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
分享到:
7已有 581 次阅读  2019-04-06 13:14


分享 举报
            这是第五个年头了。

            我以为我不会哭,但当我的脚踏上公墓的石阶,我看到一个女人跪在一座墓碑前,她哭的很惨。不忍望,不知不觉中,还是让风带走了一滴眼泪。

            其实 每年,我都能看到这个孤独的女人。一个人在碑前放一束鲜花,一个人插蜡烛。这两年虽然都在推广文明祭扫,但在我们那,烧点黄纸,陌上青烟见,才能心安。她就这么一个人慢慢撕,撕完手中三沓黄纸后,点着,嘴里默默的念着。我离她很远,听不到她在念叨什么,但她的神情足够动人。我能感觉到,对面前这个人,她爱的如此深,还如此痛。即便已过去几年,却依然好像没有放下。

            父亲的照片选的,我觉得是好的,每每端详,总能想象他面色红润,站定在我前方的样子。我去的时候,两边人家都已经祭扫完了,左边满满当当,还有贡品。右边简简单单,未落太多痕迹。这几年,我常想,有他们在这边陪陪我父亲,也不算是太寂寥。有时候我也不明白,父亲选择清明前日,此是为何。后来好像又有点明白,大概这时间,所有人的哀思都传递过来,非彼一家,无形中让难言的苦痛也能少许的平衡。

            你活着的时候,我未曾见你最后一眼,只能在之后的数年,隔着一块冷冰冰的墓碑,隔着阴阳,来这山头看看你。我心里想说的话,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到。今年外公也去世了,外婆的墓也一并迁过来了,就安在你上头。我来看看你,也顺便看看他们,但我最想的还是你。

            我已经30了,我没有办法为人父,无法体会爱之深责之切,却越来越明白你对我的好。这座背靠的大山,颜色已经模糊发灰了,但厚重感却随着我的年龄愈发的往上走。其实你并不是爱的如此沉默的父亲,你有你的心思,你对我细节的记忆。你只是表达的次数不多。在你生病以后,你开始挣扎在与自己的抗争中,对不起我没有意识到,那种摧毁的力量,会大的如海啸一般。在你无数次坐立不安时,我们对你的支持,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你离开的头两年,我一直想,那会如果我不离开家,你能不能回来。如果你回来,我就不走了。每天晚上,陪你去散步。每周,陪你去做高压氧。有时间我们就一起去爬山。我再也不拿自己的懒惰作为借口,让你一个人从山脚到山上,脚步沉重着,内心更是慌乱。那都是我犯的错。

           今年已经是2019年了,这世界又发生了不少变化哩。你知道现在手机都变成全面屏折叠屏了吗,你不想学打字,就用语音识别好了。你知道我们这马上也要做高铁了吗,你知道5G快来了吗,你知道公墓旁边的小树苗,也长高了不少了吗?有时候,我真的好想你能看到。虽然我能背着你的魂魄,答应你,到一个地方,就替你多看两眼,可我怕我收不到那么多信息,无法告诉你那有多美。这快速变化的生活,以及快速变幻的人生,在高科技的映衬下,变得如此多样。有太多的期待,让我想拉住你的脚步。只要你想了,你定时就回来看看,你自己亲眼看看,看看这个世界,有多么精彩。

           隔几天,来一场雨,这一切又会重新冲刷掉吧。醒目的灰,化成生长的泥,供养着你们身旁的松柏。我从最高的台阶向下,我看到了更年轻的生命的消失,家属哀伤又安慰的眼神朝我这边投递。我希望他们也会活得更好,才能带着你们未了的心愿继续往前走。有几次,我想走到那个女人边上,也宽慰她几句,就像当初别人宽慰我一样。然而最终,我还是选择远远的看着她,在这个特殊的时节,把手上的一切清点完。眼泪在这里再也收不住,每一滴淌下的,都是一次告别,是一次救赎,也是一次新生。

          再见,父亲,下回等我回来,我再来看你。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5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飞跃赞比西 2019-04-06 20:56
    斯人已逝生者如斯,天地有灵孝心自知。
  • winterxwt 2019-04-06 21:48
    抱抱
  • jjwsyzl 2019-05-02 10:53
    看哭了,我和你一样。
  • 夏绿叶的风 2019-05-05 18:55
    jjwsyzl: 看哭了,我和你一样。
    抱抱
  • Me皓 2019-07-11 05:45
    台湾作家简桢有一篇文章《渔父》,讲的父亲离世,生为长女的她与父亲生前之间的故事,当年第一次读起时内心深处是满满地感动,事隔多年,在一个没有睡意的凌晨,再一次看你这篇文章时(其实很久以前就看过,只不过没有评论),突然就想起渔父来,感觉似曾相识。一阴一阳的相隔,连嘘寒问暖,散散步这样的小事都变成奢望了。“痴傻的人才会在情愫中掺太多血脉连心的渴望,父亲,溺水行舟终会覆船,人去后,我还在水中自溺,迟迟不肯上岸,岸上的烟火炎凉是不会襁褓我的了,我注定自己终需浴火劫而残喘,罹情障而不愈,独行于荆棘之路而印血,父亲,谁叫我对着天地洒泪,自断与你的三千丈脐带?我执迷不悔的走上偏锋断崖,无非是求一次粉身碎骨的救赎”。你看,多像你。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此刻也许不是当初那种心境,只是想告诉你,嘿,很多人都和你一样呢,没有过不去的坎,还是要向前走。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