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回路转不见君 雪上空留马行处
分享到:
4已有 421 次阅读  2018-04-21 22:32


分享 举报
     昨天看了电影《Love,Simon》,结局很美好。想起自己高二的时候,意识到我喜欢男生。那时候以为全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是同志,和Simon一样,感觉又迷惑,又孤独。彼时还没有什么定位软件。我记得有一天,我在同志贴吧上面,看到一个男生写的一封交友信,字数不是很多但是读起来很真诚。后面还留了他的电子邮箱,说我期待你给我发邮件。署名,高山。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电子邮箱好像有一种魔力一样,让我忍不住就想给他发邮件。我在电脑面前想了很久,应该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字。后来我想他笔名叫高山,那我就叫大海吧,也算是个呼应。
      我很兴奋又很忐忑的给他写了第一封信,信件的内容大抵都是一些学生时代的琐事。我和Simon一样,待邮件发出以后,每天都会查看一遍邮箱,看看有没有他的回信。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打开收件箱除了垃圾邮件里边还是空空的。我有点失望,心想,是不是我表现的太热情了,把他吓跑了。
    第四天是个周末,我不用上课。一大早等爸妈上班以后,我赶紧起来打开电脑,内心紧张胜过期待。就在这时我赫然发现,收件箱里多了一个数字1。我激动的一下跳了起来,差点磕到自己的膝盖。
     我记得他说,大海你好,不好意思,我今年高三,平时没有时间上网。所以,只有周末偷偷出来给你回一封邮件。我很高兴,你是第一个给我写邮件的人,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我现在每天都在考试,太累了。对了,我这里下雪了,不知道你那里是什么天气。第一次写给陌生的你,我还不知道说什么,随信给你送一张我拍的雪花,愿你的心情跟雪一样美好。高山。
    我打开附件,里面是一张像素不太高,但是很淡雅的雪景照。我就这么傻傻的对着这张照片看了好几分钟。
     很快我又回了一封信给高山,我总是写的比他多点,遇到了一些麻烦事也会告诉他。每回他也会在回信里帮忙分析,替我分担一些烦恼。我觉得他好像离我不远。
    因为学业的关系,基本上一个星期,我只能收到他一封回信。我们聊彼此的学校生活,家庭,还有爱好和梦想。收到高山回信的时候,我总是不由自主的傻笑,害我妈以为那时候我早恋了。其实她不知道,在那一瞬间,我发现自己不再那么孤独了。我告诉高山,虽然我是gay,但我现在知道,我有你这个朋友,我很开心。
     随着来往邮件的增多,我发现自己的情绪也在发生变化。尽管我不知道他在哪里,长什么样,但就是有一种好感在心底滋生。
      有时候说生活是戏剧真的一点都不夸张,我碰到了和Simon一模一样的事情。那天我急匆匆的给高山发完邮件,居然忘记关闭邮箱就走了,等我想起来回学校机房的时候,我发现已经有人关闭了网站,但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我给高山发的邮件。最倒霉的是,邮箱里面有我的真实名字。
     我把这件事告诉高山,他安慰我也许事情没这么糟糕,或许是电脑老师帮你关的呢。他的宽慰让我一直不安的心稍稍好受了些。
      然而意料之中又意外的事还是发生了,上电脑课的时候,我突然收到了一封邮件,打开却不是高山发的,上面写着,xxx,我知道你是gay了,不过放心我不会随便说出去的。没有署名。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仿佛赤裸着被人看穿了一般。接下来在学校的这几天,我魂不守舍的,看每个人都觉得像是那个发邮件的,人都变得神经兮兮的。
       和电影不同的是,这个人自从发了这封邮件以后,仿佛消失了。没有传播,没有敲诈,一切好像如他所说,没有别人知道。
        但自从发生这件事以后,我再也不敢在学校机房发邮件了,毕竟我在明,他在暗,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谁,他却能知道我的动向。高山也替我担心,他怕我因此消沉。
         和高山比起来,我更像一个小孩,而他要比我成熟,想的多。在我赌气说反正有人知道了,不如干脆出柜好了的时候,也是他劝我冷静,毕竟大环境不太好。万一以后在学校遇到歧视甚至欺霸,一个人未必承受的过来,我想想也是很有道理,便没再说这回事。
           进入下学期高山更忙了,但他还是保持一个星期给我写一封邮件。有一天我终于鼓起勇气问他要了一张照片,他回复说,我不是那么好看。没关系。我也给你一张我在学校梧桐树下拍的。
            你们学校的梧桐还挺好看。
            恩,对,秋雨梧桐叶落时。不过现在是春天,是不同的味道。
            你想考哪里去?
            宁波。你明年也考来吧。这样我可以见见你。
            我希望你来。
            我们没有过多的表达对对方的好感,但它就像一株青藤一样在我们心里蔓延生长。
            高山后来确实考去了宁波,但我却在一年后因高考发挥失常选择了复读。尽管高山说了很多安慰我的话,但我还是感觉眼前一片黑暗。第二年高考,我考的一般,虽然过了一本线,但也仅仅超出十来分,思来想去我没有选择宁波,而是留在了本省。
            再后来,我们的邮件来往也开始变少了,这太正常不过了,毕竟我们一直没有见面,也知道在一起越来越不可能。两年后,高山去了法国,而我在他离开的那一年,也到了宁波工作。两个人一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交集。
             2013年,高山回国工作几个月,我终于在上海见到了他,我得以了解他上大学乃至后来出国的生活以及感情经历。相视一笑的时候,感觉人生平淡而真实。不管如何,是眼前这个人伴你度过了最迷茫和孤独的岁月,尽管这种陪伴不在身边,但依然在心里。
            就像电影里面Bram的这段内心独白。"Sometimes I feel like i'm stuck in the middle of the ferris wheel.One minute i am on top of the world.the next i am at rock bottom."上面的风景依旧美好,不管是否有人同享。每时每刻,我们依然在转动着。
            在写这些东西的时候,我用曾经最熟悉的账号发出了2018第一封问候邮件,有没有回应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是喜欢这种纯粹的感觉。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