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
分享到:
9已有 264 次阅读  2017-12-18 15:59


分享 举报
高中的时候,爱六朝诗,记得去数学竞赛的复赛,等待老师安排住宿,和久违的发小在旅馆旁边的书店待了一个下午, 他挑了一本古龙的小说,我选了一本汉魏六朝诗。一起去的朋友觉得很奇怪,我们如何成为铁杆的,朋友不读武侠,他不晓得,古龙的小说也是魏晋风流。
好多年过去了,还是怀念那样一个下午的时光。即便第二天要考试,面对复杂的难题,头一天下午也可以安静的读一部小说,一部诗集,和久违的朋友各自读着书,沉浸在不需要言语的默契中。算是我们自己的魏晋风流。
高三的一整年,总是很期待各科的奥赛,因为我们在不同的高中,奥赛的复赛,基本上是能和他见面的唯一机会,那种期待,是枯燥的生活中,最温情的美好。
高考完报志愿,他住在我家,他说想报核技术,我说你果然要做剑客。而我自己,报了医学院。只是造化弄人,他最终学了空间技术,不想去酒泉或者西昌隐姓埋名,就下了部队带兵,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而我现在却阴差阳错做了核医学的研究。
再后来,他做了没有自由的侠客,连跟国外的朋友聊天都不得不小心谨慎。我出了国,在看似室外桃园的地方,呼吸着实验室的有毒气体,写着最需要严谨和理性的科学论文,渐渐忘掉所有的诗情和感性。
突然意识到已经很久没有和他有过走心的交流了。小的时候,写一封信,要酝酿很久,等一封回信,也要很久。现在有了微信,却只有一两句,淡淡的问候。
这一年又要过了,希望他在远方平安喜乐。过些天他估计要晒娃了。很想知道,孩子渐渐长大,是否也会喜欢下棋,喜欢读书,喜欢抓螳螂,让它在纱窗上产下螵蛸,来年孵出一堆的小螳螂,再放到教室门前的花园里让她们捉蚂蚱。是否也会有一段同样美好的友谊。


PS:把自己写跑了,原本要写阮籍的。只是一本书却联想到一个人。
昔日繁华子,安陵与龙阳。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悦怿若九春,磬折似秋霜。流盻发姿媚,言笑吐芬芳。
携手等欢爱,夙昔同衾裳。愿为双飞鸟,比翼共翱翔。丹青著明誓,永世不相忘。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7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