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拍碎了你
分享到:
5已有 151 次阅读  2019-11-02 17:17


分享 举报

最新一季《奇葩说》第一期有一个辩题,题目是,如果每一个人都可以按键复活一位最爱的人,你支不支持。

 

        其实这是一个很矛盾的辩题,我一开始看到这个辩题的时候,心里嘀咕,会有人不按吗。可是过了一会,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有很多人不会按的。

 

         如果是我,我可以按回我父亲,我的祖辈,还有我曾经爱过的小男孩,都能有人把他们带回来。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结局。

 

         我是说,也许他回来,我可以做更多。我们去更好的医院治疗,去找好的心理医生疏导。我还要每天告诉他,我们有多爱他。我一定不会再让他一个人,我会一直陪着他。

      

         我想我在给自己赎罪。

 

       可我并没有好受点。这5年的时间,我内心最大的羁绊,不仅是因为我觉得我们父子缘分太短,更重要的,是我始终觉得我对他的离去负有责任。若不是如此,我不会在很多个夜晚,想起我对他的亏欠。

 

       我以为我对我父亲的了解,比我想象的多,但当他离开,我才意识到其实我根本就不懂他。我不懂他的焦虑,他的痛苦,他的感受。我总以为我们有很多时间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忘了他在我面前是如何极力控制自己挣扎的情绪。

 

       5年前他在送我上车站的时候,那时候的我,就应该意识到,他脸上的平静,是特有的,可怕的。他在和我永久的告别,我却以为是一次寻常的分离。这5年来,我不断回想他那时的表情和动作,每一处,都被他细细的掩盖,我竟未察觉出一丝一毫的不对。我还傻傻拿着他递给我的核桃,傻傻的挥手和他告别,我怎么这么傻。

 

       5年过去。我好像懂了他一些,可越是如此,我就越惶恐。那种恐惧,常常在不自觉的时候侵入脑海。而这恐惧的背后,是我越来越深刻的体会到他爱的如此深沉。越深沉的爱,就需要背负更多的隐忍。

 

       只在我出柜这件事上,我已感受到太多。当年青春年少,和父亲坦白性取向,见他没有多少反应,我还暗暗夸耀自己的勇敢。直到他后来去世,我才知道他对我孤独终老的担忧,远远大于我对他开明心思的理解。我甚至没有想到,在他患病以后,这种担忧也会变成他焦虑的一部分。这些,他都没有告诉我。他对我的保护,如此厚实,可当年的我却未曾体会到。

 

       我知道没有这个按钮,但我早已经在心里给自己埋了一颗。我很想按下去,告诉他每一年,我都更加理解什么是父亲,但我不能。如果他知道这几年,他的离去,让我如此执着于伤害自己,他必然不会安心吧。他一定会收起自己所有的情绪来安慰,鼓励这个人生落满灰的我,但我不能再这么残忍,所以我不能按。


       有无数个夜晚,我希望他停在我梦里,但他却甚少出现,所以有时,我不得不用文字来对抗这种缺失。虽然每一次,我写关于他的东西,免不了把心撕得更碎,但我已学会拼接。

 

       我知道独自的痛苦,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交待,因此在晚来一刻,一次次按下按键,是对自己的纵容。希望你原谅我的自私和懦弱。最后一次。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