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告白书
分享到:
4已有 393 次阅读  2018-10-06 21:12


分享 举报

       打我调到镇里工作以来,几乎不知基友是何物。我少去县里,又不爱面基,每日的闲暇不过是饭后在周围逛逛。乡间地头的,夜晚漆黑一片,其实挺无趣的,独没有城市的光污染。平时看不清楚的星座,这会也愈发清晰的呈现在眼前,霎时会有种天空离我如此近的错觉感。

       从乡政府一路往东,经过一片烟草地,拐个弯就是镇里大桥。晚上有点清冷。降雨冲刷的泥沙淹没在两边的石滩上,让夜透出些许安谧。在这里,我认识了小李,刚见面的时候,他问我人生到此刻为止有没有喝醉过,答案是没有。我不习惯借酒消愁,不管是失去亲人还是爱人,我都没有用酒来麻醉自己。小李说我活的太理性,人生至少应该醉一回,才不枉过。我摇摇头。

         那不喝醉的意义是什么?

         这不是个哲学问题。这是个生活问题。

         前几天是钟大哥的送别宴,所长,小李,都喝醉了,这是个高兴的日子,我破例喝了点白酒,但依然遵循我以往的原则,不喝醉。

         小李喝的有点飘,走路像蟒蛇一样,我看着不放心,就和钟大哥说我送他回去。

         走到一半,小李突然瘫坐在地上,哇哇哭,要我背他。开玩笑,他一个160斤的壮汉,我才130,果断拒绝。结果他拽着我就是不让我走,真是哭笑不得。背吧,我又怕他压断我的背,就让他靠我身上。尴尬的是我没带纸,只好由着他把眼泪全淌到我衣服上,这也没什么。结果,猝不及防的,小李转过头,稀里哗啦喷了我一身。。。

         不喝醉的意义,大概就是永远在收拾残局吧。。

         衣服,裤子,鞋子,无一幸免。

         要不是因为在大街上,我肯定裸回家了。我能感受到那些半凝固液体顺着裤子流到了我的小腿上,妈蛋,真的想骂人,但还要装作很镇定的样子。脑子里迅速闪过,最近一个同事家在300米开外,要不要去他家。算了,那么囧,还要借别人的内裤。另外我都成这样了,怎么拽走小李,只好打电话给所里的辅警,叫他送小李回去。

         “不用管我,你送他回去吧,我自己OK的”

           我可能就是个口是心非的人,明明心里想的是,OK个毛线啊。。快点把我捎回去。。。但话一到嘴边,就变成了一句“我不想麻烦别人的调调”。我真矫情。

           迅速从路边摘了些树叶胡乱的擦了一遍,感觉臭的更均匀了。连我妈给我买的本命年破洞红内裤好像都沾染上这种味道了。欲哭无泪。

           下面是一小片农田,种了点甘蔗。平时路过的时候,老想着没事干就偷一根甘蔗回来啃,现在是彻底没心情了。

            一回去,同事就说你怎么这么臭。不管他,迅速把衣服裤子鞋子一脱,冲进去准备洗澡。后面幽幽的来了句,停水了。。。。。

            Nm我都不管白花花的屁股在你面前晃悠了,你告诉我这个时候停水?!

            一个忧郁的浑身散发鸡屎味的中年男人,此刻只能坐在阳台上风干。他不能读小说,不能刷美剧,更不能敲文字。只能像泡过福尔马林的尸体一样,怨自己怎么没有把小李从桥上扔河里清醒清醒。

             第二天小李来找我道歉,笑嘻嘻的,说自己啥也不知道,要不是老余告诉他我遭此一劫,自己也不会如此歉疚。我本来也没再想这事了,何况小李的笑容实在太可爱了,就像我第一次坐火车看到大片的金黄麦田,至尊宝第一次见到紫霞仙子,被压500年的猴子第一眼看到他师傅一样,就是这么没有抵御力。不过我还是反问了他一句,不喝醉是对的吧。

              不对,你还是应该醉一次。这样我好把你扛回家。

              干嘛,你要拋尸啊。

               这样,我好亲你。小李贴在我耳朵边上小声说了句,接着带着淫铃般的笑声走了。

                你别说,这就是时代的差别。我,从来也不敢随便拿这个和别人开玩笑,但他们可以说的轻松随意。

                其实之前分手的时候,我想过,是不是也可以醉一回,但清晨推开门去上班的路上,看着街上满目的人群,我即将喷薄的眼泪硬生生的缩了回去。我怕在这个城市喝醉了,没有人扛我回去,因为那个唯一在乎我也在乎他的人已经不再联系。我醉给谁看呢。那些陌生人,只会绕着走过,带着一时的疑问。心再痛,他也不会在意了。

                我理解的成长,就是越来越不采用伤害自己的方法让自己重新回到生活的阳光轨道里,不管这种伤害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我一直是一个感性的人,所以我不同意小李说我从不喝醉是一种理性。事实上我一直如此,只是在对待事情和看待感情的多维性与螺旋性上,我一直在成长。我不再需要麻痹自己,来忘掉过去的点滴,而是学会如何和这个多愁善感的自己更加和谐的相处。这一路的变化,过去的人是肯定看不到了,但还有未来,让我更接近想要的自己。

                小李带我去山上摘百香果,他说,过些天就可以去敲板栗了。他总是有很多方法让别人开心,虽然也没少让人糟心。我很羡慕他现在自然流露的状态,没有太多压力,烦恼,痛彻心扉的大彻大悟以及自以为的人生哲学。不过我也明白什么年纪就该有什么样的人生,我收敛的笑与泪,不是冷漠,是我在听你讲。20岁时读不懂的语言,30岁时能更好的接纳和吸收了。最重要的是,学会了原谅,画上休止符,转行写新一段。

                 黑夜,是一剂解药。晚安。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6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