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时光
分享到:
1已有 426 次阅读  2019-01-24 23:30


分享 举报
         我最近发现了一个糟糕的问题,有些稍微复杂一点的字,我要想半天才想起来怎么写。比如罅隙。我自认为高中语文也不差,现在电脑用的越来越多,提笔的次数越来越少,有些字不查都不记得怎么写了。
   
         出于这种危机意识,我萌发了一个念头,也可以说是促使我重新提笔的动力,给笔友写信。

          这次我果然抛弃了各种@电子邮件的方式,决定要写就写传统的书信。

          可是新的问题出现了。我该和谁写呢。

          几年前,我是有个笔友,那时候小区楼下还有个邮筒,现在,那个邮筒变得锈迹斑斑,时不时还有人堆杂货在上面。另外,已经好久没写信了,不知道笔友的地址还有没有变。

          不过我还是试了试。我拿起笔,长久的停顿以后,我陷入了新的困惑。

          我该写什么呢。

          以现在的信息爆炸速度,再想像以前一样,尝试着把所有思绪浓缩成几张纸,真有点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意味。就像如今的各种怀旧青春电影一般,给我们这群三十岁的人挠痒痒。

           怎么提笔写信都成了一件痛苦的事?

           大概和漫无目的的郊游一样吧。有点厌倦了快捷高效,但是无意义的交友方式,于是怀念过往慢社交带来的内心的充盈和等待煎熬之后的富足。

           转而一想,这种自欺欺人的玩意会不会上瘾。好像借此,就能重新召唤遗落的美好。就能从看的见的文字,看不见的面容背后,看到你消失的旧时光?

          有点害怕,终究没有动笔。怕过了味的沉湎,会另自己脱离不了对往事的追索。虽然现时也没有什么令人兴奋与快意的,但真实的刺痛,总感觉胜过假面的高潮。

           如果我告诉他,这几年我其实过的一点都不好,跌跌撞撞,人生起起伏伏,他会不会也从吸吮过往的阳气中回过神来,发现面前的青春少年,其实已经离他远去了。你面临的,是无数复杂又烧脑的人生困境。再拆开这封信,还会带着轻松的心吗。

           想想,我似乎不想和一个曾经靠书信熟悉现又陌生起来的笔友分享我如今的不快,但我现在的生活确是充满不快,不写这个,我好像就不知道写什么了。还是莫要给别人添烦恼了,尽管我都没有考虑,他是否还能收到这封信。

           纵然是笔下的文字,也在时时刻刻提醒我,过去真的回不去了。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