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坡尾的晚风
分享到:
1已有 118 次阅读  2020-06-26 10:06


分享 举报
往年的六月,我都会记得是同志骄傲月,然而今年疫情宅家几个月,渐渐忘了世事。还好厦门亲友会的人以及小手老师不会忘了,今年继续举办了同志骄傲节。
还是在艺术西区,本来是一个大厂房吧,体积跟北京DES类似,但不用门票。
我跟好友约在厦大西村站见面,他先下了车,头有点晕,在旁边的公园里端正地坐着。
头有点晕,所以想吃清淡点。
然而如今的稀饭很难找,只有别人的家里才会有。大陆所谓的素食店的菜,大多油腻腻的,于是随便走走。
后来选了某店的米饭和几个小菜,味道也还可以。餐厅看起来洁净,但好友看了下厨房,说“也不是那么干净”。
主食方面,他点了肉片汤,我点了米饭。没想到他把肉片汤分一半给我,我于是把米饭分给他,后来又去添加了米饭。

他说他不喜欢高楼大厦,喜欢农村的那种几层的就好,要有庭院。这跟我的想法一致。
我说:那只有别墅适合你了。
他笑了一下。

饭后我们走到艺术西区,人不少。可是很多有彩虹旗的摊位卖的却是女性饰品,额,索然无味。
有一张肌肉男的大海报照片,挺好。
我们到二楼去看脱口秀、小戏剧节目。一个小中庭,摆放三十来张椅子,几乎坐满了。台上几位年轻男女在演戏,没有麦克风。周围走廊的栏杆上零星点缀着几个观众。半空里吊着几幅长方形纱布,上面写着几个人名,竟也觉得好看。台上后面有个成年男性人体摄影展,也是香艳四射,让人看了血脉贲张的。
我们没耐心看小戏剧,就到后面天台上逛逛。我方才地铁上看到了那对黑白衣服男子,现在又看到了。当时他们给人温和、善良无害、舒服的气质,就让人感到是同志。好友说其中那个黑衣男子在健身房跟他搭过话。
然而现在我们各自兜着自己的圈子,彼此不交流,有点封闭。

好友说不喜欢穿得太潮的,觉得对方这样穿,是有一种态度在里面。他喜欢朴实一点的。

我们在栏杆上望着对面的沙坡尾避风坞,低矮的楼层看起来很舒服。微风轻轻吹着,淡淡的黄灯,游人有序地来回,路边树上的一颗颗芒果在暗中长大。

他戴上了黑色鸭舌帽,仿佛换了一副表情,让我难以看到他的眼神。

后来我们又去看了一下中庭的表演,小手老师请歌喉佳者上台表演。有个年轻男子全身上下一身薄薄的蓝色衣服,先是唱了一首英文歌,歌词记不住,要看手机。后面唱了一首徐佳莹的歌曲,也挺好。
我们听了一会儿就回去了。

路过摊子的时候,有三个肌肉男脱了上身让人拍照,聚集了十几个人流连忘返。但看那三个肌肉男,肌肉是不错,胸肌也丰满,但脸却很直男,一点都不温和,我判定他们是直男,健身房教练。
 

我们又到沙坡尾逛了下。人家庭院里有一种无名的花,很香。
其实并非无名,只是我不识。
好些老外在吃海鲜。
几个当地年轻人围着小桌小酌。
有人要租房,四楼的阿姨告诉他们:继续往前走,前面有出租的。
……
据说今天下午这里播放了一部纪录片,叫《我的爸爸是个gay》。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