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节
分享到:
3已有 94 次阅读  2020-12-21 16:13


分享 举报
天儿凉起来的那会开始,他就总觉得自己心不静了。于是开始发奋练起毛笔字来。人家说旁观者清,知道底细的都清楚,他这到底为的是什么。
 
那一天不大招人待见的魏宝给他带来一个好消息,他激动的连着几宿都没能睡安稳,他有一个小决定,不敢对枕边的人说。枕边的人同他说: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他就想,自己到底想做什么呢?他想去金州,就是看一看也是好的。就是呼吸一下那里的新鲜空气也是好的。就是路过一下也是好的。可是如今,好像只要自己开口,等到同意了,等到所有的条件都具备了,他就可以去了。可是,要是因为这个伤了人家的心,总归是不好的。有一种感觉似乎和空气和呼吸似的,往人体内送,往人体外掏。说不出来是舒服还是难受,也不知道是排斥还是需要。
 
在这种隐约有过的矛盾中,想不起如何收拾的,总之他就和魏宝往南去了。他不好意思问:那谁在家吗?那谁还学木匠吗?他出去打工去了吗?如今会在家吗?......漫长的路上,他们彼此沉浸在相关的、各自的回忆当中,知道一切都过去了。可是还是执着的,不由自主的,反反复复地绕不过去,不愿意承认。
 
或许当初彼此不曾认识是好的吧?念头一起,他瞬间就打住了。他认定当初能够认识是好的。总强似没有。可是开始那么欢乐,如今怎就说寡淡就寡淡了呢?说杳无音信就音信全无了呢?
 
魏宝问他:到时候你同我一起回家吧,瞧瞧我哥和孩子。
他说不用了,自己想各处溜达溜达。
我同他说了,你也要一起回来。他高兴得不得了。魏宝说道:估计这会子正在家包饺子了。
嗯。他答道。那饺子他当年是吃过一次的,就是那一次,魏宝也在。
他们都知道,他估计是属实见不得那个人的。
好比将死之人,吊着一口气儿等一人来,设若那个被等的人不来,翻倒是好些。
只是,明明知道如此又何苦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了。
 
走了那么远的路,来见一个不能见的人。
他随即打定主意,就让自己安静的在这里溜达溜达吧。就和一个人来旅游了一趟那样。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熟识的人的那样。
 
攒了好多的话,估计只有和天说罢了。对吧。
冬至了,你吃饺子记得。
都一样。
木匠好学吗?
应该好学的。
平时累么?
不累。
孩子听话吗?
嗯,挺乖的。
最近好吗?
我很好的。
 
 
那边的山水,挡着了南下的寒气,像是挡着了他。
他见识过几次,总以为自己不会来了,总是以为自己来过了。
和每一年岁末,心事峥嵘减旧时的那会一样。
我见或不见,你都好好的喔。好好的,给我吃饺子。
 
 
 
2020年冬至当日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4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骆北 2020-12-21 18:34
    先生文字里的情绪总是这样压抑
  • 薛旬 2020-12-21 19:14
    骆北: 先生文字里的情绪总是这样压抑
    骆北兄冬安。2021年我就努力去那边一趟了
  • 骆北 2020-12-21 21:42
    薛旬: 骆北兄冬安。2021年我就努力去那边一趟了
    祝你能得偿所愿,如果路过西安,我请你吃饭啊
  • 薛旬 2020-12-21 21:48
    骆北: 祝你能得偿所愿,如果路过西安,我请你吃饭啊
    嗯!谢谢骆兄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