了嚒。

没钱你不说麻溜回家,还要去喝茶。

我说:茶钱我有。

他说:没事,我有国历奖学金,我养活你。给我省着点儿花啊。

那天从静雅茶楼喝完茶出来,在马连道那个路口等灯的时候,我们又看到了撞我的那个人,他在那儿发小广告。后来城管来了,他就跑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在魏宝眼里,这个人还是个外人。可是就是因为那一天,在一二年后他和这个外人有了纠缠不清的关系。我很久以后好多次反复想起来这一次初见,始终对这个人的第一印象十分模糊。只记得当时他穿着工服就只顾低头走路,撞了我一下。然后我骂他,他赔礼道歉,魏宝出来干预,我们离开,整个也瞬间不超过一分钟。这个外人,就是薛小柏。在魏宝的生命中占据了很大篇幅的薛小柏,其之大,仅次于我。

 

那以后,在出去暑期开始的实习之前,我在学校就每天跟着魏宝混饭去了,他反正也蛮开心的。感觉我总算是有用得着他的时候了。天天带我吃好的,虽然他说给我省着点儿花什么的。

我把相机给我爸爸时,他喜欢的眉开眼笑的。而且我在我爸跟前说了魏宝一大通好话。说他多么懂事,让我要体量父母,和父母好好的。我爸也说魏宝挺好,他肯定是满心愿意帮衬魏宝的。但是他凭着过来人那种生活的智慧和敏锐内敛的洞察,在第一次在医院看到魏宝的时候,就开始防患于未然了,只是我和魏宝当时都懵懵懂懂地浑然不觉。

 

然后在那以后不久,家里就给我在昌平买房子了,我欢喜地跟魏宝说:我们往后就不用在外头租房子了。他说:那是你老子和你老丈人打算你将来跟你芸芸姐结婚用的。

我说:那是两码事么,我又不是现在就结婚。只要我一天不结婚,我们就可以在那儿住一天呀,对不对。

 

那个暑假两个来月,我们都在忙实习的事儿,暑假毕业后按说就该回去学校学习了,但是临近毕业吧,也没啥课业啥的,我和魏宝跟所有同学一样忙着过四六级,忙着国家司法考试,他还有一项驾照得考,我们学校因为比较特殊,所以要是驾照考试没过是不给发毕业证的。不过这几项考试,我对魏宝都蛮有信心,因为他自己各方面的学习能力、综合素质在我们那一届学生中都是顶呱呱的。

 

然后平时的话,实习单位有需要我们也会经常过去,一个是因为混熟了,二一个在外头到底比在学校要轻松很多。就在我实习的时候,姜叔叔给我指定了带我的师傅是我们新晋的副大队,叫齐衡。公大的研究生毕业。他这个人怎么说了,年轻有为、身手好、长的倍儿帅、办事能力也一流,可以这么说,我感觉他就是天生走仕途的种子选手。

 

因为姜叔叔的缘故,他也对我照拂有加,而且他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我爸爸,总之,就是对我很好。然后俩人也比较投缘,我俩都比较爱玩儿篮球,都是湖人队的球迷,他的偶像是奥尼尔。也都喜欢玩儿散打这些,他也带我去几个拳馆,没事儿打打拳,俩人比划比划,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放水故意让着我。但是我感觉他那两下子真是不含糊了。

 

实习那段时间,我和魏宝见的就少了,芸芸姐彼时已然毕业,有时候就过来喊我一块儿吃饭去。遇着我和我们齐队刚办完事,我们仨就一块儿去吃,反正都是年轻人,齐队那人又很有趣,大家在一起也蛮开心,一来二去的就熟了。那会儿我并没有和齐队说,芸芸姐是姜叔叔的女儿。

 

魏宝倒是经常给我发短信,问我咋样,有时候也打电话。跟我说他们所里厨师哪个饭做的好,哪个菜做的好。有时候他们没事儿还跟厨师一块儿去采买那些食材。他说他就认识了很多之前没见过的蔬菜,包括我们第一次进城时候在肯德基吃汉堡,那里面夹着的奶叶生菜。有时候,他说着说着,我就睡着了。然后醒来又感觉很对不起他,就给他发短信道歉。说自己是太累啥的。他说:小哭包脑子坏了,那有啥就值得道个歉。又不是外人。然后他也催我让我有时间就多看看书什么的,准备结业考试啊,那些考证啊什么的。

 

然后,结业考试,我挂了一门儿。他考试都挺顺的,然后他问我:要不要我给你替考去啊,那样肯定过。我想想还是算了,那样太冒风险,万一被逮着了,他的成绩保不好全给取消了可就麻烦了,而且马上毕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了稳妥起见我还是自己学去了。

 

他那个年的春节是回家过的,他给他舅妈带了好多吃的,我也跟他到外头买了好些北京这边的特产给他舅妈拿着,而且我给他带了些钱,让他给他舅妈,就说是他的奖学金吧。他起先不肯收,我说:等你将来工作了挣钱还我也一样。你好容易回家一趟,我们往后的日子长着了,不要在老人身上留下遗憾。

 

他就收下了。那个冬天,我比较开心,因为我感觉魏宝当时回家,能带给家里的全都是好消息吧。他在我眼里,也再不是那个远路风尘、孤身一人千里迢迢风尘仆仆那么的那个又黑又瘦又倔强的,灰头土脸的扛着民工包包卷着铺盖在新生报到处奔走忙乱,不会注目,不会被人多看一眼的穷小子了。他在我的世界里成了一个很特别的不可或缺的存在。好比氧气,虽然外头沾着不会熄灭的熊熊焰火,偶尔可能难免会被灼伤。

 

 

寒假后,开学,我见了他,他给我带回来好多好多吃的,都是他们当地特色食品,也有上次那次在杨竹梅斜街吃的那张炕炕馍。他这次改性了似的,忽然问我:你想我没?我说废话啊。

想我不给我打电话?我说:我那不是怕你在家不方便嘛,而且你不是表哥表弟的好些人。你难得回去,就好好在家陪你舅妈就好了。他说他大表哥在东莞打工,这年过年没回来。而且还说,他们家的平房要拆迁了,到时候就到回迁楼住去了,他舅妈挺开心的。

我说:你胖了嘿。

“嗯”他说:在家天天就是吃好的。

“好像和我在一起天天叫你吃坏的似的”我说。

他说:哪有,和你一起也老吃好的。

 

就是他说的那个大表哥,后来在这一年的春天才刚暖和起来的时候,忽然就从东莞来北京打工了。我就想起来魏宝当时跟我说的,他们对北京的那种特殊的感觉,我想他大表哥来北京,应该也有同样的因素。我就想起来当时他唱的那首《金瓶似的小山》。

 

那次他跟我说:我舅妈来电话,说王皓要来北京了,让我抽空去瞧瞧他去。

呦,行啊宝儿,家里安电话了哈,我们宝儿出息了能给家里顶上用了。我说。

他就笑。

我问他:王皓是哪那个?你大表哥,长的有你好看吗?

他用那种奇奇怪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警惕地问我:干嘛?毛病。

然后还警告我:你可别打什么错主意啊。我跟我大表哥可是从小就不对付,谁看谁也不顺眼。

他说这话,就跟是我要把他大表哥怎么着了似的,我就发笑。问他:咋了?吃醋了?哦,你看你大表哥不好,那还不许我们跟他跟好啊。也太跋扈了啊。

他说:那你跟他好一个试试看。

我就故意喃喃自语着:大表哥、大表哥——诶,大表哥叫什么了呀?

他说:我不知道,你别问我。自己东莞问大表哥去吧。

“你别哄我呀,人不是来北京了吗”

“要来又不是今儿就来”

反正我不管,回头我就和你去。

 

 

他虽然跟他兄弟们不大对付,但是舅妈交代下来,他肯定不会打折扣,然后,我们就找了一个周天打算过去。那段时间他忙着弄那个毕业论文模拟答辩的事儿,我是家里忽然来电话,说昌平那边房子里联系好安装空调的要过去装空调。

 

我就让他跟我先回去昌平顺便让他看看新房子,然后开车去马连道找他表哥,他说王皓给他信息,那天他们超市打发他到新发地有个什么事儿。他舅妈让他表哥给他1000块钱让他拿着花。王皓把那钱交给一个叫薛小柏同事转交给他。及至见了面,我才知道,薛小柏就是上次撞了我的那个人。有些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凑巧,每一个该出现的有时候觉得真是命里注定要出现的人。过后好久我才知道,魏宝在他表哥跟他提起薛小柏的那一刻,就知道了,因他头次见面的时候,就扫了那个人的工牌儿一眼,知道那个人是薛小柏。虽然当时也没打算过后还能跟这个人有啥交集。

 

当天我们去的时候就有些晚了,差不多过了中午一点半左右,他表哥又是不知道为啥提前回来了,他们在家乐福那边肯德基里头见面。我就在外头家乐福员工通道那条路上等他。薛小柏拎着些买的菜什么的,就在我跟前,张张望望的傻了着往里头看,不知道看谁。估计是在看他表哥。

 

我想起来之前的事儿有些恼他,打算把他轰开。然后又想起来之前魏宝说我盛气凌人啥的,就没去。他和他表哥见面时间很短,没多久俩人儿就一块儿出来了,他往车这边走,他表哥也是,他找我,他表哥找薛小柏。

 

他表哥,跟他长的不同,瘦瘦的,个子很高,头发稍微有些些卷,鼻梁高高的,手掌很大,宽宽的肩膀,眼角眉梢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不知道是给薛小柏的,还是生来如此。眼神让人不敢多看,怕对不起魏宝。

 

魏宝上车后,我就开车走了,倒车镜里,能看到他表哥和薛小柏在那儿笑着说什么事儿。

他问我:你不是想知道我表哥叫什么吗,刚刚他就在外头,你咋不下来自己问他。我胡乱找了个理由搪塞他:我净顾着车前那个小傻子了。

 

他就许久不言语,回去的路上话也很少,我说:你今儿怎么了呀,打上车来看你气色就不对。

他说:遇到了一个人。就上次那个,撞了你那个。

那个傻子呀,我刚也看到了,就挨我车跟前儿溜达来着。我刚才还在想要不要出去把他轰走。

他忽然特认真的跟我说:我说你往后对他客气点儿。

怕我没听真切还找补了一句:听到没。

 

我心下有些隐隐的不安,为了掩盖这种情绪,我不知道怎么笑了两声,跟他说:这是没头没脑的哪儿和哪儿呀。

他说:他是我哥的朋友。

得了吧你,还你哥,你跟你哥关系不也就那样么,再说从来没听你提过你哥,这会儿倒对他一个朋友上心起来了。我没掩藏我自己的不悦就这么跟他说。

 

我想起来前不久我爸爸跟我说的北京招警考试的政策,问他是打算留京还是回老家。

他也没说啥,只是拿着实习单位收尾的事儿,还有他们导师一起弄个湖州的安防监控示范区十点项目,要采集数据,充实毕业论文什么的那些来说。

 

然后,我们就毕业了,我也不知道忙忙叨叨的和齐队他们天天在一块儿,我爸好多次都催我让我和司机去学校把我自己的东西弄回来去。我也没顾上。我就和李大队打招呼,让他随便找个什么地儿把我和魏宝的东西让人搁一块儿吧。完后我们有时间回去取。魏宝说别麻烦了。再住一段时间,马上就腾出来地方了。

 

所以,麻烦了些,那段时间我们偶尔也回去学校住。有次我爸爸不知道从哪弄了几箱子葡萄,让司机给我送来,我就让他全搁到学校了。打算跟魏宝放着吃。给了李大队两箱子感谢人家给我们行的诸多方便。

 

那段时间我也开始忙着装修房子,我就问他喜欢什么样式了呀,打算照着他喜欢的那样装修,魏宝问我:你又有钱了装修房子?

我说:装修房子那是大头开支,又不用我掏钱。

他说:那你不跟你芸芸姐、你老丈人你爸爸他们商量,怎么倒问起我来。又不是我住,主要看你和你芸芸姐,喜欢什么,照着那个去装修。

 

他这么说,我也没大在意,反正就先简单装修一下,把水电那些都先弄好。然后墙面地面简单弄一下,把卫生间和厨房弄好一点,到时候家具那些先不着急添置,等用得着了慢慢弄就成了。所以那个工程也不太长。

 

弄好后,我就带他去看了,那种防盗门弄的是密码锁,是用他921号的生日数字设定的,我就告诉他,反正他出入来去也方便。他看了看,说:蛮好的,就是太素净了。我说:嗯。简单就挺好的。

 

后来我们一块儿打扫了下,准备了些简单的生活用品,厨房的碗筷那些。还准备了一张大床。天气凉下来的时候,我们就把东西全都归置过来了。

 

那年中秋节,我打算和他一起过,他说他要去三路居找他表哥,其实是他表哥过来找他了,给他送月饼,还有薛小柏也来了。那个之前他去了他表哥三路居那里一次。中秋节晚上,我一个人在昌平过的,我以为他去三路居了,结果他表哥只是来给他送月饼,完后就回去了。

他以为我回家和家人过中秋去了,晚上他就拎着他表哥给他送来的月饼到了我新房这边。我彼时正一个人呆着看中秋晚会。听到门响,看他拎着月饼进来,忽然有些想哭。

 

他看到我,问我: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了?没回家去?

没有,我和我爸说在实习单位了。

他说:你多傻了,我要是不回来,你一个人孤零零的过?

他就取出那个月饼来给我吃,他自己也吃。

他说光吃月饼有些腻味,就下去了,买了好些葡萄、啤酒、凉菜啥的回来。

我不知道他那天那么好的日子里,其实也裹挟了好多愁绪,我们边吃边喝,他忽然看我,欲言又止,我问他:想说什么?

他当时舌头有些打滑,嘴也有些瓢,跟我说:哥们儿跟你说个事儿。

怎么了?

我发现,我喜欢上一个人儿,不知道咋整。

我心说:今天这是什么日子了,他是不是要跟我表白了呀啥的。

我定了定鼓励他:喜欢就去追啊。

是一男的。

 

现在回想,我当时感觉快立地飞升了那般,其实是满心愿意的。但我当时没有一口答应,而是说了些其他的,绕了些弯弯,我过后好些年都在后悔,我在想,假如当时我要满口应承,跟他说:我也是,我也是。他会不会知道我喜欢的是他,看在素日情分上,不愿意让我难过,就收回来对薛小柏的喜欢,开始和我走我们俩一块儿的路了。假如那样,我会明明白白的实实在在的告诉他,我也是,我喜欢你。很久了。

 

我当时虽然快开心到起飞,但还是假惺惺地虚伪地说:别介,你不是看上我了吧,我对你那可是对天发誓,只是纯洁的兄弟情谊啊,我他妈没望那方面儿想。

我又怕他认真了,就退缩回去了,我知道他这人不敢表白,让他说出来这些也已然是实属不易了,我就赶紧往回找补,说:你先我让他缓缓,然后说:假如你真的下了决心,我愿意豁出去被我爸和姜叔叔弄死的危险和你为爱走钢丝。还说:咱提前说好,内什么的时候,我得在上头啊。

 

滚你的,他笑着推了我一把,说:我真瞧上你倒好办了。快别裹乱了给我,我这正烦着呢。

他说完,我所有的火就一下熄灭了,好似一盆凉水浇头,怀里抱着冰。然后在心里头迅速地检索搜罗排除,看他到底是喜欢上谁了?我想来想去,印象中他几乎天天和我在一块儿,除了小石那次之后,再没见他对谁动过什么心思。

 

我忽然想起来他那次从马连道回来的路上跟我说让我对那薛小柏客气些的那些话,就感觉他十有八九是瞧上那个人了。我第一个想法是:那人有什么好呀。跟我怎么比。尽管如此,我还是灌了一口酒,嚼着月饼问他:你喜欢上谁了?声音里头满是一股后悔托生在富贵人家的遗憾和不甘心,满是对薛小柏那别有根芽,不是人家富贵花的艳羡。

 

他说:就是撞了你那个人。

我问他:你喜欢那个傻子做什么。再说了,你能喜欢他,那是他的福气,你愁什么。

他说:你不知道,我哥,我瞧着他喜欢我哥。对我都不带正眼瞧的。而且,我估摸着,我哥也对他有意思。不然,不会在我跟前把他藏着掖着的不敢让我瞧见。

这是为啥?我问他。

他说王皓多半是提防他,因为他从小总爱抢人家的东西。

我说:难怪,你原来从小就是个混不吝啊。那你这次是打算抢你哥哥的相好的了?

这可不对啊,小孩子时候是不懂事儿,如今都长大了嚒。对不对。

 

他说:是。

然后喃喃自语,像是在梳理什么,像是在给自己不是那么很理直气壮的行为找辙,他说:

长大后成年人了,就有了道德和规范约束,可是我还是准备任性一次。

 

而且他坚信不疑自己是在王皓前就遇到的薛小柏,他还说:就算是先来后到,也轮不到他呀对不对。

我说:是啊,就算先来后到也是我先认识的你,可是爱情的事情,能讲先来后到吗。

我虽然不想承认,但这确实是魏宝给我带来的第一次比较深刻的伤害,甚至比他喜欢小石的时候还严重。因为他喜欢小石,当时我只当是男生喜欢女生。我以为他是不喜欢男生的。而且他又那么介意这个事儿,翻教材、犯嘀咕,因为师兄一句玩笑话,就和我选择了不同方向的毕业论文,去了不同的实习单位。如今怎么就一下子瞧上那个薛小柏了。打算不管不顾的要介入他表哥和薛小柏之间了。你既然喜欢男生,就不能喜欢喜欢我吗,连你都说先来后到什么的。我就觉得,他对哥哥的妒忌和对人家东西的那种掠夺心是那么的沉重,以至于要改变三个甚至四个人甚至更多人的人生走向了。

 

我忽然有些累,但是他当时满脑子都是薛小柏和他的计划,满心满眼都是希望得到我的赞同和鼓励,我就和他说:不管是喜欢谁,喜欢就去追。就算他喜欢你哥,但是,也可以公平竞争的。

 

这话,好像是在说给他,也是在说给我听。我自问,我和薛小柏公平竞争,就算我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跟他在同一起点上也没有一样输给他的。只是,架不住还得看魏宝他自己的偏爱更多的在谁身上。

 

 

 

202007131457在东亭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himan 2020-07-13 23:33
    看的莫名其妙,这薛小柏是贾宝玉还是林黛玉,这般惹人怜爱,却落得个凄凉末日。
  • 薛旬 2020-07-14 00:11
    himan: 看的莫名其妙,这薛小柏是贾宝玉还是林黛玉,这般惹人怜爱,却落得个凄凉末日。
    世间好物不监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嚒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