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基那些事儿
分享到:
9已有 447 次阅读  2022-05-29 14:10


分享 举报


讲实话,我不太适应这种面基的氛围。我现在有点社恐,如果对方是没话题的人,我会觉得超级尴尬。再加上我对现在中年油腻肥产生了形象焦虑,所以并不是很想面基。

去年到今年有过三四次豆瓣友邻面基,但是感觉都那么回事。

第一个是我8月辞职去重庆个人游,没想到一豆瓣友邻说我来了重庆,想给我做向导。后面他开车到我酒店楼下,带我去了观音桥和一棵树的观景台,晚上两个人喝了杯咖啡。他说他觉得我跟他想象中差别很大,我尴尬微笑。原本就没有营造任何人设,胖了以后也不爱自拍,最重要的也没有专属摄影师。后面回深圳后,去年12月底翻了下他朋友圈,才发现他把我拉黑了,我哭笑不得;

第二个是个湖南小弟,他面试路过我这一带,两个人约了深圳北见面。他给我带了MUJI的两瓶咖啡。他戴着眼镜,憨憨的。两个人聊了行业聊了近况,也还好,没有特别拘束。后面请他在深圳北吃了个饭,在后面都是微信的点赞之交了。

第三个,去年双12那天我去市中心,同城豆瓣基友特意跑到中心城去碰我。我看到他就在我附近,我本来想走的,但是感觉又不太好。他看到我,那是一个小个子的湖南的男孩子,小熊的样子,我招手示意。我请了他喝了喜茶,他请我吃了烤鱼看了场电影。后面回去,他问我要不要去他家。那一晚,两个人在床上,两个人并没有啪,但是他跨在我身上跟我接吻,然后口了我。迷离的时候,他说不要喜欢我,我们没有可能的。原本我就没有想过什么,他有点drama了。第二天我请他吃了萨莉亚,两个人分别,他去他的基友家去玩狼人杀去了。虽说现在两个人还有互动,但是基本上以后不会见面了。

第四个,也是广州的一个豆瓣友领小弟。他之前看我写的文章,自封是我的迷弟。后面他辞职了,说想去深圳看海。正好我也在深市。他就买了第二天的火车票直接来找我。他的胆子也是很大,不怕我把他卖了吗?两个人在深圳北碰头,找他找了蛮久,绕了半个火车站。请了吃了萨莉亚,晚上带他去了东门美食街。那两天他住在我家,他只把我当哥。再加上他之前在社交app单恋一个人,他还没走出失恋的阴影。他老家是河南的,他一开始见面前就说自己胆子小。说怕老鼠了怕蟑螂怕鬼什么的,有点扮柔弱。他29岁研究生毕业,今年工作不到2年。他长相算蛮直男的,操着一口河南味的普通话,但是他可以像林志玲一样追着叫我哥哥。我很佩服他怎么做到的。第二天带他去看了海,晚上带他去了市民中心那一块。第三天深圳疫情爆发,他慌忙地逃回了广州。再接下来的这三个月,他前面还时不时跟我微信视频,叫我哥哥记得吃饭什么的。我倒是觉得有这样一个小弟也不错。再后来他不停换工作找工作,两个人联络逐渐少了。我在我们都在用另外一个社交app经常一天发十几条牢骚,估计他也烦了,不点赞但是也没取关。我在地铁拍了个帅哥发到社交app,他教我做人说随便发人隐私不好。我只是分享,又不是偷拍人家私密部位,所以觉得这个帽子扣得太大,他说你自己看着办了,我是这么觉得。最近他好像恋爱了,520在某社交app上写着已遇良人。他自己说自己胆子不大,但是我觉得他像社牛,不到一个月又找到新欢。其实也不奇怪了,那时候他跟我他大学有带男朋友去寝室做爱,我都觉得一般人都做不到这个份上,虽然他说他对室友已经出柜。前几天,他就叫我哥了。恩,从嘤嘤的哥哥变成了哥,后面应该就是大哥了吧?我感觉突然他是不是对我有点装,甚至有点绿茶了。看上去人畜无害,但是也是很现实。可能再过一阵子,就彻底在彼此时间消失吧。我曾经以为真的能在广州有个小弟,我去他家撸猫也可以。但是,我感觉两个人在疏远,我也不擅长维护关系,后面估计也只是点赞之交吧。

话说到现在,前两天一广州豆瓣友邻说要来深圳,问我要不要面基。 我现在比较社恐,他们觉得我在豆瓣是文艺青年,可能实际只是一个黑土肥圆又不太高的胖子罢了。 我跟他说了我是这样的人,他说没事,他也中年油腻。我怀疑他是不是过来想跟我YP的吧?拗不过他,他要我楼下公交地址的坐标,说星期六开车到我家楼下。关键比较尴尬的是,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昨天下午两点多,他开在我们公交楼下。那是一辆红色的小车,坐上了他的副驾驶座。我望向他,他长得也不是很高,肚子比我还要大很多。圆寸的头,脸上也有很多痘印和红血丝,胡子拉碴。当他说第一句话问我待会去哪里,我石化了。

在我之前豆瓣对他的印象,一直觉得他应该还是蛮直男的声音。虽然不是那种很北方的男孩子,但是应该声音也比较雄浑吧。他的声音真的有点C,娘娘的感觉。我没见面以为我可能给他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没想到他直接说话像是姐妹一样。

我提议去购物公园喝点东西。他调好导航,然后驱车去了那里。路上,两个人聊了工作,以及他在广州的情况。虽然不至于很尴尬,但是还是稍微有点拘谨。碰到堵车的时候,他也会冒出几句国粹 卧槽,我对他的印象跟豆瓣他给我的印象对不上了。甚至看到等红绿灯,右边的顺丰司机,他说好帅什么的。那种语气是真的很姐妹。

他在豆瓣认识我,可能是因为我写的文章有让他共鸣。我们去年8月份互粉,后面11月份,他加了我微信,也是偶尔聊聊。我知道他是青海人,在青海已经有房。他一毕业北漂了7年,去年收到了立白的offer去了广州做快销,也差不多毕业十年了。他来之前,我看到他春节时候发的动态,说没看到粗1的梗。我知道他是0了。可能我一直以为我他是公0吧,没想到他呈现给我的样子像公公。

两个人在购物公园溜达了一阵,到处都是人。后面我们在星巴克坐了下,他请的客,我点了杯美式,他点了杯抹茶星冰乐。后面坐下来他接了个电话,是以前的同事打过来,他然后跟他聊着,我玩着手机。后面再带他走路到中心城,逛了下数码店,又回头。他说他要去见一个深圳朋友,叫我一起去八合里吃火锅。

期间开车路上堵车,也是有听到他说卧槽。心里瘆得慌。然后看到对面插车进来的劳斯莱斯,又说我不能撞到他,再看到那个劳斯莱斯的车主4个5的车牌号,他又尖叫地兴奋起来了。我只有尴尬地应和着。

两个人绕路找了蛮久的停车位,最后才找到八合里的店。其实我不太喜欢突然插进来一个人,毕竟我也不是认识他的朋友。后面我才知道,他这个朋友原来是八合里的区域店长。索性他朋友要看着后厨,没空跟我们一起吃饭。

他点了两三盘牛肉和一盘牛百叶,还有一个蔬菜拼盘。我原本想点个金针菇,但是很遗憾并没有,也就作罢。我们聊起了豆瓣友邻的八卦,他有点不敢相信一个友领的三口之家又分手的故事。后面他跟我讲了下他之前的感情,在学校有谈过一个哈尔滨的对象,然后在一起三年,后面去北漂一起同居了半年。后面对因为考到了体制内,所以斩掉了前程往事,把他跟这个火锅店的区域店长都拉黑了。被他这么一说,原来这个区域店长也是基友。他操着东北口音,个子175左右,蛮瘦的,泪沟蛮深,看得出来有点风霜,但是挺爷们的。估计他也应该知道我是同道中人。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觉得我是广州基友的PY,一起带过来吃饭了。

后面吃完饭,他买了单,说要回酒店办理入住了。其实我没吃到什么。他跟那个店长闲聊了几句,看到他像柳枝一样拍着那个店长,我觉得这举动像清朝剧的公公,兰花指都快出来了。不是我很mean,但是总是感觉太母了并不好,可能他自己都没注意吧。

我觉得在一起的几个小时,他心理估计也觉得我不是他的菜,或者觉得我跟他撞号了。这次见面估计也是死心了。他并没有开车送我回去,我们两就此告别了。我坐地铁从老街转车到我的租处。期间,还是觉得我无法跟豆瓣的他对应起来。

但是我心里有个预感,估计他和我估计以后不会有什么来往了。他见我可能是感觉我是文艺青年,虽说我在他来之前已经降低了期待值,但是见面后估计好感度也会下降。如果我是高瘦白净的男,估计是不是就邀请我酒店陪他了?我对他的感觉也有点发生变化,我还是比较喜欢爷们个性的。他给我呈现的印象是北方母0的感觉,我有点不适。虽然我不是直男癌,也没资格对人家的外相评头论足,但是我们好像有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尽管我知道这次只是普通基友线下面基。我也没抱着YP的想法去见他,或者幻想他是个高瘦的爷们。两个人也就是吃吃饭喝喝咖啡罢了。还好,我对这次面基没有太大的期待值,或者幻想是否有桃花。但是感觉我跟他应该不见面的,见面后两个人感觉破裂,后面估计不会再来往了。

昨晚一直在纠结我是不是要AA掉那顿火锅的钱。虽然所有东西都是他点的,我一盘都没点,毕竟也吃了。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占了多大的便宜,但是又怕转钱了是不是他会觉得我跟他划清界限,看不起他呢?思来想去,后面还是没发出去。

其实还蛮想有一个基友好哥们的。但是估计以后他来深圳估计也不会找我,也只是找他学弟吧。现在想要一个直男一样的基友哥们,可能还真的蛮难的。可我不想要什么姐妹这种。我不知道他后面还会不会把我当朋友,还是跟重庆的那个一样,可能三个月半年悄悄删了我。不过经历了朋友的更迭换代,我对亲密关系好像也不抱有更多期待了。

比较尴尬的是,就算昨天面完基,我还是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许,真的是要相忘于江湖了吧。但是我肯定不会主动删了他。可能以后也不会见面,如果他把我当朋友,自然豆瓣和微信会留我到最后。

下次面基是跟谁,什么样的人,在什么地方?或许只有天晓得了。成年后,我是桃花绝缘体,现在也是亲密关系绝缘体。我会以相同的方式尊重和关爱爱我的朋友,但是真的要走的,我不会再挽留。因为我累了,累到不想再花时间去维持。

或许很多事情一切都注定了。或许中年的我,也开始相信宿命论。我扮演了我该有的角色,我跟着命运的剧本走,其他的不做强求。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6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请叫我bug 2022-05-29 15:02
    还以为我有特别的东西呢,我裤子都脱了
  • 冰亦涵 2022-05-29 15:10
    请叫我bug: 还以为我有特别的东西呢,我裤子都脱了
    哈哈
  • 魔羯座先森 2022-05-29 15:56
    请叫我bug: 还以为我有特别的东西呢,我裤子都脱了
    想看H文?不许涩涩
  • Bert在旅行 2022-05-29 17:49
    写得太长了,看不下去!文章结构可以拆成四个短文了
  • 独孤星夜1983 2022-05-29 18:37
    客观来说,在公共场合偷拍他人发到社交网站上确实是属于侵犯个人隐私。只是对方无从知晓,所以一般也无法维权。
  • linden7715 2022-05-29 21:52
    特意搜了下“萨莉亚”。
    也许豆瓣无1?
  • 魔羯座先森 2022-05-29 23:47
    Bert在旅行: 写得太长了,看不下去!文章结构可以拆成四个短文了
    本来就是当日志了。写在豆瓣也不太好,毕竟他看到也不好。
  • 魔羯座先森 2022-05-29 23:48
    独孤星夜1983: 客观来说,在公共场合偷拍他人发到社交网站上确实是属于侵犯个人隐私。只是对方无从知晓,所以一般也无法维权。
    我觉得算是地铁见闻吧。并不是拍裙底裤裆或者人肉人家。只是对别人赞美下
  • 魔羯座先森 2022-05-29 23:49
    linden7715: 特意搜了下“萨莉亚”。
    也许豆瓣无1?
    也不是吧。只是这次面基,让我觉得很他跟我印象对不上了。他怎么是北方男人做到有点娘。直男点就好了。
  • 魔羯座先森 2022-05-29 23:49
    人在囧途: 爷们纯1直男在此,可惜太远了
    纯1跟直男本来就矛盾
  • Vincnn 2022-05-30 10:09
    去关注豆瓣了
  • 魔羯座先森 2022-05-30 21:41
    Vincnn: 去关注豆瓣了
    蛤?
  • kongkong123 2022-06-01 10:19
    魔羯座先森: 蛤?
    豆瓣ID是啥?我也去关注
  • 魔羯座先森 2022-06-01 16:07
    kongkong123: 豆瓣ID是啥?我也去关注
    不要啦
  • freezhy 2022-06-02 16:11
    看完后,那位不知姓名的公公跃然纸上
  • 魔羯座先森 2022-06-02 21:42
    freezhy: 看完后,那位不知姓名的公公跃然纸上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