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别”散记(二)
分享到:
2已有 86 次阅读  2020-09-29 17:48


分享 举报

还好没有食言,只要篇数大于等于二就可以算是一个系列了。

欧耶。

 

这篇想说的倒是跟我们的小别没太大关系,但是确实也是由这次短暂的别离引起的我的一些想法。

 

从小到大好像一直对钱格外的珍惜,小时候父母虽然已经会有所在意,但是我偶尔也会获得家里经济比较拮据的感觉。

所以活到现在,自己已经三十多,在一线城市的市区买了房,但是内心仍然觉得自己的生活境况在中国算不得高水平。

——直到我对象跟我聊起他家里的情况。

他是农村长大,父母直到现在都还在城里打工。

他跟母亲的关系好点儿,这次他无奈“出走”也选择了去妈妈在江门打工的地方先暂住。

我与这位“岳母”有过一面之缘——去年她和对象的妹妹来广州,我以同事兼导游的身份陪着逛了一天,印象中是个很爽朗又直率的女性。

这几天对象在妈妈那儿常住,跟我聊起除了他妈妈,还有很多亲戚都在那边打工。

据他跟我讲是“有工作就要做,忙的时候还要加班,闲的时候甚至可以一个月都不上班,好像连合同都没签。”

听到这里我已经很诧异了,不签合同怎么保障自己的权利?一个月都不上班哪儿来的收入过日子?

然后我就问:那他们有保险么?

“没有。”

听到这里,我确实感觉到很惊讶了,因为想起我爸算是在体制内的一个工厂上班,一个月还有几千块的收入,我妈赶上下岗大潮,很早以前就已经享受退休保险了。

二老把老房子卖掉给我一部分作为首付,另外的一小部分作为新买房子的首付,也已经住进了新家。

跟我对象的亲戚比起来,真的可以说很幸福了。

 

我们真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3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