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泡小泡
分享到:
110已有 13054 次阅读  2013-03-10 00:59


分享 举报
2010年6月26日,飞赞迎来第3923位注册用户,他的名字叫泡小泡。

电话里,或者见面,泡小泡都叫我“凌先生”,这称呼一下子让我感觉回到了旧上海,好像我是某个富豪,而他是一代名媛,这称呼又暧昧,同时又保持了我俩的距离。当然,事实上,我俩都来自东北,都是天蝎座,都在北京读书,也都热爱文字。

2012年1月2日飞赞年会上合影

在有飞赞之前,泡小泡就写了很多故事,并且小有名气。不过这一切我都不清楚,因为在创办飞赞之前,我有很多年不接触同志圈了。他是飞赞最初的几个写手之一,一直受到大家的追捧。我还记得他有一篇文章,叫《牙刷》,那里就出现了张先生,一个让人恨、又有点可怜的爱人形象。后来,“张先生”成了一个代名词,有各种性格,出现在各种故事中。

很多人开始会以为张先生是泡小泡的历任男友吧?哈哈!这具体的答案,要问泡小泡。有一次,泡小泡对我说,很多读者把亲身经历的故事讲给他听,然后他写到张先生的故事里。因此,我的理解,张先生集合了同志圈的百态人性。我甚至也给他讲述了我读书时候的一段故事,不知道会不会在某一季、某一章的张先生的故事里出现。

泡小泡是一个很敏感的人。我觉得每一个生活在文字中的人,都有这种性格吧。某年夏天,他给我电话,“凌先生,邀请你今晚看一场话剧。”因为距离较远,我到话剧院时,已经快开始了,我问他吃过晚饭没有,泡小泡说他不吃。我受不了,就买了麦当劳。于是,在看话剧的过程中,我边看边吃,他边看边哭。我觉得那话剧明明是喜剧啊,但看他哭的那么专注,一定是触动了他什么神经(应该不是看我一个人吃麦当劳而他还饿肚子吧)。我记得那个话剧真的很好看,但情节我忘记了,唯独记得泡小泡不停的哭。看过话剧已经很晚,我也没有请他吃饭,就分开了。

反倒是后来泡小泡主动请我吃饭。在工体西门的“金链花”吃泰国菜,我迟到了1个多小时(抱歉,北京太堵车了),到时他们已经快吃完了(对,不是请我一个人,而是一群帅哥)。服务员给我们每人倒了十几年的芝华士或者人头马,我觉得也知足了。有好吃的时候,泡小泡能一直想着凌先生,我感动不已。

泡小泡绝不吝啬自己的感情。飞赞2011年年会结束,当时我就看到泡小泡泪流满面。看到他哭,我真有些害怕,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去陪衬他,安慰他(他应该不需要安慰)。后来他在飞赞写了日志《射精带来的快感很短,年会带来的高潮很长》。这名字显示了他一贯的“色情”风格,从没改变。但正如我对世界的理解那样:真正色情的人写不出色情的文字,反倒是清纯、简单到不行的人,才能写出那样的黄腔。“我的清纯你永远不懂”,这是泡小泡微博(@王泡小泡)上的话,很对。

当然,泡小泡的感情不总表现在“流泪”的柔弱形象,他也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爆发。他看到自认为的不平事、装逼事,也会忍不住发文声讨。那声讨的力度,非常猛烈,不亚于被抢了男人。我觉得这就来自泡小泡的“同情心”,一种将心比心的能力。正因为这种能力,他才能借来那么多故事,写成张先生;也才能写那么多矫情的歌词,让人读了觉得说的就是自己。

友善的泡小泡参加过飞赞组织的护肤分享会,他是嘉宾,给我们一群粗糙的同志们讲护肤经验。很不好意思的是,还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礼品,洗面的、护肤的、爽肤的。当然,最有趣的故事是,活动结束后他发给我托摄影师朋友拍的活动照片,他还不忘把自己p的瘦很多,然后还和我窃喜他的鬼聪明。多有心机啊!

当然,泡小泡永远是真诚的,从他2010年的生日邀请函上就看得出。看来文字工作者的ps技术还是有待提高的,但他故意做的这么丑陋,而且还把自己也搞成了“泡小泡格格”,哈哈,两年多过去了,我至今对这个邀请函记忆犹新。今年10月31日,我一定要参加泡小泡的生日,亲自为他祝寿。(或者,我们两个天蝎座可以合起来一起过生日。)

有文字的人是幸福的。我刚刚再次进入泡小泡的主页,看到三年来他的200多篇文章,感觉时光虽然流逝,但我们记录了很多生命中的精彩。飞赞的第3923位用户,泡小泡,很高兴和你走过这三年的时间。很多故事,有你陪伴,今生难忘。

2012年初护肤分享会

(完)

> 泡小泡长篇小说《张先生和张先生》(飞赞首发): http://www.feizan.com/space-3923-do-blog-view-me.html
> 泡小泡在飞赞:http://www.feizan.com/paoxiaopao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