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病呻吟
分享到:
3已有 408 次阅读  2018-10-05 22:36


分享 举报

        好久没写日志了,人到30,烦恼忧愁依旧,只是愈发习惯埋藏心底。习惯了有点单调的生活,累了就看看后山上遍地的玉米辣椒。住地窗外垂拔的杨柳,每日和着流汌的小道入眠。临街一角,晚风搅拌着飘散的思绪。后半夜,只有一盏暗黄的路灯照到天明。这个小乡村,安详,宁静,修身养性。

        每日来回穿梭于派出所和住所,一样的步伐,不一样的心情。同事喋喋不休的在旁边抱怨来了这么偏僻的地方,日子无趣,连步都懒的散了。我笑笑,并不作声。倒不是我从这农田乡野找到太多乐子,大概是年纪大了,懂得抱怨并不能解决问题。楼下的小黄约莫每晚九十点在小路上溜达。它真的有点太胖了,大中午就寻个阴凉地,撒开腿就躺底下,也不管是不是挡了消防车的路。到了晚上,广场舞时间一过,几个姑娘,爱坐在白天晒谷子的地方聊家常。本地话我基本听不懂,只是喜欢这种闲趣。

         昨晚看了电影《夜间飞行》,对电影中那句“你看,这附近只有我们两个人”印象深刻。我都忘了当年读高中发现自己是同志时,是怎么排解那种孤独和无力感的,毕竟那会还没有什么定位软件。对于怎么找同类这件事,我一度茫然到想哭。高一的暑假,我认识了学校里一个高二的学长。当时还天真的以为,世界上不会再有别的同志了。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同类,我的感情是复杂的,有依赖,有信任,有孤独的释放,也有内心的不安。果然后来麻烦就来了。由于一个意外,学长班上有人传出他是同志,而我和他走的很近,慢慢连我都受到了言语攻击。有骂我们死变态的,有骂恶心的,还有很多难听的话。我只能用学习来屏蔽这些对我的人身攻击。的亏那时候班上还有一个腐女时常安慰我,不然我可能扛不住就转学了。

          孤独是学生时代,最害怕的一个词,到如今,经历的多了,虽然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但可以很好的平衡内心深处这颗动荡的灵魂。当年那个学长,如今早已不知在何方,但他对我的照顾,依然感激。还记得他逃掉晚自习拉我去山顶看星空,教我认星座。秋天山上夜有点微凉,他把外套脱下来给我。大概也只有167岁的自己,才会做这么纯洁又有点浪漫的梦,未想以后的感情之路,跌跌撞撞,布满荆棘。

           在茫然不知所措的年纪,有一个人,默默守你一段时间,直到你可以自己独自面对。电影最后,看到志雄拼命为永俊抢回储存卡,我也被感动了。想想那时候学长也因为有人骂我和别人打了一架,当时只是觉得他好酷,现在回想起来这就是人生里曾有过的一道彩虹。学长说,你一直就是个乖乖的好学生,打架这种事,就让我来。他保护了我的脆弱,我的自尊,但终究还是要我自己来。

            从高中毕业到上大学再到如今工作,这张曾经的白纸已经画的面目全非,再也找不回最初的色彩。一路感情起起落落,还是回到原点,坦白说我真的有点累了。累到一个人可以干很多事,自己制造精彩,自己满足自己这小小的愿望。曾经并肩的人,就像时间轴上的点,放置在了属于他们的位置。我不常翻看,日子总是要向前的,但偶尔会不经意看到一些痕迹,笑笑,原来当初的自己这么可爱又可怜。不过爱过的,就不后悔,后悔的,不会爱的这么深刻。

             我给学长以前的邮箱发了一封邮件,我知道会石沉大海。这么多年了,他肯定已经换邮箱了,说不定顶不住世俗的压力,结婚生子了,但我还是发出去了。这算是一个结点,告诉他你当初照顾的这个好学生现在依然挺好的。普普通通,烦恼不少,痛并快乐着。每个人都有对过去青春的告别仪式,这也是我最简单的分界线。

             夜已深,我在听张杰的《北斗星的爱》,不同的是,现在只有我,没有人再和我分享这首歌。当年从你耳机里分拨出来的这首歌,已经成了我青春的代名词。我再也找不回这种纯粹的悸动了,留下的,只有一个中年油腻男人矫情的独白。希望一切安好。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